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个入梦者的自述

第三章 第一次入梦

一个入梦者的自述 虞之鱼 3847 2019-06-17 13:05:00

  郑老师赶到医院的时候,周小章的梦已经结束了。这一天,周小章的活动范围一直都在那个不存在的办公楼里面。下午下班的之后,周小章来到一楼参观,原来一楼竟是一个画廊。

  “天知画廊?”

  “老师,你说什么?”

  “哦……哦,没事。”

  随后周小章便下班回家。今天她没有做饭,倒是点了个外卖,早早便睡了。

  郑老师看着这些梦境的时候,他扶着椅子的双手不停地微微颤抖着。我和方澄、小杨经历了昨晚的刺激,现在已经很平静了。郑老师把两段梦境看完,静静地坐了许久,一言不发。我想也许他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事吧。

  天很快又亮了,经过了两天两夜日夜颠倒的我,已分不清自己究竟在梦中,还是在清醒着。医院中的人开始上班了。空气中弥漫的酒精蒸发所渗出的凉意,大楼外的街道人流如织。我和方澄出了医院,来到对面的街道,找了一个早餐店坐了下来。

  刚出笼的包子热腾腾的,白色的水汽在脸上凝结成细小的水珠。早餐店外,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走过去,他们穿着不同款式、颜色的衣服,脸上的五官虽各有美丑,但都有清晰可见的细节。

  “我现在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了。”我一口吞下一个包子,包子馅里的热汁流到舌头上,烫得我囫囵地咽下没嚼透的食物,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们要不要试试把梦境针?我昨天去学校,把它一起搬了过来。”方澄说。

  方澄所说的梦境针并不是那种细长的金属针,而是一个类似梦境播放器的设备。不同的地方在于,梦境播放器可以将做梦者的梦境脑电波输出成观察者肉眼可见的画面,而梦境针可以让经过训练且可以自如做清醒梦的两个人在梦里进行互动。另外,还可以让做清醒梦的人进入另一个人的梦境,在这种情况下,梦境针是梦的输入设备。它可以在你的梦境中,植入一个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另一个人的意识,观察甚至掌控你的梦境。

  这个设备是方澄做出来的。方澄将它命名为“梦境针”,是希望梦境针能致用于人类的精神治疗。只是李教授和郑教授认为这个东西具备不明确的副作用和危险性,在做了几次试用后,一直都没有用于精神治疗。

  “为什么不能用呢?如果用在人身上,我们就可以在梦里治愈一个人的童年阴影、心理创伤……”方澄曾经在实验室里向郑教授问了这样的问题。

  “人们同意我们观察他们的梦境,就和他们愿意找我们进行心理咨询一样,他们得到的结果,是可控的,是健康的。可是,人在梦中,潜意识里的欲望会无限放大,这不是简简单单的训练就能控制自如的。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在梦里不再自控,为所欲为,让病人遭受了更残酷地虐待,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一旦对他们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我们是无法挽回的。”郑教授安慰着方澄,“你很有才华,只是这个东西太超前了,现在人们还接受不了……”

  我知道方澄从来没有放弃将梦境针派上用场,他抓准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想让自己大展拳脚。虽然“梦境针”会让我们了解周小章的梦,可是由谁来进行比较合适呢?

  回到医院,小杨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低着头又在追剧。郑教授正和周小章的主治医生说着话。我和方澄走过去,听到医生在向郑教授说明周小章的病情。

  “张惠不愿意放弃,五年前我就和她说过,周小章永远都不可能再醒过来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周小章最多还能再撑两年了……”

  医生走后,方澄向郑教授提出使用梦境针的建议,郑教授居然同意了。

  “你和小杨把里面的一套设备搬回学校,你回宿舍收拾点东西,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实验室,开始做训练。”

  “什么训练?”

  “做梦。”

  从医院回来之后,我已经在实验室住了一个星期。这几天我放下了正在忙着写的论文,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白天的时候,不是在食堂就是在图书馆。实验室成为我每晚睡眠的地方。

  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适应箍在脑袋上设备,总是很难入眠。过了几天过去,我才把自己的睡眠时间调节过来,睡眠节奏基本上已和周小章的睡眠节奏同步。每天晚上的三点半,我都会被闹钟铃声吵醒,实验室里也亮起微弱的光。我迷迷糊糊地下床走动,不停地告诉自己,“我要做清醒梦!我要做清醒梦!我要做清醒梦”,十多分钟过去之后,回到床上快速睡去。

  一个星期过后,梦境播放器上显示,我已能在梦里自由的操控着一切。

  虽然有些梦还是想不起来,但是能想起来的梦里,我都能明确地肯定自己身处梦中。我把梦境记录在本子上,每天翻看。

  这几天郑老师已经常驻在医院里,通过电话和我交流清醒梦训练的进度。

  “你的梦要有逻辑,你进入周小章的梦,不要干涉她的举动,只需要观察……准备好你的锚,帮助你区分梦和现实……”

  在实验室的梦境播放器中,我的梦是不连贯的、是割裂开来的。有的时候,梦到小时候,有的时候梦到赶论文,有的时候梦到拿了奖学金……也许我永远都做不了周小章那样的梦。

  郑教授告诉我,“梦境针”计划必须马上开始了。这几天张惠对我们已经有点怀疑了。

  我赶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看见方澄走出来。他脸色铁青,没搭理我就走了。

  “郑老师,方澄怎么了?”

