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月下塘中亭有花

月下塘中亭有花

魑魅花.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7上架
  • 1312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往事如梦

月下塘中亭有花 魑魅花. 4430 2019-06-16 09:38:14

  沐晴雪被允王晾在他的房间已久,无聊的动了动身子,突然上头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说吧,你是谁派来的。”沐晴雪猛的抬头,却因为红盖头看不见对方的脸,“什么?”

  红色的盖头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那是一张好看的脸,却没有半点温柔:“说吧,本王耐心有限,你是谁派来的。皇兄吗。”他的语气,不是疑问。

  “你在说什么?”沐晴雪疑惑的说。

  “想好再说。”赵瑞典转身离开,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

  沐晴雪奇怪,怎么会这样?

  ......

  他们说,华国小公主病了!为什么这么说?从小公主大病三天痊愈后,性格就变了,变得“疯疯癫癫”。虽然这么说,但也习惯了,如果小公主不在“疯癫”,反倒不习惯了,因为已经时隔两年。

  而沐晴雪知道,她这一身改变,只是因为生病那三天,她一直在做梦,梦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那里的人衣着都非常暴露,喜欢破破烂烂的衣服。用一个叫手机的东西买东西,或者用各种颜色的纸。更令人惊讶的是,她还看见一男一女在公共场合亲密的抱在一起亲吻,这......不成体统......

  可说来也怪,她记得她明明在那个世界生活了三年,可她醒来皇后娘娘哭着告诉她,她昏睡了整整三天,把宫里的人都急死了,她再不醒,太后娘娘都要上吊了。

  可她的确在那个世界生活了三年啊!三年,难道就只是南柯一梦吗?可她连性格都被影响了,真的是梦吗?她干脆不想了,也懒得再想了,时隔两年,改变的都改变了,只求一觉醒来自己还睡在茗兰阁主殿的小床上,走出门就看见“云端”二字就够了!

  沐晴雪请完安,就闹着要西北将军的儿子张迁陪她玩,自从沐晴雪十岁那年比小心掉进捕猎的洞被张迁救了后,五年间她就经常叫张迁进宫来陪她玩,甚至还和他偷偷跑出云端到落阳城街上到处乱逛。被抓回来后一个劲护着张迁,不让皇上和西北将军骂他。更加活泼后,几乎每个月跑出宫七八次,几次三番说教沐晴雪也无动于衷,无奈之下,只好让侍卫偷偷跟着。

  其实张迁也知道这样不妥,可她总是不听,拉着张迁就跑,“如朕亲临”这块腰牌被她拿出来“显摆”了无数次也不嫌多。他无奈叹了口气,皇上没把腰牌收回去可见是对她有着极大的宠爱。

  “张迁哥哥!”沐晴雪穿着鹅黄色的长裙,没形象的跑过来,然后一歪头,笑着说:“有没有想本公主?”有吧!一定有!

  张迁看着这个云端真漂亮的小公主,竟有片刻失神,缓缓道:“有,每天都想。”

  张迁宠溺地摸了摸沐晴雪地头。软软的,暖暖的。

  本以为可以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半年后,楠国攻打华国,华国皇帝派使者前去楠国说和,最后以和亲解决。虽然选择沐晴雪有一点匪夷所思,但谁也没有明说。

  “公主。”婉儿担忧道。

  “婉儿,人生...真的不能自己决定吗?”

  婉儿和沐晴雪相处八年,虽然婉儿是宫女,但小公主从来没有见意过。什么事都会和婉儿说,婉儿也会回答的让小公主满意,可是这次她也没办法回答。婉儿想,虽然父亲重病被卖到宫中心不甘情不愿,可如果不是这样,就遇不到待她如姐妹的主子,一辈子只能清贫,过着不够糊口的生活。所以她很感谢这个机会,背剖选择也许也不错,但她的公主嫁到楠国,就也会像他一样幸福吗?不见得。她也无法安慰公主。

  “公主殿下,张迁求见。”门外小侍卫喊道。

  沐晴雪猛地起身,头上的首饰相互敲打发出叮叮的轻响,“见!”随后又道,“你们都下去。”

  “是。”

  张迁缓缓走来,看着这个穿着红嫁衣的女孩,涩声道:“公主...臣...”

  “张迁!”沐晴雪感觉自己要哭了。

  张迁起了起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说,如果是为了我梳妆打扮的......该有多好。为什么?

  沐晴雪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张迁!!!”

  张迁抱住她,强忍住泪水说:“小雪......对不起。”说完,在她的额上落下了一个轻描淡写的吻。

  铃铛的声音清脆的响,却那么的凄凉,他们都知道,那个铃铛是当年张迁救了沐晴雪后,沐晴雪送给张迁的。“......张迁哥哥......”

