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零五章 男人的嘴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97 2019-10-09 19:00:00

  镜汐拉着双月的手,在街上逛了一圈,觉着时间差不多才走开。

  “墨竹,你且记住,一定要保护好双月。”不知为何,今日镜汐心中总有些不安,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临走前对墨竹是千叮咛万嘱咐,希望千万不要出现什么乱子。

  “主子,请放心!墨竹一定会保护好八小姐!”

  如此,镜汐才与墨雪转身离开。

  另一边,胭脂巷二楼。

  “我说你这草原的王子,天天可真是闲的慌,就这么喜欢望女人堆里钻吗?”南宫镜暮此刻已经摘下了脸上的面纱,看着对面坐着的拖沓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道。

  本想直接解决了了事,谁知道,今日这小子竟是部落的王子!

  真是……

  但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发现……

  “不……不是……”拖沓锋也不知道怎么了,那次与牡丹匆匆见上一面之后,每每出来逛逛京城的时候,自己总会情不自禁地走到胭脂巷,走到二楼去找她。

  牡丹自然是不喜他打扰的,第一天的时候两人就打了一上午。她,和他认知里面的风尘女子,大不相同。

  “我只是想教训你一番,好给我妹妹一个交代!”被她一眼不眨地盯着,脸上羞赧,别扭地转过脸,找着撇脚的理由。

  “喂!我说草原部落的王子……”南宫镜暮突然欺身而上,按着他的头,强迫他看着自己。在他的眼睛中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十分满意,勾唇一笑,就像一支玫瑰。“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喜欢?

  拖沓锋看着牡丹笑意盈盈的眼睛,感觉心跳仿佛漏了一拍。心中反复咀嚼这两个字时,只觉得满脑子都是烟花在空中绽放的喜悦与美好。

  喜欢?

  ……

  “哥哥,你怕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吧!”

  ……

  他感觉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想要抓住什么一般,可是反应过来时南宫镜暮已经与他拉开了距离。看着他的模样,只是笑。

  “对!我喜欢你!”拖沓锋忽然拍桌而起,“我们草原的好儿郎从不退缩,遇见了自己心爱的姑娘要更加勇敢!”

  “牡丹姑娘,你……和我回我们的塔克其草原吧!”他激动地说着,眼睛中倒映的仿佛是草原上的星辰,闪亮十分。“我们草原上有蓝天,有骏马,有篝火,有舞蹈,你一定会喜欢的!”

  牡丹笑了,笑得却格外心不在焉。

  唉,所谓的男人啊……

  她抚了抚自己的秀发,来到窗前,似乎一点都没有被他的情绪感染到。漫不经心地笑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怎么证明呢?”

  她眺望远方,目光空洞,像是在透过事物景象思考着什么。

  “你……要我怎样证明?”

  “怎样……”牡丹呢喃着,视线突然瞥到一处,歪了歪脑袋,危险地一笑,就像是玫瑰露出了根茎上的刺头一样。

  是那个女人……

  “你过来看!”她快步转身向后走去,将拖沓锋拉到窗户前,指着街道上的一名白衣女子道,“就是这个女人,只要你抓住她,将她关上个三天三夜。我就相信你!”

  拖沓锋不敢置信地看着下面那一名白衣女子。女子带着一张面纱,看不清面貌。但从行为举止上看,应当是个极为温婉的人。

  “为什么?!”他转头问牡丹,“为什么要抓她?”

  “因为她是我的死对头啊!”牡丹一脸理所应当地望着他的眼睛。她在拖沓锋的身边绕了一圈,诱惑地说道,“况且,我们只是吓唬吓唬她,又不会对她造成实际上的伤害?”

  “或者,您是说,您一个王子,连一个弱女子都抓不到?”她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为什么?

  哼!她可不会忘了她!她的好妹妹!

  那日胭脂巷一别之后,她派人跟了上去,发现那赢了她的白衣女子,竟然是她的好妹妹,南宫镜汐!

  尽管今日仍旧带了面纱,但她身后的黑衣女子,那个拿着剑的冷酷女子,她可还是记得的。

  她怎么会忘了她?

  哼!这笔账慢慢地算!

  “怎么?不敢了?”南宫镜暮轻蔑地瞥了一眼面前不说话的拖沓锋,嘲讽道,“呵!王子,既然做不到,请您还是回去吧!”

  “这王妃的座位啊,牡丹恐怕是无福享受喽!”

  心中却是狠狠谇了他一声。

  “呵!你们这群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儿!”她狠狠地骂着,“天天跑上来要求见我一面的时候,嘴里嚷嚷着什么都答应。”

  “可实际上呢?”她冷哼了一声。“实际上,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哼!”

  “滚吧,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了!”

  南宫镜汐,以后咱们还有的是时间好好的玩儿!

  ——街道上——

  “让一让!”墨竹在前面为南宫双月开路,以免前面的行人撞到她。要知道这位八小姐的身子可是有些弱的。

  “咳咳……”南宫双月忽然停下了脚步,捂住胸口,脸色苍白,忍不住地咳嗽着。只觉得四肢发软无力,眼见着快要倒了下去。

  “八小姐!!”墨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她转过身去,这才发现,南宫双月滞留在原地,与她隔开了一段距离。这一段距离,此刻已经被人填充挤满。

  “哎哟!你这人是谁啊!”眼见着快要倒在自己的身上,那身着华衣的女子一脸不高兴,皱着眉头,使劲儿将靠在自己身上的南宫双月推了一把。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这人真是晦气!”

  “让开!别碰她!”墨竹拨出了剑,厉声逼迫挡在自己面前的行人让路。

  这边,南宫双月身子柔弱,本已经是意识不清醒,这会子被人狠狠一推,感觉自己如今就像那地上的陀螺,天旋地转,不知道最终会停留在哪里。

  “八小姐!!”

  她快要直接撞向一旁的小摊了!

  摊主不知所措地连连后退,一脸惊恐。

  这要是在他这儿出了人命,该如何是好?

  大多数百姓还没有发现异常,待到发现过来的时候,也是乱成了一锅粥。

  正在此时,突然从天而降一名玄衣男子,拉住南宫双月的手臂,将她从另一边拉扯了过来。南宫双月打了一个转儿,直接晕倒在了拖沓锋的怀中。

  “姑娘!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