  “方澄学长不想让你和周小章一起做梦,他想让他自己去!”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只是和你比起来,方澄实在有点不靠谱,我更信任你。”郑教授说。

  “我也同意,周小章这么漂亮,方澄学长要是在梦里又起了点小心思,我们不得看一个多小时的不可描述……”

  晚上九点多钟,方澄满身酒气地回来了。

  “要不是老子在这里晃悠了这么多天,差点被保安当醉鬼赶了出去!陈星,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这是我的!这是我做出来的东西,你凭什么……凭什么……”

  小杨抓着把方澄的衣领,把他拎了出去。

  “方澄是个好小伙,有才华。就是有点太激进了,又不听话,还是你稳妥一些。”

  郑教授帮我戴上设备,给我递上一颗白色的药丸。“今晚是我们第一次试验,有点紧张在所难免,这颗药是助眠的。这么多天的观察,我们已经基本上已经了解了周小章的梦中世界。每天晚上三点到四点这个时间,她都会在梦中世界苏醒过来,像我们一样,吃饭、上班,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她梦中的画面都是第一视角的,一切就像是她在直播自己的个人生活一样。你这次的任务,是先观察,再试试能不能唤醒她。不过……我担心她意识到了有人在干涉她的梦,也许我们就无法把这个实验进行下去了。”

  我吃下白色药丸,躺在周小章病床旁边的地上。地面上铺上了一层薄薄的被子,盖在我身上的被子,印着粉红色的小猪佩奇卡通图案。

  “这个小杨,买的什么被子,真……丑……”

  怎么这么多雾,还是墨色的。我记得枫山市的绿化一直都挺好的,什么时候雾霾这么严重了?我挥手拨开墨色云雾,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云雾散去,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清晰了。

  是一个女人,她穿着宽大的睡袍,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本书,不对,是一本杂志。她正专心看着腿上杂志,长长的卷发垂下来,盖住她的肩膀。她长得很漂亮,眉目如画。

  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这是在什么地方呢?这个房间很大,宽阔的客厅空荡荡的,装修得很精致,却没什么烟火气。房间主人可能独自居住吧。我想我应该去和房间主人打个招呼吧。

  我向前走了一步,脚上却“嘎吱”响了一下。我发现自己站在桌子上,把一个杯子踩烂了。

  房间主人回过神来,惊恐地看着我。我走下桌子想向她道歉,还没走到她面前,她双手拿起身边的笔记本电脑,往我脑袋上拍了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医院醒了过来。我被警察守着。我醒过来之后,医生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有两个警察过来把我拷了出去。我的脑袋裹着一层纱布,我感到头痛欲裂。

  派出所里,两个警察一直在盘问我。我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何出现在这个地方。我被关了起来,我感到自己陷入了某种不明的困境里,而这里的时间在缓慢地流逝着。

  我从梦中醒过来,方澄和小杨、郑教授都在看着我。

  “乖乖,师兄你总算醒过来了,你这一觉睡得太久了点,现在已经上午十点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痛感在我醒来那一瞬间已经消失了。

  郑教授心事重重地说:“看来,梦境针是失败的,我们根本观察不到周小章的梦......”

  “不可能的,我们使用过梦境针的啊,上次陈星和小杨不是在梦里进行过互动了吗?而且昨天晚上陈星在梦里也看到了周小章。”方澄说。

  “昨天晚上的梦也许只是巧合,我并没有进入周小章的梦。”

  其实,我确定自己进入了周小章的梦,还被周小章打破了脑袋。之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不知为何我的内心深处对那个墨色的世界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我不想再继续让自己身处险境了。

  方澄若有所思的看看我,不说话。小杨也失去了往日跳脱活泼的模样。

  中午时分,夏日的天气渐渐闷热起来。一番争论之后,郑教授决定终止实验。“这也许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而已,周小章每天的梦大同小异,不过是无聊的重复。哪怕她醒了过来,也记不住曾经做过什么梦。我们没有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不如,再找其他的实验对象,进行比较,也许更有意义一些。”

  郑教授叫了车子,想将设备运回学校。方澄不同意这个计划,他央求郑教授留下一台设备和梦境针,想再观察观察。几番交涉之后,郑老师以一个星期为限,让我和小杨留下来帮助方澄。

  “张惠那边我会和她说的,但是你们都得记住,这里所有的一切得先对她保密。”

  方澄一一应允下来。只是他没想到,郑教授竟然这样轻易地下了结论,放弃了这项是实验。

  小杨满脸疲惫,胡子拉碴,我让他回学校去休息,明天再过来。

  中午正是很闷热的时候,天桥旁边的包子铺冷清得很。方澄吃着包子,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昨天那个梦。

  “太奇怪了,不管是你的梦还是周小章的梦,都出现了彼此,怎么就出现了一会儿就都没了。周小章又过起了她单调的生活,你倒好,被关了起来。你见过周小章了吧?”

  我很迷茫,现在几乎怎么也想不起昨夜梦里的细节了。

  “算了,看样子问了也是白问,你就是训练没到位,所以实验才失败了。你今晚再试试,明天让小杨试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