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九十九章 救命恩人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70 2019-10-03 19:00:00

  “闭眼。”

  甘子翎突然开口说道。呆在他怀中的镜汐尚且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何,却已经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腰间那只微微抱住她的手臂似乎有些许灼热,热到她微微闭上的眼睛上的睫毛有些颤抖。

  一股淡淡的竹叶气息钻入了她的鼻腔,竟让她有些许安心。

  并不平稳的气息已经平息,然而那颗心脏的动静却越来越不可忽略。

  一片黑暗之中,他似乎就是她全部的支撑点。他能感受到的,是他带着她时而腾空,时而转身,时而落地的动作。虽然看不到刀光剑影,但却能听到“铮铮”的击打声。风极其生猛,发丝随着风胡乱地飞舞,时而拍打在额头上,时而飞至脑后,时而来到嘴边。她就像是一片落叶,任由这风胡乱摆弄着。

  风声渐大,呼呼地响着。除去刀剑声风声,闪躲攻击的动作声,镜汐能听到的,便只有自己的心跳。

  不安分地在胸腔不规律地跳动着。

  “哗……”

  一个落地。

  甘子翎喘着气,透露着刚刚战斗之后的疲倦,声音低沉道,“好了,可以睁开了。”言罢,便松开了揽住镜汐的一只手。

  镜汐睁开了双眼,得到自由后,稍稍往后退开了一两步,抬头看他。

  屋内光线并不好,镜汐更没有十五她们那样的夜视能力,只能瞧个大概的人的轮廓。

  黑衣人倒在他的身后,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黑影。

  镜汐这才想起来自己手上的“水囚索”,抬起自己手腕,发现已经是空无一物。一手轻轻地摸上去,水囚索又再次以水蓝色的形态出现。

  绳索不知何时已经缩小到两个环状,其中一个就套在了她的手上,宛如一个水蓝色的手铐。

  镜汐抬头看向甘子翎,知道他已经解决了窗外的那个水属性灵修。只是这水囚索该怎么解?

  尚来不及问出口,便听到一阵脚步声,甘子翎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人,眼疾手快,迅速地揽住镜汐。

  “先随我走。”

  ——晏府——

  甘子翎放下镜汐时,镜汐这才发现男人的不对劲儿。

  “你受伤了?”她盯着他的手臂道。“你屋里可有药?”

  “我去给你拿。”

  “不用。”

  甘子翎淡淡道。“我……”刚准备道“我自己来”的时候,镜汐已经准备从自己身上的亵衣的袖口处撕下了一块布条。

  甘子翎:……

  他将要说出来的话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在她的带领下,两个人坐到了桌子边。烛光下,她找出了剪刀,剪开了袖口,笨拙地将布条缠在他的伤口上。

  甚至都忘记了撒药。

  甘子翎看着她,目光灼灼。

  镜汐脸上有些热,只当是这烛火太过于温暖。她忍不住地别扭开口道:“你看什么看?!”

  “我只是不喜欢欠着别人罢了。”

  这句话说得很轻,但甘子翎觉得份量很重。今晚认真的她和从前的他见过她的任何一个模样都不一样。

  歪歪头,面具下的他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第二日——

  晏无双一大清早一出门便看到了小七,小七迅速将他拉出屋,奔向甘子翎的房间。

  晏无双到房间后,看到甘子翎竟然就这么直接睡在了桌子上,是一脸心疼。

  然后……

  毫不犹豫地拍醒他。

  “姓甘的!你是不要命了是不是?!咱们俩房隔了多少道门啊?!你差个人叫我一下会死啊!”

  甘子翎此刻已经摘下了面具,一手揉了揉太阳穴,一边听这晏无双的教导,无奈地笑笑。

  这晏无双……真是……找着个机会就要扰他清梦还义正言辞,冠冕堂皇……

  “这不是已经包扎过了么?”甘子翎抬眸,看到原处缓缓向此处走开的身影,迅速拿起了桌子上的面具,扣在了自己的脸上。

  晏无双安静了五秒钟,看着那个他手臂上的笨拙蝴蝶结。下一瞬,迅速咆哮:

  “你还好意思给我看?!你给我看看这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你怎么出去打一架包扎技术都越来越差了?!”

  “呃呃……”镜汐恰好走到门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一句话。因着门没有关,她端着一碗面就站在门外,故意咳嗽了两声。“我进来了。”

  三个人纷纷转过头去看向了她,小七向甘子翎行过礼后便退了下去。晏无双看到镜汐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刚刚那咆哮的样子有些损他的形象。

  “嘿嘿……”晏无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许尴尬地无话找话,“那个……今天……天气还真是不错啊!”

  “哎!对了,镜汐姑娘,你今天来这儿所为何事啊?”实际上他已经盯上了镜汐手中端着的两碗面条,两眼放光。要知道,晏无双可是一直念着镜汐训练的那天晚上给他做的夜宵。也不知道究竟是当时太饿了还是镜汐的手艺真的不错,自那以后他就一直对那味道念念不忘。如今见到了活生生的此物,更是难捺心中的激动。

  “我知道,镜汐姑娘一定因为上次的事情过意不去,又知道我一直想要再次品尝姑娘做的面条,所以才……”晏无双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邪恶的双手,要去触碰那托盘上的白瓷碗。

  甘子翎不自觉地微微弯气嘴角,有种看好戏的意思。

  “哎!”镜汐微微侧身,晏无双的手便碰了一个空。这明晃晃的拒绝,晏无双也是要面子的,便砸吧砸吧嘴,没再上前。

  镜汐端着面条缓缓走近甘子翎旁边的那一张桌子。

  “这第一,这碗鸡丝面,是做给昨天我的救命恩人,甘子翎,甘大阁主用的。”

  她来到桌子前,用了些力道将托盘放在桌子上。

  “砰……”

  “这第二呢,这甘阁主手臂上的伤口,正是小女子我包扎的!”

  镜汐转身好整以暇地看向晏无双,不失礼貌地微笑,但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危险。

  甘子翎强忍笑意。

  晏无双呆若木鸡,看着桌子上的那一碗热气腾腾的鸡丝面,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镜汐的话。

  这甘阁主手臂上的伤口,正是小女子我包扎的!8

  我包扎的!!

  我……

  晏无双吞了吞口水,感觉自己要与这香喷喷的鸡丝面,无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