  盖上红盖头,已是别人新娘,一辈子一次盛装打扮,一别,永远。

  沐晴雪在摇晃的花轿里昏昏欲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到,算算日子,半个月了吧?“公主殿下,我们已经进城了,马上可以到了!”沐晴雪听不清楚。轿子停了下来,有缓缓移动,她艰难抬头,“婉儿......怎么了?”半响,婉儿悄声说:“公主殿下。楠国皇帝说...改嫁允王府!!”

  什么??!!

  沐晴雪迷迷糊糊的和不知道是谁的人拜了天地,被人带到一个地方就被晾在这,终于等到有人进来,却听到一句:“说吧,你是谁派来的。”什么东西?!本公主突然改嫁,又被晾在这这么久,问我谁派来的?我还没问你是谁派来整我的你怎么就先问起我了?

  红盖头被掀开,一张不温柔的俊脸出现在眼前,那个眼神像是在看犯人,狡辩的犯人。。。

  “你在说什么?”

  “亭午,叫明巧明希来服侍王妃娘娘。”赵瑞典离开前道。“是。”

  哪是服侍啊,明摆的是监视嘛!亭午想,算了,王妃娘娘的出现的确奇怪,殿下防备也是对的,也不知道那皇帝又想耍什么花样!

  楠国皇帝的父皇,也就是允王的父皇,属于没有实权的傀儡皇帝,先皇驾崩后,赵乾辰继位,因为他不同于允王,没有权利,承相刘伯海和将军李仁一文一武狼狈为奸,需要的也就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傀儡皇帝,要不是赵乾辰来求允王,以叛变的名义杀了将军李仁,有了实权,不然皇帝的位置怎么可能坐得稳。可赵乾辰却忘恩负义,暗地里害允王不知道多少次。就是怕允王篡位,可赵乾辰也不动脑子想一想,如果允王要篡位,他还会活着?

  就算是是任何人,都会以为沐晴雪是赵乾辰派来的细作,何况是当事人允王殿下呢。

  沐晴雪整天无所事事已经有五六天了,见不到允王也不急,“婉儿。”没人应。

  “王妃娘娘,婉儿姐姐去准备午膳了。”明巧说。

  “哦。”沐晴雪泄气,又马上高兴起来,“那你陪我出去找走走吧!”

  明巧明希交换了一个眼神,“是,娘娘。”

  沐晴雪在允王府逛了好久,突然回头,“你们里我远一点。”明巧明希不动声色的退出好几步。只见沐晴雪蹲了下来,用手敲打了一下停在叶子上的蜗牛:“小蜗牛啊,你好幸福呢.我都快无聊死了。”

  赵瑞典正好路过,看见明巧明希站在那里,走过去“不是叫你们看好王妃娘娘吗?怎么跑来这里?”

  明希道:“王妃娘娘她.....在......”赵瑞典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见到沐晴雪的眼神有点不好猜。明希见状赶紧说:“殿下莫怪,我这就把王妃娘娘带回去!”正要上前,赵瑞典就拦住她,“没你的事,给本王退下。”

  明希不明所以,却只好退下,“是。”

  赵瑞典缓缓走过去,正要讲话,就听到沐晴雪说,“这个地方怎么这么无聊啊!”她是在和小蜗牛说。

  “......”

  “小蜗牛,本公主要是你就逃走,才不在这里!”

  赵瑞典道:“哦?是吗?”

  “当然啊,本公主......”沐晴雪一惊,警惕地站起身,看着那张脸有一些面熟哪里见过呢?好吧,她承认她记性不好。

  赵瑞典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怎么?才几天就把本王忘了?”

  “......”没错......

  “无聊到和蜗牛讲话?”

  “......”

  “想从这里逃出去?”

  “......”

  “你夫君同意吗?”

  “......”所以这句话才是重点?!“呵呵呵,哪有。我突然肚子饿了,呵呵。我先走了。”本公主走还不行么!

  沐晴雪不知道,身后的人正在轻笑。

  沐晴雪心惊肉跳的跑回来,“呼。婉儿本公主饿了,你好了吗?”

  “是公主。”婉儿吧午膳送了过来。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啊?我可不想天天你你你的叫啊!”沐晴雪又忘了她早上刚刚问过。

  “王妃娘娘,奴婢明巧。”“奴婢明希。”

  “哦。”沐晴雪低头用膳。

  ......

