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二十四章 南宫青禾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19 2019-10-28 19:00:00

  段玉竹看她,忽然欺身向前,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中。看着她的脸,用手指缓缓挑起了她的下巴。

  “你这张脸,全京城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吧。”

  南宫镜暮紧张地看着他的那一只手,眼眸忽的睁大。最终,段玉竹终于放开了她,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他撑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漫不经心道:“你这个大花魁的魅力可真是不容小觑,听说昨日可是有位公子为你一掷千金呐!”

  “只可惜……”话锋一转,故意瞅了瞅南宫镜暮的脸色,“还被美人刺伤了……唉……”

  南宫镜暮脸上的笑容早就不见,一听到这话,脸上颜色更是不好,桌子上的手缓缓收紧,低头不去看他。

  该死!

  该死的拖沓锋!

  昨夜竟然……竟然强吻了她!

  该死!

  “啪!”忽然美人的手狠狠拍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声响。而另一边的段玉竹似乎根本不关心她的喜怒,只是歪着脑袋温柔笑道:“你连生气都这么好看……”

  南宫镜暮回过神后,盯着段玉竹,丢下一句话,“牡丹只是想告诉堂主,牡丹在南宫府可是还有一个孪生妹妹。堂主若是再像今日这般,休怪牡丹日后翻脸不认。”

  “砰!”

  门被狠狠带上,正如它的主人一般生气。

  段玉竹反复咀嚼这其中的深意。

  孪生妹妹么?

  真是有趣……呵呵……

  ——南宫府——

  “滚!”

  “滚!”

  “都给我滚出去!”

  “我不要这些东西!”

  “我不要!”

  “我不要……呜呜……”

  ……

  手中拿着喜服的下人以及赵华翩为南宫青禾找的喜娘全部被南宫青禾赶了出来。屋内是女子无助的哭泣呐喊声,屋外站着的是骂骂咧咧的喜娘以及不知所措的奴仆。

  “啪!!”

  屋内又响起了瓷器破碎的声音。

  镜汐站在屋外,内心是复杂的。

  她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另一边男人,一直不说话贪婪地用目光打量她的男人。“你且随我来。”

  男人俗名“王胖子”,长得肥头大耳,是个屠夫。家中有两家肉铺子,生意还不错,不缺钱。只是人到了年纪,还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媳妇。

  一听到镜汐的话,王胖子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弓着腰,搓了搓手,吞了吞口水,屁颠屁颠地跟上了这美若天仙的女子。

  “看什么看!再看我……”焚香跟在镜汐的身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两手指伸出来,作了一个“挖”的动作,威胁王胖子。气鼓鼓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小金鱼。“哼哼!!”

  王胖子怂的迅速低下了头,但还是忍不住最后迅速瞥了眼走在前面的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镜汐走在前面,心中知晓,也只是皱了皱眉。内心却在盘算另一件事情。

  这么……会是南宫青禾呢?

  听月阁出事的并不是南宫双月,而是南宫青禾。这一件事情,镜汐也是没有想到了的。

  南宫青禾在听月阁与人私通,被今天早上进来打扫的奴仆发现。

  而私通的对象,正是这被她叫过来的王胖子。

  王胖子是个粗莽大汉,不论是家世还是相貌,南宫青禾都绝对不会看得上。况且,南宫青禾身上还与邵家公子有婚约,又怎么会做这种蠢事。

  还是在南宫双月的听月阁!

  明显是背后有人想要诬陷她们!

  只是恰巧她昨晚不在,而南宫双月……

  南宫双月也不知所踪……

  那为何被诬陷的又变成了南宫青禾?南宫青禾又为什么单独来这听月阁?

  这……都要等待那个王胖子的回答了。

  ……

  月上梢头,南宫青禾带着一批人在听月阁的门口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

  怎么还不来?

  大概是老天听到了她心中的呼唤,没一会儿,她便看到了南宫秋雪以及赵华翩一行人。一批人举着火把匆匆赶过来,南宫青禾面上一喜,连忙上前福神,“见过大夫人,见过三姐姐。”

  火光之下,三人的神态各异,但几人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南宫镜汐。

  南宫秋雪的眼睛泛着亮光,一见到南宫青禾连忙问道“你可安排好了??”南宫青禾点点头,南宫秋雪面上一喜,回头却看到自家娘亲一张阴沉的脸,一脸疑惑,“娘,你听到了吗?我们快进去啊!”

  南宫青禾一对上大夫人的眼神,便立刻低下了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大夫人的眼神并不太和善。她又想起了那日在秋华苑发生的事情,不禁有些慌张。

  这后院的事,毕竟还是大夫人一人说了算。

  赵华翩古怪地看了南宫青禾一眼,甩开了南宫秋雪拉着她的一只手,“来人!走!”

  进去看看。

  “砰!”门被人大力推开。

  “南宫镜汐,你可真是好样的!竟然敢背着……”

  屋内一片漆黑,十分安静,安静得只能够听到王胖子的鼾声。南宫秋雪本欲张口训斥,谁知道睁大眼睛看清楚之后,才发现地上只有已经晕倒的王胖子。她心中暗道不妙,在转头看身侧自家娘亲的脸色,那可真是难看的紧,与这漆黑的夜色简直融为了一体。

  “娘……不是我……是南宫青禾的主意……”

  南宫青禾显然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挤到前面来发现的时候整个人都傻眼了,心中一片慌乱。

  她好不容易说服了南宫秋雪,想让她带着大夫人赶过来,揭露南宫镜汐的丑事,却没有想到来到这听月阁,却是一个人都不在!!

  动手的人不是说听到了屋内又女子的说话声音吗?

  赵华翩心知自己被耍,甩了甩袖子,再也没有呆下去的欲望。看着一旁站着的南宫青禾,冷哼一声,道:“哼!秋雪,回房!!”

  南宫秋雪临走前狠狠瞪了南宫青禾,似乎在骂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最终,也只好生气地跺着脚跟着大夫人离开了。

  留下南宫青禾一人,看着地面上躺着的王胖子,一脸不可思议。

  完了……完了……

  这是大夫人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错过了这一次,还不知道以后要如何扳倒南宫镜汐……

  他们不是收了钱说一定会将事情办的妥妥的吗?不是已经在王胖子的饭里下了东西吗?这个时候王胖子应该已经药性发作了啊,怎么会一个人躺在这地上毫无动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