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一十五章 此女妖艳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73 2019-10-19 19:00:00

  “就凭你这样的货色,嫁入皇家都不配,还妄想着嫁给我儿?!”

  “赵氏,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初……你这大夫人的位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嗯?”

  赵华翩的身子颤抖着,低着头不敢迟疑地紧张道,“我记得!我记得!民妇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所赐,民妇不该擅作主张,欺骗皇后娘娘与七皇子,民妇……民妇……听凭娘娘的发落!!”

  “只求……只求娘娘能够放过秋雪……”

  林皇后的力道不轻,甩开南宫秋雪的一瞬间,南宫秋雪简直是猝不及防,一时间身体失去了平衡,直接跌倒在了地上。那些尖锐的话语就像是长了翅膀的毒针,一针一针直刺她的耳朵,她咬着牙,眼睛中蓄满了泪水。

  一滴一滴,砸在地板上。

  为什么?!

  “呵!”林皇后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殿堂之中跪着颤颤发抖的赵华翩,轻飘飘地道,“我看赵夫人,你也是个明白人。既然如此,那两人的亲事,便取消了吧……”

  取消了吧……

  取消了吧……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魔音,久久回荡在南宫秋雪的耳边,让她眼睛发红。

  连七皇子都不要她了……

  好像回到了那个夜晚,她发疯似地用剪刀毁了那件与南宫镜汐一模一样的石榴裙,然后抱着那件衣裳在床脚哭泣。

  南宫镜汐……

  一定是那个女人!!

  自从她回来了以后,她一件好事都没有着落!!

  都是那个女人!!

  ——御花园——

  已经是盛夏,御花园的荷花都开了。

  盛夏的阳光之下,一切都是金色的。花朵们披着粉红色的外衫,绽放在流动的金色光辉之中。微风吹拂,仿佛只要它们轻轻点头,就会有金色的流沙漏出来一样。

  “那日,多谢镜汐姑娘了。”

  “嗯。”镜汐微笑,“你不必谢我。”

  于阮夜走在前面,他的身影也随着那金色的光芒抖动着,就像是一个被上天所眷顾的精灵。

  “姑娘可认识南幽阁阁主?”

  他突然停下来询问道,镜汐转身看他。于阮夜倒是面色不变,仿佛在说着什么寻常事一样。

  “不曾。”

  于阮夜听到这一句话倒是苍白地扯出一个笑容。脸上笑容真诚,丝毫看不出来有一丝的伪装以及试探,倒更像是一份包容。

  包容了镜汐的欺骗。

  “姑娘说不曾便不曾吧。”

  他长得极为好看,即使脸色苍白,可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很耐看的。

  镜汐偏过了头去,他笑得如此坦荡,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景王,是如何得知她与甘子翎的交集。

  ……

  夜。

  ——南宫府书房——

  烛光之下,一位身着锦服的中年男子缓缓从桌子上的卷轴之中抽出一份。他将卷轴放在桌面上,缓缓展开。

  那是一张美人图。

  桃花树下,微风摇曳,佳人独立。花瓣簌簌地吹落着,缠绕在风中,在女子的青丝上,在飘浮的裙摆上。美人眉目如画,巧笑倩兮,仿佛置身于一片粉色的梦幻之中。

  他伸出粗糙的手缓缓附在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之上,饱经风霜的脸上,是思念,是留恋。

  晴儿。

  “老爷可是又思念姐姐了?”赵华翩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她只身前来,见着门没关便直接走了进来。瞥了一眼南宫麟桌上的画卷后,脸上涌现出了一抹笑容。

  “姐姐生前与老爷那么相爱,想必如今在天上知道老爷对她仍旧念念不忘一定会欣慰的。”

  “你来干什么。”

  突然被打断,南宫麟的脸色并不好,言语之中也带了些不耐。

  “妾身……想同老爷商量一件事。”

  南宫麟突然抬起头,正眼看她,等待下文。

  “南宫镜汐,此女留不得。”

  “老爷可还记得姐姐是如何死的吗?”

  “数几年前,那位大师是如何说的吗?”

  “南宫镜汐是灾星,只会给我们南宫府带来灾难。”

  “当年老爷便是不相信大师的话,才造成了姐姐的悲剧。”

  “试想一下,为何当初姐妹两人与姐姐一同上山,最后只有南宫镜汐一个人活下来了?”

  “住嘴!”

  南宫麟突然发怒,蹬着赵华翩的一双眼睛红红的,像是在极力遏制自己的情绪。就像是一直野兽,踌躇,矛盾,不知所为。

  赵华翩瞬间闭上了嘴,看到他这副模样,咬咬牙,挤出两三滴眼泪,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老爷~”

  “若是您当初听信大师的话,姐姐也不会这么早就走了啊!”

  “您试想一下,自从她回来之后,府上的小姐们曾经在一夜之间被贼人掳去。我们南宫府成了全京城的笑话。若是再闹得严重些,这些个姑娘以后可怎么嫁出去啊?”

  “今日……呜呜……今日皇后娘娘更是当着我的面退了与我们南宫府的婚事。”

  “还说……”

  “还说此女……”

  “还说什么?!”见赵华翩有所忌惮,南宫麟不由追问,他的情绪已有所缓和,只是头转过去,不曾看赵华翩一眼。

  赵华翩见他有所松动,心中暗笑,暗道要再加把火。

  “还说,此女妖艳,不可留!!”

  赵华翩说完后,抬起头紧张地观察着南宫麟的反应。南宫麟背对着她,没有说话。

  室内的气氛格外的有些沉重。

  赵华翩的心“咚咚”地跳着,等待南宫麟的决定。

  但是,迟迟都没有回复,就在她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眼前的男人说道:

  “此事,你去安排吧。”

  南宫麟闭上了眼睛,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吐出这一口郁结于心中已久的混浊之气。

  晴儿。

  对不起。

  从书房回来的赵华翩掸了掸衣服,吐了一口气,简直是神清气爽。守在门口的宋嬷嬷有眼力劲儿地上前去搀扶着,看着赵华翩心情大好的模样,自己又谄媚几句,把大夫人逗得得瑟个不行。

  “夫人,七小姐在屋里等着了。”

  才刚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宋嬷嬷突然想到这件事,缓缓开口道。赵华翩挑眉,轻蔑地一笑,抖了抖袖子,抬脚道:“走!去看看!”

  七小姐能为什么事?不就是她的那一点儿破事吗?

  宋嬷嬷替夫人推开门,屋内的南宫青禾一见是大夫人,“扑通”一声便跪在了赵华翩的脚下。她脸上尽是惶恐,看着赵华翩的目光之中是哀求与无助。

  “大夫人,大夫人,青禾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将青禾嫁到邵家……青禾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娘的面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