  “婉儿。”沐晴雪说,“我好无聊。”

  “公主,您忍忍吧,这里总比后宫好。”沐晴雪眼睛一亮,在那个世界她看的争宠戏码也不少,好像可好玩了!可惜她来到了允王府,那个允王是什么那样的人都不知道。不过她下次一定不找蜗牛奖讲话了...不过那个楠国皇帝怎么想的,突然改变主意,不知道华国皇帝和太后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当场吐血身亡?不过也没有办法,又不能把沐晴雪接进去。打不过嘛!现在这个情形,大不了孤独终老,反正现在有夫君和没夫君一样。到时候可以找人私奔...

  呃,沐晴雪无语,“我在想什么啊?”

  “公主您在说什么?”

  沐晴雪好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好呗!“你去准备一下,一会儿用完晚膳本公主要沐浴!”自由自在的多好啊!

  婉儿笑道,“好的公主,奴婢这就准备。”

  “还是我的婉儿对我好啊。”沐晴雪满足的说。还好婉儿跟了过来,不然真要无聊死。

  ......

  沐晴雪坐在浴桶里,长发微微竖起,那微微泛红的脸蛋让她更加漂亮,婉儿看着自家·公主竟然有些失神,谁都知道沐晴雪漂亮,却怎么看都不会厌烦。“公......”婉儿刚刚要说话,就被一只大手挡住,婉儿惊恐回头,“殿下!!!”

  “嘘。。你们都退下。”赵瑞典没有一点温柔的说。

  婉儿不安地看了一眼沐晴雪,“是...”

  赵瑞典悄悄走过去,看到她的侧脸,微微一愣,皇兄为什么把她送过来?难道真的如辽王所说,她是来监视我的?那为什么没有一点动作,难道我没有察觉,不可能。是找不到机会下手?不见得。到底为什么呢。

  “婉儿,拿点水来。”沐晴雪唤道。

  “......”

  “婉儿?你怎么了?”怎么还不过来!

  沐晴雪刚想回头看看,就有水从她肩上流过,沐晴雪一皱眉,“啊!”好凉啊!沐晴雪去抓“婉儿”的手,“婉儿你怎么了!”才刚刚摸到对方的手,就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婉儿的手!沐晴雪一把抓住,惊恐的回头,“你是谁!”

  当看到是一张男人的脸时,沐晴雪吓得叫了一声,随后把自己藏在水里,只剩下一个脑袋。

  婉儿听到要冲进去,却被亭午拦住。

  “你不要拦着我!”婉儿气急败坏。

  “你难道觉得殿下会对王妃娘娘不利?”

  “我...”

  沐晴雪吓了个半死,“你你你,你出去!”

  赵瑞典若有所思,“赶本王走?”

  一听到声音,沐晴雪更加害怕,“怎么又是你!你出去!”这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打扰本公主清闲,烦死了!

  “这是我家,本王不出现在这里谁出现在这里,难道王妃娘娘有什么人要见?”

  沐晴雪生气极了,什么意思,说我......“注意言辞,允王殿下。”

  “哦,好的好的。”赵瑞典打趣。

  “......”沐晴雪无语。

  “出去,本公主要穿衣!”

  “哦。”

  “你怎么还不走!”

  “你穿啊,又没有人打扰你。”

  “你!”

  “你怎么还不穿,难道要本王帮你?”赵瑞典似笑非笑的说。

  沐晴雪无语,我这是招了什么孽啊!碰到这么个无赖!“不用不用,殿下不要麻烦。呵呵呵。”

  赵瑞典没有理她,直接把她捞起,,红黑色的披风把她严严实实裹起来,沐晴雪一脸懵,反应过来吼道,“你你你你干什么!”

  赵瑞典一脸无辜说:“穿衣服啊,你不是要穿衣服吗,这里没有衣服,我的借你呗!不要感谢我。”

  你在我脸上看见我想要感谢你了吗?!怎么这么自恋啊!沐晴雪被气得小脸通红,赵瑞典看着她的表情,哈哈大笑,心情不错。沐晴雪见他笑,小脸更加红了,“你走你走!”披风下的小手推了推他,赵瑞典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哈哈哈哈,本王走,本王走。”

  “亭午。”赵瑞典轻笑道,“我们走吧。”

  亭午一愣,道:“是殿下。”

  婉儿跑进去,“公主,你没事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丧心病狂啊!

  ......

  亭午小心翼翼的问,“殿下,你没事吧?”他刚刚看见殿下笑了,这不科学!殿下怎么会笑?一定是看错了!可听到殿下语气里的笑意,就知道他不是在做梦,“本王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殿下怎么了,我还以为殿下不会笑的!因为自从赵乾辰要杀殿下之后,殿下几乎没有笑过,那么好看的脸,从来没有笑意。

  ......沐晴雪刚刚才发现,赵瑞典的披风,好像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