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零九章 芦苇湖上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53 2019-10-13 19:00:00

  “你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还要说对不起!没做就是没做,总是他们颠倒黑白,只要你相信你是正确的,就不应该放弃。你的命运掌握砸自己的手中,没有人能够左右得了你的!今天我可以帮你,但是,以后呢!以后你一个人怎么办?你只有一个人,以后……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你,有人像以前一样爱你,宠着你!在这个地方,你只是一个人……”

  不知道为何,镜汐说着说着,竟然抽泣了。

  相比较而言,她更加觉得,最后一段话她是在对自己说,但那却是没有错,这个地方,只有她一个人。她本以为,只有保护好她自己,才能够找到双月,然后,再保护好双月。以前,有父母,还有闺蜜,最什么事情,出了错误也有人宠着,承担者后果。有什么不愉快的,失恋了,大哭一场,将这些事情告诉芯芯,第二天她就能够恢复能量重新站起来。以前,她不是一个人……

  可是,现在,都变了……

  现在的事实是,那个双月不是她要找的双月。

  她感觉自己这一片落叶,最后那一点点与大树的联系终于断开。不管她多么不愿意相信,她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这个世界,可能……真的只有自己了。

  没有父亲,没有母亲。

  甚至,连双月与芯芯都不在这里。

  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

  眼泪有些抑制不住,镜汐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两忙用手抹了抹。再抬头,发现一句话都没有说的男子,此刻,竟然递过手帕,声音很轻,却一下一下,敲击着她的心房。

  “你哭了……”嘴唇微张,或许有些难以置信吧。

  就连她自己也难以思议,她劝人竟然劝着劝着就哭了。

  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被这个男人给发现了。

  “不用!”她没有多说,没有接过他的帕子,直接拒绝,头也不回的准备走掉。

  只是,走出去还没到三步,便听到背后男子的声音。

  “你相信我,我没有撞到她!”

  只见她顿了下,头微微一偏,只留下两个字,便继续前行。

  男子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只是手上的锦帕忽然被风吹到了地上。

  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女人呢!

  南宫镜汐么?

  ——晚上——

  月亮已经出来了,今晚的月光十分皎洁,村庄里的人们一般歇息得比较早。如今大部分都已经进屋了,等也吹灭了。虫鸣声十分清脆,青蛙们也高声歌唱,就像是对歌,彼此之间,你唱我和,为村庄增添了一份宁静。离村庄的不远处有一个湖泊,湖水清澈。月光倒映在水面上,也是清晰可见。此刻,湖面上平静的就像一面镜子,因为人们都去休息了,将小船儿停在靠近岸边的湖边,惊不起一丝波纹,搅不乱一圈涟漪。

  这里的芦苇长得十分好,几乎,湖面上,二分之一的面积都被这芦苇占据了去。只可惜,还没有等到秋天,带到那时,白色的芦苇围绕着湖畔上的小架台,有时部分芦苇轻轻扫着人的脸庞,好不轻柔美丽。小架台也是村里人建的,便于农家妇女在湖边洗衣裳,夏天时,几个胆大一点儿孩子们也会撸起裤腿,坐在上面,将腿放在水里面,冰凉一片,可真是舒服。时不时有萤火虫飞过来,为万物打上灯笼,小小的光芒,一闪一闪的,为这乡村的黑夜平添了不少乐趣。

  如果,你走近一些,便会发现。如今,坐在架台上的,是一名男子,五官端正,高挺的鼻,微微性感的薄唇,抿在一处,眼眸中是藏不住的犀利,却没有了平日里的种种,头发束了起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气息,注定是不同于寻常人。面对如此美景,他浅浅一笑。有人,有景,山好,水好,人也好,注定是一幅美好的画卷。

  单看他的背影,你或许只会觉得很落寞。毕竟这幅画面中只有他一个人,颜色虽然丰富,可未免太过于孤单。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觉得,因为你忽略了他脸上那玩味的笑容,与那眼眸中一闪即过的温柔和有趣。

  ……

  “不是不是!!!”

  “甘阁主你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衣冠楚楚,文质彬彬,温文尔雅……”

  “怎能自甘堕落到与那匪人比较?”

  “啊啊啊!你别丢下我啊!”

  ……

  忽地,脚步声响起。忽重忽轻,好不清晰。男子抖了抖眉,嘴边的笑容无限放大,手从衣服中取出那张黑白相间的鬼魅面具,不慌不忙的地带了上去。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脚步声音开始变得更加清晰。凭着男子灵敏的听觉,已经知道人已经在他背后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

  在嗅到来人身上明显的酒味后,男子的眉头不由得一皱。

  喝酒了么??

  来人的脸颊已经染上了红晕,步子有些踉跄,连站立在原处都有些困难。自己眼前的景物都是打着圈圈的,脑子那是一片浆糊,看到有人占据了自己的位置。没经过大脑思考就直接嚷嚷了。

  “喂!你是谁啊?!这儿明明是我的位置,你凭什么坐在这里,难道不知道今天本姑娘心情不好,要在这里借酒消愁吗?”

  甘子翎有些无语,你要喝酒我怎么知道!你又没有告诉他,怎么能怪他?真是奇怪!看来,她说的没错,某人的酒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上一次,才喝了几杯就倒下了。这一次,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这姑娘喝着这样,连话都说得有些迷糊了。

  “我是谁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听这话,镜汐就抱着一坛子酒兴冲冲地跑上前来,因为喝酒,步子有些笨拙,重心不稳。走到甘子翎旁边,微微弯腰,试探性地看了甘子翎一眼。脸上的面纱已经被摘下,嘴边,是显而易见的笑容,“哦哦,我认识你!你就是……你就是……那个……那个…等会儿!别说!让我自己好好想想!是那个……嗯……那个……隔壁卖猪肉他家的王老五!对不对!对不对!我说的对不对??”镜汐越是问到最后,就越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答案。

  无奈,某人在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一张本来就没有多少颜色的脸,更加黑了,但仍旧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镜汐在一边儿看着他吃瘪痴痴地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