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的七个梦

第三天——嫁衣

与你的七个梦 昶鸽 2317 2019-06-19 20:53:31

  (“当你死的那一天,我的心就死了”“当我爱上你的那一天,我就注定死了”)

  花烛之下,乌纱绛袍,凤冠霞帔,好不气象。——《醒世恒言》

  家里一直藏着一套的凤冠霞帔,只是偶尔见到母亲从箱子中翻出,轻轻的拂去凤冠上的蒙尘,然后又小心翼翼的藏在那口木质的箱子里,据母亲所说这口箱子和这套的嫁衣是祖上传下来的,但从没有人穿过,缘由不太清楚,一是祖上的祖训,二是时代的因素导致没有好的机会和适合的人来穿。

  凤冠霞帔作为封建时期的正统礼服,是作为统治阶级的特权,除非在礼崩乐坏的封建末期或者受到皇帝的礼遇,那才是真的,花烛之下,乌纱绛袍,凤冠霞帔,好不气象。

  “你知道的,如今的我们如果真的在一起的话,以你的说法,我比你更像个女孩子,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或者嫌弃我,但我可能会因为你的一句话想的太多,而最后毁掉我们的,我已经上过自己的一次当了,我不会让这个接着发生”

  “你终于说出来了吗,你的畏惧”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可以嘛,出于对我的尊重可以诚实的告诉我嘛”

  “你说吧”

  “5年后的我有机会嘛”

  “我会等着你”

  那天,男孩偷偷地打开箱子抚摸着那件凤冠,眼里满是女孩的样子,虽然本身是青梅竹马,在小时候的家家酒中女孩也偷偷地试过这套凤冠霞帔,

  那夜男孩辗转难眠,性格敏感造成他的性格不如其他男孩子,但也就是性格敏感让他更懂得去体谅和关心女孩,男孩一直这样。

  那夜很难熬,就像他的先祖一样。

  帝国正直倾覆的时期,国家危难,士人多议论国事,越来越多的人逃离京都,那地方就是人世间的恶交织之地,人们不再是为帝国担心,人们都在担心自己,自己的性命、财产,现如今的帝国需要一些喜事来重振帝国的士气,那临近的会试就是最好的机会,当然皇帝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笼络人心和重振士气的机会。

  人生的机缘巧合也是不可言喻的,那个时代唯一的出人头地的机会就是科举,当然男孩也不例外,当然男孩家境普通,如果学个小手艺也不会饿死,男孩有个愿望就是可以和未来的妻子平平淡淡的生活,当然他也有合适的人选了。但是女孩却有着大丈夫的志向,为国御敌,报效国家,造福人民,保境安民。

  那夜,一切都一如往常,他们相约磨房边,那是他们小时候相遇的地方,那夜很静,只有远远地有几声犬吠,乌云半遮半掩着明月。

  “你就想如此度过一生吗?”

  “我只是想安心的陪着你”

  “你寒窗苦读只是为了以后的鸡零狗碎吗,你的大丈夫立于世呢”

  “我现在也不知道了,我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有天娶你的不是我”

  男孩低下头

  “我会等着你的,当你坐上状元,等你受到万众的祝贺,那就是我们成婚的日子。”

  第二日,伴随着浓雾和犬吠,男孩带着行囊就离开了家。他的身后悄悄地跟着一个身影。

  帝国的情况越发恶化了,但也阻挡不了发榜的日子。

  正如男孩的天资和决心,他中了,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没有像以前一般的有大量的达官显贵想要一个状元女婿了,但也正如他意。

  当皇帝知道他未娶,和试图笼络他,特意赐凤冠霞帔以皇室之礼来为新状元祝贺。

  他骑马走在人群中,四周挂着红灯笼,天色稍暗人们的脸上映着些许的红晕,那红晕覆盖了人们发黄的皮肤,的确在这个时期除了大胜归来的将军,这样的排场对于一个书生来说确实是最高级别的待遇了,人们拼命往前挤只为一睹新状元郎的风采,看看帝国新的“脊梁”,但是人们也好奇状元郎身后的那一口箱子,人们纷纷猜测,有人说是书卷、状元郎肯定爱书,所以肯定是书卷。也有人猜测是黄金或者白银,是有大官给状元郎送的嫁妆。

  人群声混杂,马走的也很慢。

  当然最开心也最难受的还是状元郎了,当然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去报告喜讯,然后迎娶挚爱了,人生四大四他一人就占了两样,欢愉背后总是现实,总有人想让沉浸在喜悦中的帝国清醒起来,谁也不知道是求和派的阴谋还是敌国的轨迹,温暖气氛中的银光在不合时宜的闪起。

  尖叫声被隐藏在欢呼声中,随着几人的倒地,惨叫和哀嚎顿时乱成一团,马匹被这四散的人群惊起,一切都乱成一团,帝国的“新脊梁”被狠狠的摔在地上,仪式的侍卫纷纷逃窜,毕竟又有谁会跟自己的命过不去呢,人群中有个身影更急切了,在临死前的状元回忆着人生的点点滴滴,他拼命的回忆着最美好最重要的事情,可眼前挥之不去的就是那女孩在家里的吃相,那天家里过节,宰了一头猪,家里请了女孩来家吃肉,那女孩满嘴油的笑容越发清晰,男孩也知道这辈子就这一个遗憾了。

  在听到一阵的碰撞声后男孩张开了眼睛,那个身影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身影,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她挥舞着从旁边摊子上捡起的雨伞,以柔弱的身躯挥舞着伞,试图从一头猛虎口中救出一只羊,当然救他的是一只兔子,一切都那么合乎常理,没有奇迹,她倒下了,地上溅起的血花倾撒在他的脸上,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倒下,一切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在恍惚之中。

  救援来了,一切都如此可笑,人们围着状元,看着她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姑娘。

  “当我爱上你的那一天,我就注定死了”

  就只有这一句,不知是女孩看透了宿命亦或者其他,但她确实是追随了他的宿命。

  那天一切都一如往常,仿佛刚刚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人们庆祝这状元的一切,只有那马上浑浑噩噩的人知道了今天发生了什么。

  “我会等着你的,当你坐上状元,等你受到万众的祝贺,那就是我们成婚的日子了。”

  他一直重复写着这一句话,满地的草纸上就这一句话。

  没人敢靠近他,没有人了。

  他终于在耗尽了墨汁和草纸中迷迷糊糊的倒下了,

  梦中他又遇到了她,又是熟悉的庆祝的场景,他再也不关注人群了,他在人群中拼了命的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想尽自己的一切结束这一切,在熟悉的路口和熟悉的那群人,他跳下马拼死冲过去,人群没有人知道状元郎发什么疯,只道状元郎读书读疯了,在混战中她依旧为他挡下了那一刀,这一切都是宿命,她终究死了。

  “当你死的那一天,我的心就死了”

  他醒了

  那件凤冠霞帔终究会等着有人穿上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