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九十六章 毁人清白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35 2019-09-30 19:00:00

  很快便到了“献艺”的环节了。

  说是献艺,无非是各自捧出自家的宝贝女儿宝贝儿子来亮一个相,来吸引吸引注意。最好是有个什么王孙贵族注意到了,又促成了一桩婚事。

  镜汐不停地往自己嘴里塞花生。

  她可不想就这样被推出去了。

  端起一杯酒就往嘴里面送。

  ……

  南宫麟越来越坐不住了,他也不知道为何今日七皇子没能到场,随后眼光不经意间扫向对面。

  一边是白衣飘飘时而咳嗽弱不禁风的景王爷,一边是冷静沉稳身强体壮不断饮酒的二皇子。

  他忽地使了一个颜色给赵华翩。

  赵华翩心下领会,她心中纠结,最后在南宫麟的眼皮子底下还是扭过了头。

  却发现,镜汐已经醉倒了。

  醉倒了……

  倒了……

  了……

  她心下暗喜,佯装大事不妙地小声嘀咕道:“这下可怎么好?这六丫头怎么就醉倒了?这还等着她去……”

  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南宫青禾突然抢先着开口道:“不如我去替六姐姐吧!”话才出口,她就后悔了。

  赵华翩盯着她有些亮得过分的眸子,眼神逐渐变得危险,声音之中不知不觉展现出了她贵为女主人的威压。

  “你?”

  南宫青禾只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喘不过气来。

  她连忙改口,低下头来温顺道:“青禾逾越了,只是各家贵女使出浑身解数,爹爹更是百官之首的丞相,若我们南宫府没有人出来,恐怕会落人笑柄。”

  “青禾知自己身份卑微,这等场面不应轮到自己,是青禾逾越。如今六姐姐已醉酒不醒,青禾还是将姐姐带下去歇息吧。”

  言罢,便要起身。

  谁知赵华翩突然笑了,“你一贯是个聪明人。也罢,你留下,将你六姐姐交给宋嬷嬷即可。”

  南宫青禾心下一喜,这便是,允她了?

  只是,这宋嬷嬷,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好像是赵华翩的心腹。

  ……

  “快!快!”

  这边,宋嬷嬷将人丢进宫殿的时候,便将门给锁上了。

  本应该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的镜汐突然皱起了眉头,迅速地翻身起来,找到了殿中的香炉。

  她轻轻吸了吸,里面放的是一种安神的香料,终于放下心来,转身回到床上。

  恐怕是赵华翩害怕她中途突然苏醒,于是在殿中放了安神香。

  这赵华翩果然不怀好意,将她锁在这屋里面,到底是想做什么?

  且她在宫中,要么是宫中有人帮她,要么她收买了宫人,要么是她本来便在宫中有自己的人。

  但是,来时宋嬷嬷身后跟着的两个小宫女,她闻着身上的香料可是波兰进贡的,有很大可能是贵人身边伺候的。然而,赵华翩若要收买这等宫女,花的银两必定不会少,若是换作她,倒不如收买几个普通些的,况且,还引人注目。

  最大的可能是,她有宫中贵人相助,而此人还将自己身边可信的心腹拨给了她。

  赵华翩果然不简单。

  “吱呀——”门突然被打开,镜汐连忙躺下去,面对着墙壁闭上了眼睛。

  来人步履轻快,走得十分轻松,镜汐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人逐渐靠近,从墙上的影子中隐约可以看见,来者是一个小太监,他搀扶着的,应该是一个男人。

  他将手边的人丢在床上,那人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就连被丢下来的时候,也没多大声响。

  镜汐大约已经猜测到了赵华翩的用意,这是想坏她名声,阻止她嫁入皇家!

  要知道,清白对一个古代女子十分重要,一旦被毁,相当于是毁了一个女人的后半辈子。不仅无法嫁出去,甚至还会被祖中人唾弃,认为是不贞之人。

  这赵华翩,可真是狠毒。

  镜汐张开了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翻了个身,竟然发现,眼睛不可思议地睁大,竟然是……

  景王!!

  近距离观察这个景王爷,连镜汐都忍不住多看一会儿。

  原本以为定是个奇丑无比的人物,怎么会是他?

  唇红齿白,生的真真是好看。

  景王的美,并非阴柔之美,也并非妖孽一般的惊艳,只是五官说不出来的令人赏心悦目。倒是个俊朗的男子,若不是一副病弱之态,那整个人应该看上去会更加刚毅一些。

  镜汐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她伸出手轻轻推了推男人。

  男人张开了惺忪的眼睛。一双星眸里闪烁着无辜的光芒,貌似还蒙着一层雾气,还不清楚状况。

  “你应当是被人下了药,那人把我们两个人放在同一张床上,想要做什么你应该清楚。”

  “话不多说,你且小心进来的人,我先走了。”

  言罢,便坐了起来,准备起身从窗户翻出去。

  谁知,男人在看清楚她的脸之后,突然道:“姑娘留步!”

  “放在在宴席上偷看的,可是姑娘?”

  “姑娘可是南宫府的六小姐?”

  镜汐本不欲与他过多纠缠,想要尽快脱身。然而在听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起身已经下了床的镜汐忍不住停住了伸出去的脚。她警惕地回头,“你是如何得知?”

  她只是一个庶女,她回府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况且她在宴席上低调至此,她是如何关注到的?

  景王没有回答,只是苍白地笑了笑,“姑娘,你好,我是于阮夜。”

  镜汐也懒得在去等待他的答案了,她迅速到了窗子边,打开窗户,看了看,便迅速地翻了出去。

  景王敛去了脸上的笑,听到门外传来的动静,看了眼大门,又笑了。

  她们,还真敢……

  ……

  今日是第一次所有人一起用膳,只是,气氛好像有些不太对。

  南宫麟与赵华翩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尤其是赵华翩,感觉拿筷子的手都在“咯咯”地磨着响,就像是在泄愤一般。

  镜汐丝毫不察,一个劲儿地给南宫双月夹菜。

  “你身子弱,要多吃些有营养的!”

  南宫麟瞥了一眼南宫镜汐,似乎欲言又止。

  南宫风影也只是笑笑,笑得有些无奈,也不知是何用意。

  老夫人看着这一大家子,也没有说什么。

  前去请南宫秋雪的丫鬟回来了,“三小姐说她没有胃口,便不来用膳了。”

  “啪!”南宫麟的筷子一下子拍在了桌子上,“这个秋雪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中午不用便罢了,晚上好不容易一家人聚在一起,岂由她胡闹?!”南宫麟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出来。

  丫鬟之前便已经交代过,从中午开始,南宫秋雪便没有再吃什么东西。要知道之前除开一日三餐,她可要添些不少的点心。

  今日,可真是奇怪。

  赵华翩放下了筷子,“华翩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