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的七个梦

第二天——话痨的浴衣

与你的七个梦 昶鸽 2105 2019-06-19 20:53:52

  (“有人在那里吗?”那远处的一对耳环那里传来一个声音......)

  我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创造了我,我出生的日子,还有那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清楚。只记得那一天我醒来了,看着有个男孩把我穿在身上,哦~原来我是件衣裳啊。

  “快!快!快!照照镜子让我看看我长什么样子。”

  “emmmmm,看样子还行,还能看的过去。”

  我是一件黑色的绣着鹤的日式浴衣,主要的材质好像是是雪纺,在镜子前被风扇吹着,看起来轻飘飘的。

  “不愧是我,活的如此潇洒。”

  “话说我作为一件衣服是怎么会说话啊,真是令人费解的事情。不对不对,是真让衣服费解的事情啊。”

  我觉得好像像是一个在酒吧宿醉的欧吉桑,还不是那种我喜欢的酒吧喝醉的那种,我不知道我作为一件衣裳,为什么会喜欢《迷失东京》里那种感觉,当然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迷失东京》,就好像一切的记忆是被人操控了一样。也罢,有的东西不知道来源也是一件好事情,谁规定所有事情都要知道的清清楚楚呢?

  “有人吗!我好无聊啊。”

  “你们都不会说话的嘛。”

  “被单,你会说话吗?”

  “茶壶,你听到了吗?”

  “椅子?”

  “笔记本?”

  “天哪,真是一种地狱般的折磨啊,天杀的我被创造在一个只有自己听得到自己说什么的宇宙。”

  算了,等男孩出去玩的时候,跟着他到外面的世界在找一找吧,我相信整个无穷无尽的宇宙没有我找到聊天的人了。

  “我去,兄弟,你干嘛啊,你把我脱下来干嘛啊。”

  “兄弟,我是衣服啊,要穿出门的那种啊,你把我挂在衣架上干嘛啊。”完了我这主人是个智障,好好衣服不穿出门,穿上去又脱下来挂起来是什么鬼。

  “兄弟,听我说话啊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你别走啊啊”

  “算了,我得考虑考虑我该怎么办了。”我环视周围,一张简单的床,一堆出奇平凡的家具,这哥们的喜好就这么普通吗。

  “好无聊啊”我想那蔫了的茄子,哼哼着打发着无聊的时间,但脑子里慢慢地出来一个调调,我试着哼着,倒也有一小个事情缓解我的压力了。

  哼着哼着越发的无聊了,我现在就是那相声里的逗哏,但我特别惨,不知是没有捧哏,连观众都没有,我就只能自话自说。算了,与其无聊我得好好想想我的身世了。

  “第一,这男孩肯定跟我有密切的关系。”

  “第二,这个地方肯定跟我有密切关系。”

  “第三....我究竟在想什么没用的东西啊啊啊啊。”

  “算了,重头来梳理,这男孩穿上我又舍不得穿出去,那说明我对他很重要或者他不敢穿出去,但是他把我小心翼翼的挂起来,这就完美的否定了第二种可能,那么我对他很重要,说明把我送给他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或者我很贵,但我只是一件普通的雪纺衣服,倒也不会特别贵吧,那究竟是谁送的呢?故事有些意思了。”

  “华生,你发现盲点了。”

  “我们是快要接近谜底了吗?福尔摩斯先生?”

  “华生,你说的没错,我们已经抓住了他的狐狸尾巴。”

  说着男孩转身回来,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把我从衣架上取了下来,放在手中仔仔细细地抚摸着,盯着每一个纹路看着,那每一只鹤都没遗漏。

  “你别这么盯着我,人家会不好意思啦。”我对他说道,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但按照现在的情况,估计是没听到。他坐在床上就这么看着我,慢慢地眼泪就开始下来了,然后滴到了我的身上。

  “兄弟,你搞毛啊,人工降雨吗。”但他并没有因为听到我的吐槽,开始哭的越发大声了,我从未见过一个男孩子哭成这样,也可以说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哭,因为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一阵一阵的难受的感觉传到我的身体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第一次当衣服,也没有人教我怎么当一件衣服,但现在为一知道的事情就是,那无法抑制的疼痛感在我的身体内弥漫,渐渐地我的眼皮开始无限的沉重。

  “我睡着了?我这件衣服居然可以睡觉!”

  眼前有一排的座椅和一个大荧幕,俨然一个小型电影院,我靠着椅背,随手抓起身边的爆米花就往嘴里塞,享受着那嘴里被填满的感觉。

  “可惜了,这可乐居然是百事的。”我拿起可乐嗦了一小口。

  “将就将就。”我看着旁边,墙上挂着一幅幅的海报,看着电影还没开始播放,我站起身看着海报上的内容。

  “有点意思啊。”

  “这树下长椅上放着的处理到的菠萝,这幅有点感觉啊。”

  “这幅上面一群人坐在乒乓球台上有那么点青春电影的意思啊。”

  我绕着一圈的墙壁逛着,看着海报,但越看越不对劲了。

  “这几个场景好像都是一个地方啊。”

  “等等!有点不对劲!”

  “这些海报上有一个长发女生出现的频率有点高啊。难不成我认识她?”

  “不对啊,我又从来没见过她。”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笑我也想哭呢。”我不知道我究竟为什么会成这样,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产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男孩会流泪。但我估计我这问题不会得到解决了,我坐在椅子上开始喘着粗气,这是荧幕开始播放电影了。

  电影内容感觉好像是一个人的回忆录,我靠在哪里,但转眼就看到那海报上出现的女孩,我做起身子仔细的看着。我就这样看着,知道那荧幕上最后的光芒都消失了,我靠着椅背,我想谜题破解了。

  “福尔摩斯先生,为什么这么靠近真相你要放弃呢?”

  “华生,有的东西真正的谜底就是没有谜底。”

  “福尔摩斯先生,那这案子是不是可以结案了呢?”

  “当然了,华生,我们已经找到了可以结案的真相了。”

  我接着扮演我的侦探游戏,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这宇宙中嘶吼,咆哮。

  “有人在那里吗?”

  那远处的一对耳环那里传来一个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