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的七个梦

第五天——被诱惑的魔鬼

与你的七个梦 昶鸽 2707 2019-06-15 21:24:34

  (究竟谁才是被蛊惑和诱惑的那个人,是他?是我!)

  究竟谁才是被蛊惑和诱惑的那个人,是他?是我!

  揉着发酸的眼睛,我已经陪着他坐了一整夜了,我一直以为我是疯子,后来自从我遇到了他,他才是那真正的疯子,作为一种人类恐惧的生物,人类总是以为我们会以一种令人恐惧的相貌和姿态降临,但我们总会以所有人最渴望的样子活在他们心中,就像阿瑞斯活在人间,战争给他带来力量,他给人间带来死亡,但人们却赞颂他带来勇气和力量,多么无知可笑的人类啊。我坐起身子,把怀中搂着的金发女孩放平在沙发上,她早已累的睡去,那纤细的腰肢从白色的毯子中露出一小部分。她倒也算不上很美,就是那咯咯咯的笑声令我十分着迷。当然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生活在一片的混沌中,人们称呼我为魔鬼。当然我更愿意被称为“梦”。

  我存在这个美妙的世界,人们认为一切的“恶”都是又我所产生的,他们所做的一切肮脏罪恶的事情都是我的蛊惑,甚至把我形容是海洋上的美人鱼,用美妙的歌声吸引船员靠近,然后慢慢地吞噬他们,甚至慢慢的摆弄他们的骨骼。但怎么说呢,抛开个体的差异性来区分人群,确实很失礼呢,没有谁能够决定自己的种族,甚至天使都有堕落的到人间甚至于地狱,为什么不能够允许一个恶魔去享受平静和音乐呢。

  我一直被排斥着,直到我遇到他,一个能够理解我的疯子,那疯狂的想法,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第一个知道我是恶魔却能够安心的饮用下那一杯冒着气泡的朗姆酒。

  “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就是跟你们恶魔签订契约后,真的能实现所有的愿望吗?”他拿着食指指尖敲击着桌面,并陶醉着、享受着他心中的音乐声。

  “谁跟你说的,理论上大多数愿望是可以实现,像什么暴富啊,权利啊就跟抛出一枚硬币一样简单。”我停下来了手中的朗姆酒,又接着往杯子里加了一块冰。

  “但是,有的愿望就有些麻烦,什么永恒的生命啦就有些麻烦了。”我打着响指玩着手上召唤的火焰,扑闪的火焰到吸引过来几个穿着蕾丝低胸装的女孩子,她们脸上都涂抹着铅粉,就为了皮肤更加的白皙,可惜了我对他们并不感兴趣,或许见过了不少美人鱼了吧。

  “那我可以跟你签订契约吗”那转过身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渴望,但却没想我之前签订过契约的人那样,眼中是无限的贪婪,如果说之前的人眼中是团燃烧他人的火焰的话,那么他眼中则是燃烧自己的火焰。

  “说好了,有代价的啊。”

  “代价是什么?”

  “第一、你死后的灵魂永永远远归属于我,我可以用任何方式来折磨你。第二、今天我喝的所有酒都由你请。”

  “没问题,那需要什么仪式呢?”

  “简单”我向酒保要来了一张干净的毛巾和一把削冰的小刀,说真的我倒是不是特别喜欢签订契约,每一次签订契约都是要扎破自己的手掌,收集足足一个玻璃杯的血液,然后喝下对方的血液,然后在他身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才算完毕。

  “喝了它”我把那一满杯的冒着灼热气息的血液递给他,然后摸起了桌子上的白色毛巾擦拭着伤口,虽然我不会死,伤口也能很快愈合,但疼痛感确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的。

  他接过那一杯炽热的液体,举过头顶一饮而尽,他仰着头向外吐着胸腔里的气体,我那每一滴的血液对常人来说,就像是那火山流出的岩浆一般,这或许就是最开始的折磨吧。他撕扯着衣服,倒在吧台上开始用指甲抓挠着胸腔,一道道的伤口往外渗着鲜血。我吩咐着周边几个酒保把他死死的按着。直到他逐渐平静下来,我也慢慢的举起那杯血液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还不赖,是我喜欢的味道。

