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一十章 双月被绑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10 2019-10-14 19:00:00

  须臾,镜汐只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了,身子不受控制的向下面那一面明镜倒去。眼看着快要破坏这一片宁静,而身边的那人却只是含笑看着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丝毫没有要救她的意思。镜汐害怕了,下意识地喊了一句。“甘子翎,你个混蛋!你见死不救啊你!”

  话才刚出口,甘子翎便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左手,轻轻一拉,便控制了她身体的中心。将她转了一个身,不想就这样,她倒在了他的怀中。

  “混蛋!你就不会温柔点儿啊!就不能让我安全着地吗?哎哟!我的下巴哎!”扑倒在他怀里,镜汐睁眼便看到了对面的小木船,嘴上虽然骂着甘子翎,但注意力立马转移到了小木船上,话题也连忙转移了。下意识地扯了扯甘子翎的衣袖,道:“甘子翎,我们去划船吧!”

  甘子翎听到这话以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小船,低低地笑着,声音更加诱人。一边将她扶起来,按着她乖乖坐好,一边为防止她再次掉下去,伸出手来揽着她的腰。靠近她的耳边,声音蛊惑似的再次响起。

  “想要划船,嗯?”

  “恩恩。”

  甘子翎没有再说什么,手指微微在空中划过,小船儿便自动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起得来么?”甘子翎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地开口,让镜汐一阵烦恼。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忽地,扭过头去,拉开了与甘子翎的距离。“哼!不玩了!我困了,我要睡觉!”

  说着,还真的闭上了眼睛,准备乖乖睡觉,只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她的头却又偏了回来,倒在了他的肩膀上。甘子翎微微低头,便能看见她那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小脸儿。平日里的她本就很美,如今,加上喝了酒的原因,脸上一片绯红,更加妩媚动人。

  甘子翎静静地看了她一眼,手不禁又紧了一分,微微叹息,“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就变得这么熟了?”

  听到自己怀中女人传出来的浅浅呼吸声,甘子翎不由得放下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说,也不动弹,就这么眯起了眼睛。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定格,画面不再流转。从背后望去,你会发现,如今的画面已经不在单调,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细心一点,会看到,埋在男人怀中的那个小脑袋。

  ——客栈——

  拖沓锋看着被绑着的南宫双月,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他握紧了拳头,默默数着日子。

  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

  南宫双月就这样躺在床上待了一整天,她的眼睛被蒙上一层黑布,只能通过进食的数量来判断时辰。

  “叩叩——”

  门突然响了起来,拖沓锋起身,从外面的小厮手中拿过饭菜。转身,走到床前,看着被绑在床上的女孩儿,叹了一口气。饭菜放在桌子上后,他将她手脚上的绳子解开,发现手腕处已经勒出了一道红痕,手上动作一顿,接着将女孩从床上扶起,动作不由轻柔了许多。

  他把她抱着,来到了桌子旁放在椅子上。

  “吃饭。”拿起筷子塞在她手里,言简意赅。

  但是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条,似乎并不打算解开。

  此时,南宫双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看着她皱眉咳嗽的样子,拖沓锋伸出手去想要帮她拍打她的背缓解一下。可是在看到她脸上的黑布条时,他的手顿在了空中。

  他收了回去。

  他是劫匪。

  稍稍缓解了一些之后,南宫双月才将手中的筷子拿好,调整好了姿势,准备用膳。

  拖沓锋把饭端了起来,碗挪到她的筷子正好可以钻进去的位置。晃了晃,碗壁与筷子相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是饭。”

  南宫双月拿出左手来将盛着饭的瓷碗捧住,另一只拿着筷子的手顺势将筷子放进碗里,弄出一点饭,她张开小嘴,再往嘴里塞。

  紧接着,以同样的方式给她递过了菜。

  只是,在最后一盘菜上却出现了问题。

  一盘黄豆。

  南宫双月的筷子在里面捣鼓了半天,仍旧一无所获。好不容易夹起来一个,快要塞嘴里的时候,又落在了桌面上。这样反复了三四次,南宫双月脸难免有些红。拖沓锋终于看不下去,将筷子拿过来,帮她夹。然而,反复尝试了三四次,也没有成功。望着盘里油腻腻的豆子,他咬咬牙,将一盘豆子全部倒进了饭碗里。

  南宫双月能听见他做了什么。

  她轻笑出声,觉着眼前这位公子倒是有些可爱,“公子,我知道你不想伤害我,能把我眼睛上的黑布拿下来吗?”

  拖沓锋没有说话,他是草原的王子,又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自然是要人不知鬼不觉。

  若不是那日牡丹提了出来,若不是那日他又恰好碰到了她,若不是他一时间……

  本也想着欺负心上人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抓她来此的时候,下手也不轻。可经过这一天的相处,这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被抓到这里来,也不哭也不吵,安静极了,并不像他想象中骄纵刁蛮的女子。

  “公子,我知道您是谁。”

  “您是那日在街上救了我的公子,是吗?”

  “我记得你的声音。”

  他一怔。

  “姑娘……”

  “我本无意冒犯,实在是……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姑娘,相信我,只要在这里再待两天两夜,我就放你回去。”

  “咳咳……”南宫双月的咳嗽突然严重了起来,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拖沓锋见状,也不敢耽搁,连忙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姑娘,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去找大夫!”

  听到关门的声音,南宫双月才放下心来,她是真的感觉到不舒服,虽然这位公子待她确实周到。但停了药,身体自然是又差了些。

  感到舒服了些之后,她尝试着停止咳嗽,将眼睛上的黑布摘了之后,她迅速地从床上起来,跑向房门。

  时间紧急,姐姐现在一定很担心她!现在正是她逃跑的最佳时机!

  “哐——”

  门被她摇得哐哐响,可就是没有办法打开。

  南宫双月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

  他……他把门锁了?

  莫非……她真的要在这儿再待上二天两夜?

  他说的话能信吗?

  姐姐,你现在在哪儿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