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长生天下—临江仙

第二章 古战遗迹-万鬼拦路

长生天下—临江仙 央烨 1919 2019-06-17 13:00:07

  汹涌的水流带着长生翻了好几个跟头,将她向下冲去。

  “这下完了”不过瞬间长生感觉自己跌落至少百米。“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去见爹爹娘亲。”没死在这几年的女鬼手中,刚决定入世竟然要被水流冲死,死寂和黑暗瞬间吞没了女孩。

  怎么会死......

  长生以为她死前会看到爹娘,会看到战火下倒塌的宫殿,会看到青黑色的袍子和如瀑的黑发。

  可是不是。白光乍现,天上地下草木水石如画卷在女孩意识中展开,远点便也看不清了。注意力转向下方,在下几米瀑布就到底了,潭中黑水缭绕,深不见底。

  怎么可能死呢......

  水长生感觉自己身体被冲到一块坚硬之处。剧痛从四肢百骸扩散开,大脑一阵眩晕,下一瞬间四周的水才将她包裹起来。

  感觉的到疼“没死,竟然没死!”长生拼命将头探出水面,双手一触便是地面。

  长生翻上岸,“刚才是什么?是这人间界的样子吗?”

  长生勉强从自己的体内调出一丝阳气,在手中聚成一团光束。先生说,阳气可以修成仙,阴气是只能用来作奸犯科,是小道。可我体内阴阳混杂,做不了奸邪也修不成仙。

  “难啊。”光束把周围打亮了。长生深吸一口气,借着光,意识向周围扫去。

  其实在刚上岸之时长生便可闻到空气中隐约的血腥气。

  水汽蒸腾,怪石百立,石壁嶙峋如刀斧劈凿,而石壁周身生有若隐若现的红线在怪石群中交错排列,红线很细,密密麻麻的望不到尽头,前方是一片晦明不分难以探知的黑暗。

  长生一下子愣住,刚刚下落之时并没有看到这些红线,“不知道这些红线是做什么用的......这里不是古战场的遗迹吗?”

  长生走到左前方红线密集编织之处,若不是自己左手的光束,自己将看不见这些红线。长生隐去手中的光,红线在她意识里消失,亮起光束红线又似凭空出现。

  这一刻长生觉得分外有意思。

  她仔细观察着红线的根部,它们像是从石壁中生长出来的一样,由不同红色的小丝线拧成的一小一小股的绳子。即使这样,红线依旧很细。

  永生随即默念口诀,试图将手中的光亮打得更亮一些。

  “这两次的法术很成功啊。”长生心里想,平时她根本就无法连续两次完成。

  光线汇于左手,比上一次亮了七八分,昏黄的光线瞬间照亮了两侧的石壁。

  就这一瞬间,长生头皮就炸了起来。就在离自己的鼻尖不到一厘米之处青黑色的手掌向她张开,皮肤多出龟裂,干涸的血管从中暴出。

  “啊!”长生吓得不轻连,退好几步,这才看清前方到处都有红线密密麻麻的穿梭着,而在不同的红线根部挂着人的断臂手掌。

  手指成不同形状的弯曲,有些挂在绳子的交叉处,有些就直愣愣地钉在绳子的中间。

  手臂成不同的姿态。有些是弯曲的,有些是张开的,有些是成年人的手臂,有些则一看就是婴孩的手臂。

  有些手臂浮肿臌胀像是被浸泡了十年八载,有些手臂干瘪,上面的血管已经喷出了皮肤表面,手臂呈青紫,每一根骨节的分明,即使是小孩的手臂也是如此。

  长生想着如果自己当时冒然向前,触动了这些手臂的话,不知会起何种异变。

  万鬼拦路。

  长生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也不知道万鬼拦路是什么,但是总觉得非常的熟悉,就好像是脑中本来就有的一样。

  长生静下心,阴阳两气在体内缓缓地流淌着,于丹田处聚为一团。每当这个时候,长生的感知就会更加的清明,她想探知前方这种阻碍有多长。

  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五百米,两千米。路不算崎岖,所以永生有些勉强可以探知到两千米之外的地方,可是再往后意识里就是一片雾蒙蒙的,看不真切,只觉得猩红一片,分外可怖。

  但只是在这儿干想也没有办法,长生就直直的站在那里,用他独特的意念观想这些红线,试图寻找出它们排列组合的轨迹是否遵循某种规律。

  左七条向上穿上三条,三如编麻花那样缠绕右四。右二绕过中间两个向上搭绕过左四......正走三次,倒着走两次向上亦是正三倒二。二十五组为一阵,其间长生探知到的一共有三十二万四千八百零二阵。

  左七穿三中的三上挂的是成年男子的手臂,骨骼多为白色。血管崎岖狰狞。以十指指天。右二绕中二的红线交界处为女子的手。手指指向自己。手指隐约摆出六或四的手势,同样弯曲,但骨骼偏黄。

  而在男女手臂围成的立体空间中,每五个中央就是一个婴儿的手臂。长生不停的换着角度,从不同方位的观察。

  她发现这些手指所方向,是在一点一点按照某种规律变化的,上下左右皆不同,而每个小平面中只有一只手,只是红线太过密集导致这些手看起来好像也簇拥成一团一样。

  “这不成,还是仙人指路吗。”长生心里想,略有些不屑。

  呼出了一口气,长生摆正心态,她身材瘦小按照指向只要不误碰红线应该可以穿过去。

  长生捡起地上的包裹,拧干水分背好,她把头发撩到身前。略有一些出神。

  长生肤色很白无论是眼睛还是头发,都与平常人的黄色不一样。她从裙摆上扯下一条带子,把头发系好,之前出门的急忘记把头发扎上。在水中游了一圈,头发凌乱不堪。

  长生看着自己左手的光亮,心想着这次的光一定要坚持的长一些,深吸一口气,朝着万鬼拦路踏出了第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