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这只是意外,对吧

欲魔大人~~

这只是意外,对吧 冬天落雪的云 1279 2019-07-07 13:44:11

  “快说~嘴真硬,哼,看你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昏暗的房间传来一下又一下鞭打声。一个被锁链锁着,浑身是血,身上布满鞭痕的男子,一声不吭的承受着。

  君凤卿被关在这好几天了,他都不记得多久了,那天他被拉进那个黏糊糊的东西里就没知觉了,醒来就被锁住了,那锁链好像经过特殊处理,让他使不出来魂力。

  然后,就有人让他交出阎魔封印的地址,阎魔是被分开意识封印的,地址被记录在一个很古老的古籍里,前些年刚好被君凤卿得到,君凤卿不同意,他们就准备严刑拷打。

  君凤卿被打了好几日,尽管被打的不成人样,但脸上依旧带着他的骄傲和尊严。

  “哗”一桶水泼在他身上,这时,“吱呀”一声,那放门开了,钻进来的光,照在君凤卿憔悴的脸上,那进来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哟,昔日那高高在上的君楼主怎么这般狼狈?”那女声君凤卿略熟悉,他抬头一看居然是死掉的戚筱筱。“你怎么还活着?”君凤卿不解道,“想不到吧,我入魔了,现在已经是欲魔大人的左右手,位高权重,岂是你个阶下囚能比的”戚筱筱得意的说,“哼,你也只能在这发挥你仅存的价值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君凤卿不屑道

  “依附于人的垃圾,也来狗仗人势,真是好笑,哦,对了,你仗的不是人势,而是寄生虫,哈哈哈”君凤卿继续讽刺。

  “君楼主好生牙尖嘴利,和传闻中惜字如金的你甚是不和啊,果然,谣言不可信”一个长的阴柔不能再阴柔的人用不男不女的声音说。

  “欲魔大人”戚筱筱恭敬地跪下,旁边的人也都跪下了。“都起来吧”欲魔摆了摆手道。尼玛,还翘兰花指,辣眼呀。

  “君楼主,百闻不如一见啊,久仰久仰”欲魔笑道。

  “哼,生杀大权皆在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君凤卿眼皮都不抬一下给他来了这么一句。

  “君楼主真是硬气,不过杀了你,我可舍不得”欲魔俯身,伸手抚摸着君凤卿的脸,“瞧瞧这完美无瑕的脸,这娇艳欲滴的唇,真想让人蹂碾啊”“拿开你的手,我嫌脏”君凤卿胃里翻江倒海,险些要吐,得亏他这几日啥都没吃。

  “嫌我脏,也不想想我是谁创造出来的,是你们人啊,那你们岂不是更脏,哈哈哈”欲魔狰狞的笑道。“说实话,你,我们很需要,只要你和我们合作,待我们神统治你们那天,不会亏待你的”欲魔忽然一本正经的说。“况且,我们也算半个同行,不是吗?”欲魔意味不明的说。“统治我们,你们在做梦吗?虽然我也不是个什么好人,但大是大非面前我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所以想从我这里拿到你想要的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君凤卿冷声道。“还有谁跟你是同行,你个脏东西”君凤卿嫌弃道。他那是方便收集情报好伐。而且只卖艺不卖身的好伐。“既然你这样不配合,就只好把你献祭给我们的神了”欲魔装做气急败坏的说。

  他话音刚落,就被一股寒气冻住了,整个房间都冻住了。

  接着君凤卿就被拥进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君凤卿听着风月痕的心跳,感觉很安心,他转过头,对欲魔动了动嘴皮,就昏过去了。

  风月痕一脸怒容的斩断锁链,把君凤卿抱起离开,顺便命人带走欲魔,关进大牢。

  风月痕看到君凤卿的那一刻就感到自己的心有了落脚点,他这几天一直担惊受怕的。看见君凤卿满身的伤,满满的自责,又高兴找到他了。

  君凤卿最后对欲魔说的那句是“人之初,性本善,没有你们,我们会更好”

  欲魔“。。。。。。”

  

冬天落雪的云

卿卿的人设。。。。。   月月的形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