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一十一章 玩弄戏耍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26 2019-10-15 19:00:00

  镜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睁开眼睛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回到了南宫府的那个小院子,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她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脑袋。昨日醉酒后发生的一切模模糊糊,说不上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酒的滋味还真不错,一觉醒来了,就感觉什么都忘记了。

  真的是神清气爽啊!

  “主子!”墨竹在外面敲了敲门,镜汐听到她的声音,这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

  南宫双月!

  南宫双月已经不见了一天。

  她连忙起床,穿好鞋子,打开门,急切地问道:“八小姐找到了吗?”墨竹摇摇头,“主子吩咐的事情,墨竹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如今毕竟我们人手不够……”墨竹这几天一直都在准备扩充人手以及训练的事情,来回奔波,定是有些疲惫。思及此,镜汐让她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握紧了拳头,南宫府根本就没有找的打算。

  “墨雪,准备纸笔,帮我送一封信到晏府。”

  另一边,胭脂巷内。

  南宫风影与甘子翎正在二楼品茶。

  “……此事我翻阅古籍,并没有详细记载。一般来说,封印一般是只能由进行封印的人才能够解除的。”南宫风影说道,“子翎,你是怀疑……”

  “古溪的秘密,在她的身上,毋庸置疑。”甘子翎肯定地说道,“但我们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我也并未看出来她的异常。”

  “只是恰好想起来她的一身灵力被封印,或许有这样一种可能,要先将这个封印打开。”甘子翎将自己的考虑说给了好友。

  南宫风影转头顺着甘子翎的方向,看了一会儿,轻笑出声。气氛突然变得轻松了起来。

  “子翎,你与我那个六妹妹,走得很是亲近呐!”

  甘子翎垂眸抿了一口茶,动作不缓不慢,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

  “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叩叩——”门突然被敲响,甘子翎道了一句“进”后,南宫镜暮从外面走了进来。

  “子翎,晏公子回来了。”

  甘子翎突然想起晏无双前些日子出去办的事,心想应当是有结果了。也不多留,起身便出门离开。南宫镜暮的目光跟随他离开的脚步,从房间到走廊,从二楼到一楼,眼睛中,都是留恋。

  南宫风影盯了她一会儿,摇着头无声地笑了笑,回过头来喝了口茶,又继续看自己的风景了。

  他这两个妹妹啊~~

  南宫镜暮或许并不知道,她追随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追随着她。

  “你喜欢的是他?”

  ……

  ——邵府——

  “你说的可是真的?”邵子游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可谓是喜上眉梢。一个激动,拍桌而起,“你说那南宫府八小姐被贼人绑了去?”

  阿丁看着少爷这样子,愣愣地点了点头。

  真是奇怪,他一听到这消息,为未来的少奶奶急得不得了,本打算赶回来立刻告诉少爷与夫人这个坏消息。没想到少爷的反应……竟然会这么高兴?

  “娘!娘!你听到了吗?”邵子游喜不自胜,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他蹬着脚嚷嚷道,“这个南宫双月,一个月被拐了两次,谁知道她的清白还在不在?”

  “我不管!我要退婚,我要娶南宫府的六小姐!!”

  她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娶的是八小姐,那就是个病秧子!哪里赶得上那天在厅堂里面见到的那个六小姐?!

  那可是个仙女儿啊!

  那皮肤,真是白嫩嫩的,看着就很赏心悦目!

  以后若是腻了放在家里当个花瓶看着也不错!

  光是想想,邵子游嘴角的笑容就忍不住地放大。

  “啪!”

  “你给我坐下!”

  邵夫人一看自己儿子那副德行,就知道他在想着什么。邵子游因为母上大人的厉声训斥安分地坐了一会儿,玩着手里折扇上的穗子,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

  邵夫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道:“我倒是不介意。这南宫府八小姐到底风平不好,嫁到我们家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唉……”

  “只是你爹的官位到底太小,能够攀上南宫府这门亲事已经是不错。”

  “你过几天再去提一下。”

  “大夫人若是同意,你就应下,若是不同意,那个庶女我们也就认了吧。”

  “你若不满意,大不了日后多帮你抬几个小妾入门。”

  “得咧!”

  邵子游听到这话,简直是激动地要跳了起来。他高兴地甩了一把扇子,起身带着阿丁哼着小曲儿离开。

  这怎么看都是他赚了!

  要知道,他娘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允许他在府里乱搞的!

  ——客栈——

  “砰!”

  似乎带着人的苦闷,酒瓶被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公子,喝酒伤身,您别再喝了。”南宫双月坐在一边,说道。

  她仍旧被蒙着眼睛,世界一片黑暗,但是她知道他喝得不少。

  她身子弱,说话也像一头小绵羊,软绵绵的。

  拖沓锋看着她,缓缓道,“你们姑娘为什么说话都不算数呢?”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灌了下去。

  “明明答应我,绑了人就答应和我回草原,做我的王妃。”

  “为什么现在又说只是玩弄我?!只是戏耍我?!”

  “咕噜咕噜……”

  他仰着头,直接用酒坛子灌进胃里。

  “……”

  南宫双月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道:“公子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她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真好,我从小到大,连房门都没有出过几回。”

  “尚且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嫁给谁,夫婿长什么样子,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草原上的日出是什么样子的,我都没有见过。”

  “公子,你能给我讲讲吗?”

  拖沓锋看着面前这个安静叙述的女孩儿,看着她素净的脸庞,缓缓才开口道:“好。”

  他同她讲从小就在草原上纵横驰骋,A早晨可以看到尚未落下的月亮以及准备升起的太阳,徬晚看日落看晚霞,晚上看星星互相眨眼睛。

  她听得很认真,时而露出浅浅的笑容,让他这个回忆者感到满足。他好像在叙述中见到了自己的童年,自己的阿娘,还有自己的那群在马上认识的伙伴。

  他讲得很有兴致,脸也越来越红,越来越兴奋。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拖沓锋停了下来,警惕地拿起佩剑,“……姑娘,你先不要动,我会保护你。”

  他去开门。

  门被打开后,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他暗道一声不好,迅速转身去看的时候,发现桌子旁,空无一人。

  糟糕!

  她被人掳走了!!

  会是什么人,竟然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