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再给爱一次机会

婚事取消

如果再给爱一次机会 一方少 2054 2019-06-25 12:11:29

  接下来几天,尹立为了房产项目立项的事情东奔西走,毕竟是第一次接触房产项目,尹立每个环节都或多或少地有所参与,熟悉流程。是以林知也无法当面找他详谈陈绍的事,她便打算从自己这边先做打算,走一步看一步,直觉告诉她,这次陈绍的计划一定和这次尹立负责的项目有关。

  今天林知的闺蜜从海城回来,两人毕业后虽没断了联系,但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也是很难见上一面。

  两人约在上次陈绍介绍的日料店里吃饭。

  简韵今天穿了一条吊带浅色长裙,外面搭了一件墨绿色开衫,看着性感又随性,很有她的风格。她当初拒绝父母铺好的公务员道路,去到海城做景观设计,也算是圆了她的设计梦。林知一直都很欣赏她的态度。

  “知知,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有韵味了哈,说清楚,是不是你那陈总裁的功劳?”

  林知在和简韵的聊天中,简单提过当时比较仰慕陈绍的事。

  “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你还提。”

  闺蜜之间没什么需要忌讳的事。

  “分手了?”

  “都没有在一起过,怎么分手?”

  “但是我看过你发你和男朋友的照片啊,不是他?”

  简韵很快从手机里调出她所说的图片。

  那是在夏天的游泳馆,她和尹立在泳池边玩闹拍下的照片。照片上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尹立当时的好朋友杜泽希,邱林等人。

  林知看着尹立阳光灿烂的笑脸,想起就在这之后不久就被他拆破了一直以来的谎言,他便再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笑容了。

  就在她看的愣神时,简韵推了推她,林知顺着她指引的方向看去。

  透过没有关严的门缝,林知看到陈绍和莫言前后进入了不远处的包间。

  “那不是……”

  简韵明显也认出来了,她看向林知:

  “因为他有女朋友,所以你放弃了?”

  “女朋友?”

  “两个人都单独来约会了,不是女朋友也是有好感吧?”

  林知看一眼外面,有些疑惑,还是回答道:

  “你恐怕误会了,那个女孩是他的下属,不久前才调过去帮他办事的。她其实喜欢的是我的前男友。”

  简韵瞬间眼睛放光,指着手机图片:

  “就是这个?确实啊,照片上的人看起来要年轻很多啊。”

  “嗯,要小个五六岁吧。”

  “可以啊,知知,老牛吃嫩草啊!”

  林知媚眼一斜:

  “就吃了,怎么滴?”

  “那,怎么又分手了呢?”

  林知沉默一瞬:“说来话长。”

  林知细细和简韵聊了起来,从大学时期的迷惘到职场上的磨练,两人都各有辛酸。令林知感到高兴的是,因为简韵一个项目在本市,她最近也会经常往这里跑,两人有更多的时间相聚,也是后话了。

  晚上回到家,林知总觉得心里有事,显得有些焦躁。一听到对面开门的声音,她立马开门撞上正开门的尹立。

  林知逡巡左右,没有别人。

  “尹立,我有话对你说。”

  “我知道,所以我回来了。”尹立拉开门,示意她进屋,又补充到:“我一个人。”

  林知进屋才发觉,虽然就在对面,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参观他这个家。屋内以灰色调为主,没有过多的装饰,简洁又冷硬,没有烟火气。林知一直觉得只有陈绍那样的人才会喜欢这样的装潢,谁曾想到曾经的翩翩少年现在却是时常待在这样阴郁的屋子里。

  尹立松开领口,随意在黑皮沙发上坐下,眉宇间有些疲惫。

  “说吧,什么事?”

  林知走到他面前不远处:

  “是陈绍的事。”

  “他准备动手了?”

  林知一挑眉:“你知道?”

  尹立笑了一下:“知道什么?”

  林知看了他半晌,还是读不懂他深眸中的含义。她想了想,还是开口说:

  “今天我看见陈绍和莫颜在一起……”

  话还没说完,尹立紧接着反问:

  “吃醋了?”

  林知:“……”

  尹立:“和下属沆瀣一气,不择手段地对付外人,这套路听起来还真挺熟悉,对吗?”

  林知:“……能好好说话吗?”

  尹立:“说什么?你也是陈绍的下属,你甚至还有‘案底’,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

  林知深吸一口气:“我说过,我会帮你,今天就是想提醒你留心陈绍,我没猜错的话,他会在你目前接手的项目上动手脚,你自己小心。”

  说完林知转身向门口走去。

  谁知刚转身就被一只大手扣住肩膀按了回去……林知半躺在刚才尹立坐过的黑皮沙发上,上面还留有他的余温。而此刻尹立几乎是压在她的身上,俯身看着她,身体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过来,仿佛回到了以前的亲密时光。

  林知动弹不得,心中焦急,眼圈一红:

  “尹立,你真的想这么侮辱我?”

  尹立深色的眸盯着她,用手指抚去她眼角的泪光:

  “不是说过了,只许在床上哭,又忘了?”

  可能是他也忆起了往事,语气竟是他也没有料到的温柔。本来还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被他这么一说,便簌簌地落了下来。

  从低低的呜咽转变成嚎啕大哭也就几秒钟的事,像是发泄一样,林知像树袋熊一样,四肢都紧紧地箍着尹立,将鼻涕眼泪一股脑全擦在了他身上。尹立自始至终没有推拒,将她的头埋在自己的颈间,骨节分明的手一下一下抚在她的背上,帮她顺气。

  大概是哭累了,林知的声音渐消,转变成了长绵的呼吸声……

  第二天,林知从尹立的床上醒了,发现自己连贴身衣物都脱得精光,一时间还在消化昨晚的事情,确认自己确实是睡着了之后,便看到了从门外进来的已然西装革履的尹立。

  “早。”

  尹立看起来心情不错。

  林知:“……”

  尹立好似看出她心中所想,促狭道:

  “你身上哪一个地方我没有看过?”

  林知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将身旁的白色枕头朝他扔了过去。

  尹立稳稳接住,准备出门了。出门前他刻意回过头,状似很平常地说了一句:

  “对了,我和瞿琳的婚事已经取消了。”

一方少

本来想开新章,居然签约了,那么还是先把这本完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