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的七个梦

第四天——有洁癖的流浪汉

与你的七个梦 昶鸽 1654 2019-06-15 21:25:09

  (真可怜啊,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

  一声声的犬吠逐渐把我从梦中唤醒,我移开身上覆盖的厚厚的纸板,仔仔细细地把它叠起来,藏到了那桥墩跟快餐店的夹缝中,当然这地方倒也安全,毕竟剩下的流浪汉也就只有我一个吧。我终究没有想到过我会成为一个流浪汉,我一直以为我至少会是个农夫之类的,但可笑的是命运终究会把你引导一个不知名的极端。

  我是一个流浪汉,是一个充满洁癖的流浪汉,当然我的洁癖不是我称为流浪汉之后的事情,这东西我也无法控制,我从小时候对于死亡和病痛的恐惧,使我更加不愿意跟任何人有亲密的、肢体上的接触,哪怕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接触了,我也会第一时间去清洁和处理,我畏惧污秽,畏惧污秽所带来的一切,更畏惧死亡。

  我到最终也没想到,我尽力避免的一切都成了我生活的常态,我不得不面对的是那混合着污水和痰液的垃圾桶,还得咬下那只剩下一般的汉堡包,跟着其他人一起共享那根沾满唾液的吸管。当然我是绝对不能忍受着一切的,所以我随身一直带着一把小剪刀,这铁质的剪刀不亚于我身边来回奔跑的黄色老伙计陪伴我的时间,我每天只收集一次食物,从快餐店的垃圾桶里带着塑料袋手套翻找着我能够使用的所有东西,当然都是可以清洁的物品,对于那些完完整整被污秽覆盖的东西我可是从来不会触碰的,今天是周五,是一个可以饱餐的日子,一群接着一群的家长带着家里的小崽子们走进这个快餐店,点了满满一餐盘的东西却又剩下半盘子的东西,说到底,我要考虑考虑要不要感谢他们,能够让我找的能够填饱肚子和储存的事物,或许我要考虑一下像“美国人”一样设立一个“感恩节”来感恩他们对于我的帮助。

  时常有其他的流浪汉逛过我的“地盘”,我们会时常聊聊关于最近的见闻。但我们从来不讨论的只有一个话题——你这样几年了。我们从不讨论这个,毕竟我们能找到的只有往年的日历,说不准这两天在这个垃圾桶捡到一本日历,隔了几天又捡到一本。当然了,在现在连根本知道时间的机会都没有了,听说都在用手机看日历了,谁又知道那个手机是什么鬼呢。发着光的小盒子,倒也有趣,我上次看见有个人拿着手机看人跳舞,天哪,现在DVD都可以随身带着嘛,我也得考虑考虑想个办法弄一台来了。

  只要我有钱了。对,只要我有钱了。

  还记得上一次来了一个有趣的伙计,他居然有一整包的高级香烟,天哪他还敢随身带在身上,就不怕被人抢了吗,这个充满了窃贼的时代,他居然还敢拿出来炫耀,不过他分我的那一根香烟倒是有一股古巴的气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古巴,或许年轻的时候那古巴的导弹危机有些凶残吧。话说苏联还在跟美国冷战吗,好久没看到报纸了。千万别打起来啊,听那上次聊天的老兵说,那乱飞的残肢,倒下的一个接着一个,那水都没过小腿了,听说特别冷。还不能洗澡,天哪又忍受着跳蚤还不能清洁自己,我觉得吧让我打仗还不如杀了我呢。

  哟,到洗澡的时间了,我慢慢地逛到公园的湖边,把衣服脱了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怎么说呢,人生中最放松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洗澡,但最近做梦一直不安生,老是梦到有飞机在天空一直徘徊,到处都是爆炸声,看来以后得少听那些退伍的老兵聊天了,天天说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我拿塑料袋装起满满一袋子水举过头顶,那扎开口子的袋子就是一个简易的花洒,我摸着头上的圆形的疤痕,也一直疑惑我这口子是怎么回事,但其他人告诉我估计是小时候磕到的。也是,我小时候确实挺调皮的,就是手臂上的2540325的纹身倒是挺有意思的。估计我年轻时也挺叛逆的吧,算了不想了,收拾收拾准备回去吃晚饭了,今天找到的两个鸡腿堡倒是十分完整,也十分新鲜。

  我穿好衣服才看见,我放衣服的柱子上有张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退伍军人疗养院有一名退伍军人走失,其年纪75岁,身高150cm,体重50kg左右,老人曾经参与过二战,在战争中海马体严重受损,导致其记不住任何关于自己的信息,老人出走时穿了一身老旧制式军装,并且手臂上因曾经被德军集中营俘虏,有一串数字代码——2540325,请看到的人联系布鲁克林街区的军人疗养院,或直接拨打911。

  真可怜啊,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可惜了一个英雄了。算了,我最近在周边找一找吧。

  这就是我,我只是一个迷失了自己的卑微生物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