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恶灵散

第四章 家人

恶灵散 一只小小驴 2359 2019-06-15 15:41:48

  静谧的夜,无星无月。盛夏最活跃的蝉鸣也销声匿迹,实在诡异。

  偌大的茶馆大敞四开,烛光晃动。老板将双脚搭在柜台,头上盖着厚大的账本,懒懒倚在靠椅上打起了瞌睡,呼噜声虽然隔了层账本,还是“惊天动地”。

  茶馆正中央有两个客人,一大一小,斯条慢理的喝茶。是苍鹰的老习惯了:每月初五夜半时分必在兰浣国都城的清心茶馆坐上一个时辰,等待新活儿。子夜放下茶杯,隐约感觉到杀气。一支箭突然飞来,笔直地朝向子夜的太阳穴。苍鹰伸手抓住它,眉头微蹙,“叫你学武功你不学,连支箭也躲不过。”子夜用仍旧空洞的眼瞪了他一眼,“没有那个必要。”

  苍鹰不做声了,知道这小子脾气倔得很。他打开系在箭支上的纸条“黄金十万,杀匪马帮帮主恶狼。”苍鹰起身拿起桌上的剑,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我们走。”

  打瞌睡的老板忽地跳起来,眯着带有浓厚大黑眼圈的小眼深深鞠躬,“客官慢走——”

  “这回你不许跟来。”苍鹰把几两碎银塞到子夜手里。“自己回木屋,我干完这票再去跟你会合。”

  子夜点了点头,坚定不已。

  匪马帮。

  身材魁梧高大的独眼男子独立桃花园中。彩蝶翩然,蜜蜂起舞,虫飞鸟鸣,一派平和景象。谁能预料到潜在的杀机?群鸟惊起,一黑衣男子从天而降。

  独眼男一惊,摸了摸腰间的佩刀。

  苍鹰拔剑指向他:“阁下可是帮主恶狼?”独眼不免紧张起来,“你是苍鹰?”苍鹰在面罩后一偷笑,立刻将剑逼了出去。

  “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职业杀手从来不过问雇主的事。’

  “匪马帮,兰浣国第一大黑帮,专干劫镖抢劫的勾当,臭名昭著。其主恶狼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狠角,武功高强,所向披靡······”

  子夜捏着茶杯竖耳听茶馆里的几个喽喽样的武林人士吐沫横飞地高谈阔论。心想着:“苍鹰,我在木屋等你。’

  苍鹰喘着粗气半跪在地,支撑的剑上鲜红的血液缓缓流下。身后,躺着恶狼的尸体,周围,已是一片血泊。苍鹰扭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伤口,里面泛着隐隐的紫色。真是狠角色啊,刀上竟然还焠着毒。几十个人突然从四面八方涌进院子,看到地上的尸体都大吃一惊。

  “苍鹰,你杀了我们帮主,我们要将你碎尸万段!”貌似副帮主的男人用刀指着苍鹰大叫起来。

  “不好意思,我可不喜欢那种死法,先走一步。”说着,他一跃而起,跳上屋顶,消失在众人视野。众人欲追,却被副帮主拦下,“别追了,他的轻功造诣极高,我们根本追不上。要报仇,直接捅他老窝!”

  干瘪郝掌柜百无聊赖的拄在柜台上打哈欠,一黑衣男子破门而入,立刻就倒在地上。

  “啊!苍鹰。”郝掌柜赶忙跑过去将他扶起,“啊,中毒了。”

  苍鹰醒过来时,郝掌柜脸上的沟沟壑壑都挤到一起去了。“太丑了。”苍鹰虚弱的说。突然,他似想起了什么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哦,面罩还在。然后他以杀人的目光看向郝掌柜,郝掌柜立刻做投降状:“我没看,相信我。”

  “哎,苍鹰,你要小心了,现在你的住所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没准儿他们哪天就攻上你的小破山,把你那小破屋子一把火烧了。现在,要你命的人可多着呢!”郝掌柜语重心长。

  “什么?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住在哪?那子夜不是很危险?不行,我得赶紧回去。”

  于是,不顾郝掌柜的反对,苍鹰连夜赶回了艾斯蒂魔斯北部的小山。

  前几日的连雨使山路泥泞不堪,地面尽是密集的小坑,脚跟般大小。是脚印!苍鹰焦急地向上跑,一股冲鼻的味道袭来,是血,血的味道!山顶,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尸体,都是匪马帮的人,死相狰狞恐怖。苍鹰蹲下检查了其中一具,身上有多处刀伤,死因是失血过多,血液还未凝固,死亡时间应该还不足一天。子夜呢?子夜在哪?

  苍鹰环顾四周,没有子夜的尸体,他稍稍松了口气。可是,当他看见那个坍塌的木屋时他的神经立刻又绷了起来。更要命的是:一块碎木上还挂着子夜衣服上的碎片!他猛地扑了过去,发疯似的扒着废墟中的木块,脑海里就突然浮现出这五年来跟那个小鬼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他虽然不算美男子却也有小小的可爱,他虽然脾气很臭又常常摆出一张臭脸,说话尖酸刻薄,让苍鹰敬畏三分。可是苍鹰要求的每一件事他都会很认真的做,不问缘由,不求回报。洗衣做饭,打扫房间,端倒洗脚水,他甚至照顾着苍鹰的起居饮食。最重要的是他让苍鹰不再孤单,让苍鹰懂得什么是温情。他很重要,没有他,苍鹰就失去了一种希望,动力。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再一次袭来。

  “臭小子,你不能死!你不可以死,听到没有,你不能死!”苍鹰哭喊着,一个顶级杀手,竟然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鬼,流下多年不曾有的泪。

  “你烦不烦呐!”臭小子的,欠揍的声音。苍鹰回头,立刻就破涕为笑。子夜从木头堆里爬了出来,灰头土脸。“你······你哭了!”子夜指着苍鹰的脸,无比惊讶的说。苍鹰立刻转身拭了泪又转过来。“臭小子,你眼花了吧。”子夜撇撇嘴,也不再追究。

  苍鹰把他从木堆里拉出来,拍打着他身上的灰尘,“我还以为你死了呢,竟然还好好的。”

  “是你让我不要死的。”

  苍鹰心一虚,转移话题,“屋子怎么会塌?”

  “谁知道了,突然就塌了,还好我当时蹲在墙角。也多亏了你,盖了个木屋,这要是瓦房,我的脑袋直接就开花了。”

  “苍鹰。”“呃你?”“你担心我,对么?”苍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瓜,笃定的点了点头。

  “那在你心里,我是什么地位?”

  “······家人,很重要的家人。”

  “家人?”苍鹰看到子夜笑了,五年来他第一次对自己笑。“这就对了嘛!笑起来才可爱,才像个阳光的小帅哥。”

  ****

  萧凌国梓辛七年。

  “起禀皇上,兰浣国特使求见。”

  “宣!”梓辛整理了下仪容。兰浣国,现今中原存在的几个国家中唯一可以与萧凌匹敌的对手。与萧凌国建交十年,往来友好。

  “不知特使前来所为何事?”

  “回陛下,我是来为敝国王子向贵国公主提亲的。”

  “提亲?”

  说实话,梓辛实在讨厌“神婆”身上的味道和她张牙舞爪的姿态,可是为了国家的安危他又不得不来,真是头疼。

  “去艾斯蒂魔斯,她就在镇中心二十里以内的圆圈里。记住!一定要让你弟弟去接她,否则,桀桀桀······”奸笑,不堪入耳,惊起乌鸦一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