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零八章 大街碰瓷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14 2019-10-12 19:00:00

  人群中站了一名男子,身着白衫,薄唇微抿,尽管他此刻是站立,面前的老人仍是趴到在地上,也没看出这名男子身上散发着什么居高临上,尊贵无比的气势,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只是他眸光暗淡,微微低着头,一看,便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大多数的是无助与无奈,还有一部分,实在令人捉摸不透。男子长得很是帅气,皮肤确实有些苍白,看起来有些羸弱,更加显得他无助。

  再看看还瘫坐在地上的大妈,头发有些蓬乱,眼神,却带着一抹算计。二话不说,便掩面假装哭泣。“哎哟!这可怎么是好啊!你说我这人都已经这样了,您撞了就撞了吧!还连个赔礼道歉都没有!我回家以后还没钱看病呢!呜呜……这可怎么办才好??”不得不说,有些虚伪,而且,这虚伪还是那种显而易见的。

  镜汐砖头看了看周围的人,有些抱着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还有的,纵使眼中划过一抹不忍,却还是活生生的给压了下去。

  仍旧没有人敢站出来为男子说话……

  镜汐抿着唇,歪了歪自己的脑袋,自嘲地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男子的影子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都是一样的无奈。不同的是,当年的她,很倔强。

  ……

  “跪下!快点儿向阿姨道歉!”她的父亲,此刻却拿着棍子,像看着陌生人一般的眼神厌恶地望着她。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一个介入的女人,就要惩罚她。不得不说,他的威严还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但是,苍镜汐除外,如果,换做平常,是她做的事情,她就一定会承认。但是,这一次的事件,她认为他自己并没有做错,又为什么要跪下认错?

  “我没错!”镜汐倔强地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眼中一片执拗。“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

  “你!”苍父实在是没招儿,又舍不得苍镜汐受太多的苦,可是,这次的事情让他非常恼火。好好的孩子怎么长大了便长成了这个样子?在旁人的劝说下,为了避免自己看着生气,自己便独自回了房间,走前不忘留下一句。

  “你就给我在院子里好好跪着,我没让你进来就不许进来。”

  那天的天气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中午太阳格外的大,到了下午,总算是凉爽了一些。晚上,却下起了大雨。

  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

  回想一下,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一晃她已经成年,一晃她来到这里也有这么多年了。

  周围叽叽喳喳的讨论声牵回了镜汐的思绪,回到现实,场上的两个人仍旧僵持不下。

  男子用手捂着嘴巴,抑制不住地咳嗽着,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从腰间摸索着什么,终于,掏出了几个铜板。拿在手上,递给她,整个动作,还是蛮优雅的。

  “我……我身上只有这些了,老人家,够么?”只听到声音,却感受不到气力,显然是身体虚弱的症状。

  大妈一看只有这几个铜板,当即就不乐意了。故意找了一个借口,又哭着嚷嚷道:“这不说‘对不起’就算了,还拿出这么一点儿小钱,这不就纯属于践踏人的尊严么?”

  周边的一些群众一听这话,马上就起哄了。

  “哎呀!这小伙子,撞了就撞了,跟人家大妈道个歉,然后送她看个病,这事儿不就解决了吗?”

  “是啊是啊!亏你还是天朝的景王呢!身上只有这么一点儿钱,骗谁呢!”

  ……

  景王??

  镜汐皱了皱眉。

  一个王爷为什么会落魄成这样??

  男子一听到这话,眼神又黯淡了几分,头更低了,看向大妈,最终,还是从他口中蹦出了三个字。

  “对不起……”干涩而无奈。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那位大妈故意似的,又追问道。“刚刚大家伙儿声音太大了!不信,你问问!”转而,又突然寻问着大家的意见,“大家,你们听到了吗??”有种不罢休的意味。

  “没有!”异口同声。

  犹豫再三,男子苦涩地开口,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

  “对……”不起。

  “够了!”一声咆哮突然响起,男子的两个字还没有吐出来,众人便齐齐将目光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处——苍镜汐。

  镜汐再也忍不住了,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真的好像,就像当初他一个人跪在院子里的无奈,那个时候,纵使有亲人,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只有她一个人独自承担。她都不愿意去深究,双月当时很小,母亲的性格又怎么劝得动父亲。这些她都可以不去在意。问题是,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男子终于抬头,终于也看到了她,眼眸中闪过一抹异常的光芒,不知道究竟是她脸上的神秘面纱,还是行为举止。镜汐也看到了他,四目交汇,镜汐什么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很直接地将自己鼓鼓的钱袋一下子扔给了地上的大妈。然后,便拉着男子的手离开了这个地方。

  她拉着男子终于到了一处,不知走了多久。不再是大街,而是十分宁静的小河边缘。周边还有一些小村庄,她在大树下突然放开了他的手,脸上有些许不自在。男子怔怔的,看了一眼自己被别人放下的手,眸中闪过一抹莫名的情绪。

  没有等男子反应过来,镜汐就已经先开口了。

  “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谁!今天我就是发神经病才会帮你解围!”镜汐看着男子的脸,没有一丝犹豫,这些话就这么不经过大脑思考说出来了。她的眼中闪烁着什么,是晶莹的。面对这个男子,就好像面对着当初的自己。当众,包含的,不仅仅是对自己的勉励,该有,对家人的思念。

  “你要是做错了事情就直接承认啊!给了钱就行了,管他多少!道个歉说一遍就够了!你难道没有看出那个人是在故意刁难你吗?!”镜汐有些生气,她不知道该说这个男人善良呢还是懦弱,还是傻,这么简单的事情他竟然还没有看出来!但同时,她又不得不佩服这个男子,能够,善良到这个地步,也是人世间罕见的。到底还是涉世不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