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恶灵散

第五章 公主

恶灵散 一只小小驴 3186 2019-06-15 15:42:10

  子夜在厨房忙碌着。是的,他们还住在那座小山上,苍鹰请了专业人士盖了个小四合院。匪马帮的复仇之士全军覆没的消息早已传得满城风雨,这两年,再无人敢来寻仇。

  苍鹰又出去跑生意了,飞鸽传书来说明天会回来。已经一个月没见了,要准备得丰盛些才好。

  子夜快活的切着菜,刀法纯熟。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简单,快乐。可是他的手突然慢了下来,脸上又出现千年冰霜的神色,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门外,一位衣着光鲜的清秀男子走了进来,十三四岁的样子,气质非凡。他不停地上下打量着子夜,那眼神,好像在寻找似曾相识的痕迹。

  “梓夜皇姐。”男子低低地叫了一声。

  梓夜回过头,“好久,都没有听到这样的称呼了。”

  “姐,跟我回去。”突然,十几号银盔铠甲的带刀侍卫挤了进来,狭窄的厨房显得那样堵塞。

  “为什么?”

  “父皇就快不行了,你是他唯一的女儿,这个时候,你应该······”

  “闭嘴!”梓夜把菜刀狠狠插进菜板,裂痕蔓延,菜板,碎成两半。“你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你什么都不知道!”近似于哭号的声音,却硬是没有让眼泪滴落下来。

  那个时候,她的世界还是一片黑暗,天生的眼盲让她注定成为弱者。她清楚的记得父皇的皮鞭打在她身上的声音,就像是野兽用锋利的牙撕裂猎物一样。

  “叫,叫,你就知道叫,跪下来说父皇,你放过我吧!啊,你皇兄就那么求过我,求我啊。”他手中的鞭子一刻不停。疯子,他是个疯子。

  梓夜在房间里滚来滚去,她想逃,却看不见门在哪里。

  “想跑吗?门在那边,你这个瞎子!”她轻而易举的被父皇拽着头发拎了起来,她疼得张牙舞爪。意外的挠破了父皇的脸。“你这个贱东西!”换来的是父皇的暴怒,他把她的头撞向坚硬的墙壁,一下两下三下······她的头破了,温热的鲜血滚滚流下。然后她被父皇一甩,整个身子都贴到墙角。她挣扎着坐起来,捂着头,是热辣辣的疼。血液顺着额头流淌,慢慢渗进眼睛里。突然间,身体里好像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与她的灵魂融在一起。那一刻,她的双眼变为血红色,拥有了视觉。她恶狠狠地瞪向那个身穿龙袍的肥胖男人。男人一惊,竟呆立在原地。

  “世间的败类,腐朽扭曲的灵魂,我要你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啊!”梓夜站起来,全身萦绕着暗红色的光。胖皇帝的身体立刻就悬浮起来,吓得他哇哇大叫。而后,他的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操纵着,猛烈地撞击着墙壁。“啊——”一声凄厉惊恐的叫声响彻天际。

  “杀人啦!杀人啦!梓夜公主是魔鬼,她把皇上杀了!”好事的小太监推开屋门望了一眼便向外狂奔。大内侍卫迅速冲了过来。

  梓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带着浑身的伤和那双血红的眼。皇兄梓辛和皇弟梓阳也闻声赶来,却完全被梓夜的样子震住了。

  “挡我去路者,死!”梓夜周身的暗红色光团迅速扩散,所有的侍卫都显露出痛苦的神色,好像有谁正掐着他们的脖子。

  “妹妹,住手!”“姐姐,住手!”梓辛和梓阳一起喊着。梓夜看了他们一眼,眼中的血红色渐渐转为黑色。侍卫们脱离了危险却不敢上前。梓夜趁着这个空当,飞快的逃了出去。

  旧事重提,梓夜心中的愤怒又起。她的眼睛开始变为红黑交织的漩涡,不停的转动。

  “不要,姐姐!不要这样!”梓阳焦急地喊着。

  红色褪去,梓夜的眼又变为无底的空洞。“是了,不能玷污这个圣洁的地方。梓阳,你走吧,我还不想杀你。”

  “可是我必须带你回去,兰浣国派人来提亲,要知道你逃走的消息是封死的,要是他们到时见不到人,很可能以此为借口引发战争,到时就可能生灵涂炭啊。”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冷冰冰的语气,毫无同情。“姐,皇兄需要你,这个国家也需要你。”梓阳仍不放弃。梓夜定定的望着他,“是么?如果我执意不回去呢?”梓夜眼中的暗红再次升起。

  梓阳低下头咬了咬牙,浓密的刘海儿似乎挡住了其中某种隐忍的目光。“真的要走到这一步么?我们是同胞姐弟,同胞啊。”梓夜内心某个柔软的东西被他略带哭腔的笑触动了,她想起多年前紧紧拉着她行走在黑暗边缘的温暖小手,那时他说:“姐姐,以后我用我的眼睛帮你看世界。”笃定的口吻,多么感人。

