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一百零一章 其人之道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58 2019-10-05 19:00:00

  甘子翎突然放下书,书拍打在桌面上发出了不小的声音,导致聊得正欢的镜汐晏无双两人突然停止了交谈,只是没有回过头来而已。

  甘子翎见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站了起来,正准备说点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时候……

  镜汐:晏兄晏兄,什么?你刚刚说的什么?你是那个江湖上传说中的第一美女的头衔竟然是这样得到?

  晏无双:对啊对啊!你是不知道这里的水啊……

  好像刚才的沉默只是一种适当的停顿,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动静一样。

  甘子翎一言不发,直到直接来到两个人的面前。面朝镜汐,“如今南宫府的人还在寻你,你先在我这里待几天。”

  “哦。”

  “你的客房之中还有两个死人,到时候他们必定会从这里入手,该怎么说你应该知道。”

  “哦。”

  “昨夜的那一批人针对的应该不是你,你们南宫府的小姐们,除了你,可全部都被抓了。”

  镜汐:“哦!”

  镜汐明显是随便应付的,可是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时候,猛然抬头,“你说什么?!”

  那也就是说……双月也被……

  甘子翎看着她,缓慢地重复一遍,“除了你,同行的南宫府小姐都已经被抓了。”

  “你可有什么办法找到那些人,把双月救出来?”

  镜汐一个激动,起身直接抓住了甘子翎的袖子。甘子翎低头扫了一眼镜汐的手,道:“我的人已经找到他们的下落,最迟不过今晚,她们应该就能安全回到南宫府。”

  “那我呢?”镜汐听到自己心中石头落地的声音,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询问道。昨夜也幸亏甘子翎带走了她,否则,光是地上躺着的两个黑衣人就已经说不清楚。更何况,一干人等只有她没有被掳去,着实是可疑。

  甘子翎目光灼灼地看她,目光瞥到镜汐背后表面上喝闲茶实际上一直偷听的某人,“你想知道是什么人想要抓你?”

  镜汐摇摇头,但甘子翎似乎是点到即止,并没有过度深入,给她想象的空间。又像是……在故意吊着她的胃口一般。

  她跺跺脚,只好跟着甘某人一齐跑出了房间。

  “他们是很厉害的灵修,可见幕后之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嗯。”

  “还有,你觉得他们究竟是为什么要抓我们?”

  “嗯。”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镜汐跟着甘子翎一路小跑着,便看路边说话,这样细细梳理过来,整件事情都让她感觉到古怪又心急。然而甘子翎的态度始终是“嗯啊”什么的,让她莫名的来气。

  她突然停了下来,甘子翎察觉到了什么也不走了,等她兴师问罪。

  “你为什么这么敷衍?”她瞪着他,问道。

  甘子翎转身看她,微风轻轻地吹拂着,身上还是一件白色的裙子,衬得皮肤赛雪,两颊泛着红润。

  他低下头,缓缓凑近她。

  “你不也是一样么?”灼灼目光,像是要把她困在他眼睛中的那个漩涡。

  镜汐呆了三秒都没有反应过来,待到甘子翎稍稍退开了些,提示道:“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哦!

  原来是指方才她“哦哦哦”地应付他的事情。

  她想起来的时候,甘子翎已经离开了。镜汐捂着发烫的脸颊,跺着脚道:“混蛋!”

  ……

  镜汐在晏府待了没有几天,三天过后,她就带着墨竹与墨雪回南宫府了。

  当日她离开南宫府时,只带了焚香,将墨竹墨雪留下来着手准备生意店铺。谁知道前面墨竹刚走,后面来抓她的人就来了。不过也不过一天,两个人就已经找到她了。

  镜汐回府的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要找到南宫双月,来确保她的安全。

  所幸此次,除了南宫秋雪受了一些皮外伤外,其他几人都还好。

  南宫双月受了些惊吓,刚回来一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见到镜汐之后,扑到镜汐的怀中开始啜泣,像是要把这么多天的委屈以及害怕全部都发泄出来。

  镜汐用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心疼得不得了。双月定是从小没有见过太多的黑暗,这一次被绑走,定然对心理有些许冲击。

  紧接着镜汐开始询问她一些细节。“双月,你可还记得清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甘子翎已经将人救了出来,然而在抓捕那些灵修的时候,那些人直接选择了死亡。没有一个活口留下,无法问出幕后黑手。所以,她在想,要不要从南宫府这边出发。

  “我不记得……姐姐……我真的不记得……”双月哭得泪眼汪汪,梨花带雨,双手抓着镜汐的袖子,像是在水中抓住了一块浮木。“我当日早早地便睡下了,谁知道………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掳走了……呜呜呜………”

  镜汐于是不再逼问,只是安静地拍打着她的背。

  看来双月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应该想办法从另外两个人入手。

  ——胭脂巷——

  “哥哥,哥哥!”

  “你快点儿啊!”

  女扮男装的拖沓妍一边拉着自家哥哥的衣服,一边拨开前方的重重人群,不断穿梭着。

  “你……”拖沓锋则是两只手向上,似乎是想要挡住自己的脸。耳垂已经变红,小声训斥道,“妍儿,你把我拉出来就是为了来这儿??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大早,拖沓妍便把他拉出来,硬是要到这胭脂巷之中。可是来了时候,他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个正经地方!

  “我……可能知道吧。”

  她早就听说这里好玩儿,如今进来了虽然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但是出于好奇,拖沓妍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兄长拖了进来。

  她还没有见识过中原的这么个地方呢!

  反正有哥哥嘛!

  拖沓锋一听这话,“你……”简直是不知道从何训起。眼下那些女人的目光就像毒舌一样紧紧缠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下意识地就抓住了妹妹的手臂往门外拉。

  “哎……哥哥……哥哥哥哥!”

  “你看那是什么?”

  拖沓锋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时间竟然呆愣在了原地。

  牡丹正从二楼的厢房内缓缓走出,她手持一柄团扇,即使只是一张蒙着面纱的侧脸,就足够让人心动。

  实际上拖沓妍只是随手一指,见哥哥已经完全转移了注意力,迅速地挣脱开哥哥的手,躲进了人群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