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零四章 贼人特征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351 2019-10-08 19:00:00

  ——夜——

  镜汐支开了焚香,环顾一圈,发现四下无人之后,拿出甘子翎送的短笛,吹了起来。

  她毫无节奏地吹着,实在称不上是好听。

  甘子翎没一会儿便赶来了。

  “何事?”他来得匆匆,出现的时候还喘着气,见到她无事之后便问道。

  “我觉得南宫秋雪有问题,你白云寺的黑衣人,你可以看看能否从她那里得到有用的信息。”

  “你找我是因为这个?”

  “我已经察出来了,是青龙堂的人。”

  “为什么?”镜汐有些诧异,并不清楚这些人的动机,青龙堂只是稍稍了解过。如此一来,倒也解释了为什么当晚一下子会出现多个灵修。

  青龙堂,和南幽阁一样,都是拿钱办事的江湖组织。自然,硬件上是要强一些的。

  “他们很可能是被人雇佣,只是雇主,恐怕很难刺探出来。”甘子翎分析道。

  “嗯。”镜汐点点头。

  “今日于葉叶问你什么了?”甘子翎突然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镜汐。镜汐不知为何,觉得脸有些烫,推后几步拉开两人距离后,道:“他问那天我们看到的贼人有什么特征啊!”

  “那你怎么说?”他略带了些调侃地问道,似乎很是期待她的答案。两人其实心知肚明,那日,所谓的贼人其实并没有得逞。而是甘子翎来得及时,将她给救下来了。

  “我说啊,那贼人生的是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再看他那五官,真是目露凶光,满脸横肉。浑身上下流里流气……”镜汐越说越嗨,一边走着一边兴奋地抹黑某人。

  “哎哎哎!你干什么?!”突然之间,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瞬间,她便被某人抱住离开了地面。

  耳边是越来越大的风声,周围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风呼呼地刮着她的耳朵,鼻子,嘴巴,感觉在风中说一句话也是艰难。再去看罪魁祸首,倒是一派云淡风轻。

  她吓得环住了甘子翎的腰。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镜汐不得不佩服他这速度,难怪那日打斗不许她睁眼,恐怕是怕速度太快刺激到她了。

  慢慢地,感觉甘某某终于停止了下来,耳畔的风声也渐渐小了下来。镜汐才慢慢地睁开双眼。

  到了??

  “睁眼看看?”甘子翎好心地问道。

  镜汐睁开眼睛一看,这四周景象已变,两人已经从南宫府中出来,到了这不知名的芦苇荡。

  这是一片湖泊,不远处还有一个村庄,隐藏在黑暗之中。湖上有一大部分的面具被芦苇占据,晚风拂过的时候,芦苇也跟着轻轻摇起了自己的脑袋。那微微摇摆的旋律,很是让人愉悦轻松。

  这是哪儿?

  ……

  这个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向下看去的时候,下面是水啊水啊!!

  被水支配的恐惧让她不由又抱紧了甘子翎的劲腰一分。

  第一次遇见甘子翎的时候,她可就是这样被他给扔进水的!!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声音都带了自己不自知的颤抖。

  “唔……”

  “让你好好看看我这个贼人是不是真的……”

  “膀大腰圆”

  “虎背熊腰”

  “面露凶光”

  “满脸横肉”

  “流里流气……”

  “呀?”他倒是记得一个不错,复述得也是一个不差。只是每念一个成语的时候,总会觉得环自己腰间的手臂又抖了一分。

  “不是不是!!!”

  “甘阁主你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衣冠楚楚,文质彬彬,温文尔雅……”

  “怎能自甘堕落到与那匪人比较?”

  “啊啊啊!你别丢下我啊!”

  甘子翎看着她,无声地笑笑,心情有些许愉悦。

  ——晏府——

  “额……”

  甘子翎回来的时候,便看见晏无双正在门外站着,面朝着他来时的反方向,目送一女子。

  晏无双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甘子翎,有又看看刚走不远的米卓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她怎么来了?有事?”

  自从他找她坦白说清楚了之后,米卓卓再也没有送过夜宵。甘子翎自然是认为她放弃了。说实话,米卓卓的身手不错,又是个聪明人。甘子翎很愿意同她交这个朋友。

  但是,自从她向苗蛊长老请求赐婚,一切自当与往日不同。

  晏无双尴尬地笑笑,摸了摸后脑勺,忽的一手揽住甘子翎的肩,笑道:“没事没事!总之我是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啊!”

  “咱俩是兄弟,不用谢不用谢!”

  甘子翎:……

  “你同她说了什么?”他问道。

  晏无双一说到这事那叫一个得意,“总之是让她知难而退!”

  甘子翎:……

  紧接着,晏无双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脸上的笑容突然敛去,严肃道:“子翎,屋内有贵客。”

  甘子翎一听,快步向屋内走去。

  推开门一看,烛光下,的确有一个身上系着白色披风,带着兜帽的男人。微微低着头,侧脸便隐藏在灯光之下的黑暗之中。知晓等的人已经到了,忽然抬起头。

  兜帽突然落下,苍白的脸在烛光之下若隐若现,但依稀可以辨认。

  此人,正是天朝的景王爷。

  ——驿站——

  “哥!你在看什么呢?”拖沓妍突然冒出来,本打算给哥哥一个惊吓,没有想到哥哥却是两眼无光,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没……没什么。”拖沓锋尴尬地转过头去,眼神略有闪躲。

  女人的直觉告诉拖沓妍,哥哥心里肯定装着事儿。因为,自家哥哥这几日都不正常。几乎是不着屋的,每天出去玩也不带上她。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会像刚才那样,魂不守舍。

  “哦……”她的声音突然拉长,别有深意地说道,“我知道了!”

  语出惊人,“哥哥,你怕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吧!”

  “太好喽!我要去告诉父王,我马上就会有一个小嫂子喽!”

  拖沓妍开心地跑出去,只留下拖沓锋一个人,神色紧张。

  怎么会……怎么会喜欢上她?

  他不经意间晃动了一下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却不想,碰倒了桌上的茶杯。

  “啪嚓……”

  拖沓锋感觉到可能他的心就像这茶杯一样,已经被敲出了一个洞了。

  第二天早晨,镜汐用过早膳之后,便带着南宫双月一起出府上街游玩。两人皆是一席白衣,一个看上去,是出尘的月宫仙子,一个,这是温婉的病中西施。

  镜汐握了握双月的手,“此番出去,你可要小心一些,切勿与墨竹走散了。”拗不过双月想要同她一齐出去,可是今日,镜汐本是打算带着墨竹墨雪两人去看铺子的。

  如今这般,只好待会儿让墨竹与阿瞳跟着,好生照顾双月。

  毕竟墨竹会些武功,还可以保护她。

  “来!带上这个!”镜汐交给她一张面纱,“将脸蒙上,小心会被歹人盯上。”双月长得标致娇小,还是遮着脸,尽量少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双月乖乖听话的带上了面纱。

  然而,她并没有想到,今日,正是这面纱和墨竹,会给她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