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二十三章 蛇鼠一窝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35 2019-10-27 19:00:00

  “咳……咳……不……不是……”他想要连忙解释,一时间突然感觉喉咙一紧,掩着唇连连咳嗽着。一张如玉一般白皙莹润的脸颊此刻因为猛然咳嗽而骤然变红,他空出来的那只手连忙扶在了一旁的栏杆上。

  “你……”没事吧?

  镜汐见他这般,刚想问出口,人群中却突然有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冲了过来,扶住了于阮夜。一边口中紧张地唤道“王爷”,一边用手帮他顺着气。

  “墨雪,你快快将景王爷安顿下来,请个大夫来看看!”镜汐连忙吩咐道。

  “哎!你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呢?!”

  “大家快来看看啊!这个人……”

  “啊!!”

  不少人被这一声吸引了目光,镜汐转头去看,发现靠近二楼走廊处的一根柱子处,带着青面獠牙的“娇小男子”正被一个高大的玄衣男子困在自己与柱子中间,一只手抓着面具的男子的右手,面色不悦。

  “跟我走!你还闹?!”索然锋看着眼前这个令他头痛的妹子,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可是我索家的千金!”

  索家的小姐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又怎么……怎么能够在这大门口做这种揽客的事情?!

  索恬芯真是万万没有想自己这一次竟然会被自家哥哥给逮住,没有办法,只好尽量弄出些动静,想办法让人缠住她哥哥,她就可以脱身啦!

  确实有不少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其中,便又镜汐。只见她缓缓来到两人面前,一字一顿道:“公子,手拿开。”

  “我千里缘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的哦?”

  索然锋对这突然出现的白衣女子并无好感,死死抓着索恬芯的手,转身正视镜汐,“她是我妹妹。”

  妹妹?哥哥?

  镜汐将视线转移到了索恬芯的脸上,看到面具上露出来的一双带有祈求的眼睛,她又迅速开口道:“哦?妹妹?这位公子,你莫不是当我的眼睛是瞎的了吧?这分明是个俊俏的小公子啊!不如您问问这位,看看她是否认识您?”

  “若是不认识,公子胡乱闯入是否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呢?”

  “只要待在我这千里缘,她就是我的人。”

  “我的人,可不是谁都能动的哦!”

  索然锋直直地看着她,就这么死死盯着,像是要盯出一个洞来。

  “不认识不认识!”索恬芯连忙嚷嚷道,低着头不敢正视索然锋的眼睛。稍稍察觉到自己的哥哥手上力气小了些之后,连忙挣脱开来,溜到了镜汐的身边,悄悄用手比了一个手势。

  好样的!说瞎话的本领和她有的一拼!

  “哼!蛇鼠一窝!”索然锋看着面前这一堆人,咬牙,转身,愤愤然,拂袖而去。

  蛇鼠一窝?

  镜汐轻笑,转身看着刚刚虎口逃生的索恬芯。

  这个词,让她对这个索家小姐格外感到熟悉亲近。

  ——厢房——

  景王来此,镜汐自然是不敢怠慢。确定事情安排妥当后,便又名墨雪准备了些上好的茶水与点心送进景王的厢房中。

  “南宫姑娘当真是客气。”于阮夜苍白地扯出一抹笑容,看着桌子上的点心与茶水道。

  “上次在皇宫的事,多谢你了。”镜汐抬头对上他的目光,笑着说道。

  她指的是上次于高夏纠缠于她一事,于阮夜突然出现解围一事。那次回来之后,镜汐才突然想起,她似乎忘记道谢了。

  “我一向是不喜欢欠着人家的。若今后……”

  话还没有说完,景王却突然轻声笑了起来。“那日在琅環苑,在下可正是以此来报当日姑娘出手解围的恩情的。”

  “这样说,镜汐姑娘可放心了?”

  镜汐抬眸看他,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如同那次在琅環苑一般,他似乎看穿了她心中所想,知道她在撒谎,但不戳破。知道她对他心存警惕,但选择包容。

  知道却不说破,尝试着在一次次的交道中靠近她。

  但她总是试图将两个人框定在一个适当的位置,一旦超出了这个距离,就会让她警惕,让她感到不安全感,就会选择疏远地推开。

  镜汐垂眸,看他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不在意,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她不禁反省,是不是她的戒心太重了?

  此时,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焚香一手支撑在门扉上,弯腰喘气道:“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听月阁出事了!!”

  镜汐:!!!

  听月阁,是南宫双月的听月阁!!

  ——胭脂巷——

  千里缘离胭脂巷不近,从段玉竹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见。他一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今日是个什么日子,怎的人全都去了东角落?”

  南宫镜暮正在他的身后沏茶,一边手上动作着一边回答道:“今日么?听说那边新开了一家铺子,倒是新奇,做红娘的生意。”她徐徐说道,待茶准备好后,抬头嫣然唤道,“段堂主,来尝尝吧。”

  段玉竹旋即便来到桌前,端起茶杯漫不经心地品着,目光却是从未离开牡丹一刻。但却不带一丝杂念,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几月不见,牡丹姑娘还是这么漂亮,让我段某人真是魂牵梦绕啊!”

  “堂主您可真会说笑!”换作其他女人听到这话也会高兴的,牡丹自然是不例外。她掩唇娇笑,嘴上说着,笑声已经忍不住地溢了出来。

  只是,她知道段玉竹为何如此“偏爱”于她。

  不,准确来说,是偏爱这张脸。

  南宫镜暮是甘子翎的人,也是南幽阁一等一的女杀手。而段玉竹是青龙堂堂主,青龙堂与南幽阁一直在暗地里较劲。按理由来说,两人也应该是水火不相容的。实则不然,段玉竹几乎有时间便会来胭脂巷给她捧场,便会坐在她房中与她闲聊。

  初见段玉竹的时候,段玉竹因自己这一张脸而纠缠于她。后来发现她不是他要找的人时,他虽失望透顶,但两人也因此相识相交。

  段玉竹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透过一张脸看另外一个人。

  说白了,都是沾了所谓故人的光。

  但牡丹也不介意,更重要的是,她可以选择用这种方式接近所谓的青龙堂堂主。

  忽然,她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段堂主可喜欢我这张脸?”南宫镜暮突然一手抚上自己白皙的脸庞,缓慢地抚摸着自己细腻的肌肤,看着段玉竹,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