  “梓阳,你不该来这儿。我要你回答你原来的地方。”暗红色的光团拔地而起,侍卫们大惊,怪叫着跑出去,却被光团缠绕,无法脱身。梓阳却立在原地,不为所动。“离开这个污浊不堪的世界吧,我亲爱的弟弟。”梓夜闭了眼,而后果断地,斩下去。

  十几个侍卫瞬间消失,甚至连灰尘都没有留下。梓夜嘴角略有抽搐,杀了这么多人,只有这次心头隐隐作痛。可睁眼,梓阳依旧站在那里,毫发未损。

  “这是······”梓夜惊讶不已。

  “皇姐你忘了我是灵异体质么,从小百毒不侵,刀枪不入。你伤不了我的。”

  “所以呢?”

  “我一定要带你回去。我知道你现在跟一个杀手住在一起,我们既然有能耐找到这里,就有能耐杀了他。走不走你自己决定吧。”

  梓夜握紧拳头,关节因为用力而泛白,也只得慢慢松开,“那么,我跟你走。”

  “皇姐,你将成为萧凌的英雄。”

  “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同他道别。”

  次日黄昏,金黄的光芒覆盖整片大地,溪水潺潺,与阳光挑逗。男子锁眉的倒影,在水中,摇曳。

  “苍鹰。”苍鹰回头,这个少年已经在自己身边呆了七年,从一个毛小子长成有些许高贵气质的小伙儿。虽然相貌仍旧不出众,却也不乏魅力。

  “什么事?”

  “我要走了。”

  “回萧凌国,你皇兄那?”

  梓夜瞪大了双眼,“昨天······”

  “对,我在屋顶。本来是想提前回来给你这小鬼一个惊喜。”苍鹰扭头望向夕阳,“子夜,梓夜,不是子规的子,是付梓的梓,皇字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喂,你,是女的吧?”

  “嗯。”

  “其实我隐约感觉到了,你洗澡从来都把我赶得远远的,穿衣服总要宽松的,十五岁了个子还这么矮,又不长喉结······”

  子夜心说以为你大大咧咧,没想到注意得还挺多。

  “匪马帮的人,都是你杀的?”

  “嗯,我让他们自相残杀却避免要害,失血过多而死。”淡定的口气,没有一丝波澜。

  “哼。”苍鹰冷笑一声,“还真是个魔鬼。”

  梓夜的心一凉,果然,你也无法接受。“那么,从今以后魔鬼不会再与你有任何牵绊。”梓夜潇洒的转身。苍鹰立刻叫住她,“丫头,等等!”苍鹰从袖中,摸出一支玉簪,放到梓夜手上,上好的白玉,毫无瑕疵。“对不起,我成了你追求自由的牵绊。每个人都有别人无法理解的苦衷,就像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我的脸。”梓夜笑了,笑得那么纯粹,“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有。为什么你会跟着我?”

  梓夜再一次直视苍鹰漆黑如夜,鹰般锐利的双眸,“因为,在你的眸子里,我看不到污秽。”

  ****

  萧凌国京都的主街,繁华非常。

  梓夜撩开马车的窗帘,看来往的行人。

  商贩对着出手阔绰的公子哥点头哈腰,面堆笑容的说:“下次再来啊!”心里却想着叫儿子跟紧这个人,趁他不备偷点好东西来。布衣美男子扶起跌倒在地的丑陋富家小姐,心说小姐你快爱上我吧,入赘你家,我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威武严肃的官差在街上巡查,心里盘算着等下去新开的青楼转一转,听说那儿的姑娘很漂亮呢······

  “贪嗔痴念,一群肮脏不堪的东西。”梓夜将帘子一甩,关上了。

  皇宫内。

  “哦!妹妹,你终于回来了。”看到梓夜,梓辛立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握住梓夜的手。梓夜一皱眉把手抽回。“是想把我这个祸水转移到盟国那里去吧,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梓夜,原来你这么聪明。”梓辛拉着梓夜一起坐到椅子上亲自剥着桌上的葡萄喂给梓夜。“你将成为萧凌的英雄,受万民爱戴。”接着,梓辛伏到梓夜耳边,“托你的福,那个老疯子已经归西了。他一听说你要回来,抽抽的就没气了。真是太解恨了。”

  “那现在你的愿望就是永保国家昌盛了?”

  “对,你会帮我的,对吧?”

  “帮你?也行,我们是骨肉至亲。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神婆永远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姑娘要算命么?”

  “不,我是来,杀你的。”说着,梓夜的眼变为血红色。神婆突然就消失在房间中,只剩下声音在回荡:“姑娘莫要怪老妇。宿命,是逃不掉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换来一阵怪笑,“我是神仙——”尾音托得老长。梓夜只觉迷了双眼,再睁眼,那座诡异的房子凭空蒸发了,引来不少路人围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