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孙家皇后

第十五章担忧

孙家皇后 孙婉如 1892 2019-07-02 06:24:34

  琵琶声清越,孙雨宁没进宫时也听,当时也觉得琵琶声不算很好听,热闹、嘈杂,听着让人感觉烦躁。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琵琶不同,谈琵琶的人也不同,听琵琶的地方也不同。

  琵琶声一点也没被雨声盖住,弹到激情处,外面的雨声都盖住了。相比之下,笛声就像一个陪衬。

  一副里面总要有主题,有背景,在这曲子里,琵琶是主体,笛声成了背景。

  孙雨宁以前没听过这首曲子,无从比较,可是她觉得,琵琶有点霸道了,而笛声一再相让。

  她看着前面这两个乐师,女的漂亮,那一件红衣在夜晚显得格外醒目,抱着琵琶侧身坐在凳子上,身姿很优美,让孙雨宁想的了以前看见的饮乐图,上面的技人就是这样的!

  吹笛的乐师是站着的,不知是巧合怎么招,他一半身子站在柱子的阴影里,很没有存在的感觉,就如同他笛声在这曲子里的位置。

  弹琵琶的女子端着姿态,眼神不住往这边瞧。孙雨宁一点都不生气,皇上又不是她的,没有琵琶女也会有别人的。

  琵琶女的年龄看不出来,但身段很妖娆,不是孙雨宁这种带着青涩的女孩比的了的。

  一曲弹完,听曲的两个人都表示了应有的礼数,皇上有赏赐,孙雨宁也夸赞了几句好话。然后两个人被皇上打发了!

  他们被送走之后,皇上对她说,“曲子好听吗”?

  “很好听”,在下雨的天听这么动听的曲子,真不是一般的享受,上次听曲也是沾别人的光,这一回是皇上专门请人为她演奏给她听,就冲这个孙雨宁也不能说不好。

  “曲子挺好,但这两人的心思不在曲子上”。皇上对此十分在行,“下次叫刘三娘来弹”。

  琵琶女的眉眼看来投错地方啦!孙雨宁的心里有些小愉悦,不知不觉雨已经下小了她们离开了安溪亭。

  雨丝还在天上飘着,孙雨宁轻轻地掀开软轿的轿帘。微风和雨丝粘在她的脸上还有头发上。

  皇上的步辇在前面,他转过头的时候也不是看到了什么,但是挺巧,他看见了一截伸出了的手臂,路旁的灯盏的光亮照了她的手,像一支夜间绽放的花苞,洁白,晶莹。

  孙雨宁缩回了手,手掌中雨滴凉丝丝的,似有若无。

  下过雨天气凉爽,夜里孙雨宁要起身的时候,皇上拉住了她。

  孙雨宁有些意外,她只穿了轻薄舒适的小衣,衣带都没有系上。

  已经不早了啊!明天还要上早朝呢!皇上拉住了她,并不是再亲热一次。

  按照规矩她还不能在这过夜,但是规矩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被破坏的,皇上带头把规矩踩在脚下,外面的侍寝姑姑和小太监毫无眼力架的来阻拦。

  孙雨宁本以为躺在龙床上肯定睡不着,奇怪的是她很快就睡着了。

  兴许是太累了的原因,一觉睡到天亮,皇上早已起身去上早朝了,孙雨宁特别难为情,回去路上还是觉得不踏实。

  感觉是自己偷了什么东西揣在怀里,生怕别人看到,如果时间能够倒回昨天晚上让她在选择一次,她会选择躺下,还是跪下劝谏皇上不要这样,不肯和皇上共宿一晚,她想,还是选择前者吧!

  东香阁打扫的干干净净,大雨把竹子冲洗了一遍显得格外清新,青云给她打水从新梳妆,侍候她更衣,轻声说“才人,有没有向皇上讲”?

  孙雨宁呆了一下,“讲什么”?青云急了“昨晚嘱咐您了”。哎呦,她忘记了。

  青云让她和皇上讲赏花的事情,不是要告陈婕妤的状,只是防止她在皇上面前反咬一口把错全推到孙雨宁身上。

  可孙雨宁全部忘了,大雨,长满了荷叶的池塘,被雨淹了的桥,还有美妙绝伦的曲子,她完全没想到陈婕妤的事情。

  您可真是怎么能忘了呢”?青云才高兴了一晚,又陷入了焦虑之中。那怎么办呢?只能等下次了!

  谁知道下次机会是什么时候?要是在这之前陈婕妤先有机会怎么办?当时发生什么青云可都看见了,肯定陈婕妤先告状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大雨之后没有几天皇上就招陈婕妤侍寝了,青云这几日都在打听着消息,常听人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们东香阁陈婕妤结下了仇,当然得多打听一下,将来好做防备。

  陈婕妤生的娇俏动人,这个青云在赏花会上已经见识了,旁人说,陈婕妤性子活泼会撒娇,皇上也很喜欢她,至于她任性跋扈的一面,当然不会在皇上面前表现出来。

  青云躺在外间,为孙雨宁守夜,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陈婕妤会不会已经在皇上那里把自家才人告了一状呢?说不定她还在皇上跟前哭诉着自己多么的委屈呢?请皇上重罚才人。

  青云真怕天一亮就有人冲进东香阁,把才人羁押起来治罪!真要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去求周公公也不知道管用吗?

  周公公肯定不会躺这个浑水的,他现在对才人和颜悦色的,那是因为皇上宠爱才人,倘若这份宠爱没有了,周公公肯定会翻脸不认人的。

  才人心里会不会也害怕呢?上次多好的机会,偏偏就这样给错过了。

  青云左思右想的,直到天明才打了个盹儿。

  她这样焦虑不安的,连静云都受影响了,心神不宁的,去膳坊的时候都觉得背后有人跟着她,小声窃窃私语。

  也就只有孙雨宁一人还算镇静,青云的担忧她明白,陈婕妤告状可能性极大。孙雨宁只觉得,皇上绝不是那样一个偏听偏信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