  我又多喝了两杯朗姆酒,叫上了那两个涂着铅粉的姑娘,去度过人们印象中恶魔该做的事情。

  “你终于醒了”我靠着椅背盯着床上的躺着的人。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活动着身上的关节,揉着手肘上乌青的斑块。

  “我们的契约达成了,你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了,我的朋友。”我起身摸起了窗边的酒瓶,隔壁房间的房门也打开了,两个披头散发的姑娘羞红着脸跑出了房门。

  “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他疑惑的看着我

  “朋友,相信我,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起身走向一旁的桌子。

  “这是附赠你的礼物,一个小提琴家没有提琴可不行。”我把那小提琴跟琴弓丢给了他,他也稳稳的接在了手中。

  “等等有车来接你,你起来收拾收拾准备今天的演奏吧。”

  “今天的演奏?”

  “对,今天的演奏。”

  “对了,顺便提醒你一下,有的东西要好好去享受,别等到流星要坠落了才许愿啊。”

  我站在街上远远地看着他下楼,那一身的华丽衣裳绣着金色的鸢尾花,人群簇拥着这个数天前被他们羞辱的疯子坐上了马车。

  他的马车被人群包围着前行,走的很慢,但还好,歌剧院就在这条路的拐角,那每个音乐家憧憬的地方,他就怎么轻轻松松地走了进去。

  他阔步走向台前,昂着头,听着主持人向国王和王室成员致谢,他就这样眯着眼摸出了琴盒里的琴,他不需要排练也不需要演练,他就是那本乐谱,当然只存在于他的心中,我能够清楚的知道,那杯血中的渴望是无穷无尽的。

  他的手疯狂的飞舞着,他闭着眼,那满脑子的羞辱声和嘲笑声混杂着如今的成就感,酿成了一个特殊的他。

  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琴弓,举过了头顶向地上狠狠的摔去,人群被他突然地动作给惊讶到了,但靠着墙的我却知道,他最辉煌的时刻来临着,他用着他修长的手指开始拨弄琴弦,那没一个节奏、每一次的炫技都是他在嘶吼,是那心中的愤怒,也是那对于生命无常的挑战。

  “这首曲子,献给未来的演奏者们”语毕,他转身离开舞台穿过围着他,想一睹他风采的女孩子,没一个人都想得到这个浪漫的“诗人”的青睐,他拒绝了每一束的鲜花,换下了那件绣着金色鸢尾花的演出服,披上了那件老旧的黑色的演出服,快步的走出了演出大厅。

  他跑了,没人知道这个天才跑到哪里去了,街头的姑娘们疯狂的寻找着她们梦中的情人,但却没人找到。

  我背对吧台前跟着那两个小姑娘聊天,或许熟识了吧,聊起天来也到算是有趣。用着各种老旧的海盗笑话逗着她们笑,还好我的上一个契约者是个会讲笑话的海盗。

  “老板,一杯朗姆酒。”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我的背后。

  “不享受你的生活啦。”我背对着他问道。

  “我的梦早就实现了。”他一口闷下了一整杯朗姆酒。

  “你不后悔吗?”我问道。

  “后悔什么?老板,再来一杯。”他朝着吧台里晃了晃杯子。

  “你会后悔的,你相信我。”我笑着看着他。

  “我绝不后悔。”他毅然决然的说道。

  “好!我喜欢!老板!你们店里所有的朗姆酒我都要了!今天晚上他买单!”我朝着吧台里喊着。

  “你能喝的完吗你”他笑着说道。

  “你忘啦,我可是恶魔啊,这点酒就能让我醉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去当恶魔啊。”

  “我能说个事情嘛”他晃着杯子里的酒。

  “你说吧”我举起杯子向他的杯子碰去。

  “我后悔了”

  那一刻两个杯子碰撞的清脆的玻璃声,那散落一桌的纸牌,那涂着铅粉的姑娘,都是我那沉沉睡去的梦啊。

  或许我得重新找个能够让我着迷的音乐家了,查尔斯.雷怎么样呢?这就是我,一个追随七天生命的卑微的生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