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九十五章 宫中宴席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67 2019-09-29 19:00:00

  ——皇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内,舞女翩翩起舞,舞起粉色的长袖,腰肢婀娜,作九天舞女之姿,如梦如幻。丝竹之声不决于耳,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男女分席而坐,分别在走廊的左右侧。上座的自然是乾元帝以及皇太后。

  镜汐静静喝着茶,目光偷偷地扫向上座的乾元帝。

  一月不见,倒是发现皇帝气色差了不少。皇帝坐在正中间,皇后与皇太后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乍一看,乾元帝眼底青黑,眼眸黯淡无光,就连笑也只是勉强地拉动嘴角,与上次她来宫中见到的中年帝王精神抖擞的模样大不一样。就连旁边的皇太后,看上去气色都比皇帝要红润些。

  再去看皇后,倒是十分关心皇帝的身体,是不是探过手去按住皇帝扶着酒樽的手,貌似在劝酒。

  皇后林氏,贤良淑德,镜汐多有耳闻。当年乾元帝初掌握大权,谈及立后之事时,迟迟不定。王府中美女众多,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林侧妃登上后位。更难得的是,尽管每年都会有新人入宫,但林皇后一直盛宠不断,可见她在皇帝心中的位置非同一般。

  不知何时,舞女退场。王公贵族开始献礼。

  二皇子,于葉叶,如今已经在协助圣上处理内务了,可谓是有实权的了,只是差了一个储君的称号而已。

  今日一身玄衣,金丝线盘旋其上构成一个又一个复杂的图腾。他一步一步走来,步伐不快不慢,看上去倒是有一些稳重,已隐隐约约有几分贵为储君的成熟。

  “儿臣知皇祖母近日钻研禅道,特地前往白云寺誊写了一份净空大师留下的佛经,望祖母喜欢。”

  此话一出,知道的人都吸了一口气。

  净空乃佛家大师,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焚寂追随佛祖而去。他留给世人的便是刻在白云寺室内石碑上的经文。那经文甚是珍贵,更是吸引了众多人前来欣赏,白云寺香火不断的原因恐怕也与净空大师的这篇经文有关。

  但那经文是在繁多,足足占据了一面墙大的石碑,密密麻麻,即使是去看,看久了眼睛也会麻木而无法坚持。

  皇太后果真感动,连连说了三个“好”,“好孩子,你有心了。”连一旁的乾元帝看着正中央的二皇子,疲倦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种宽慰与慈祥的笑容。

  还真是其乐融融。

  “景王爷到!!”

  太监拉着嗓子喊着,生怕旁人没有听见。

  景王?

  镜汐顿时竖起了耳朵。

  螟蛉之子景王爷?

  殿堂之上皇太后、皇帝、皇后的笑容都僵了一下。

  说来也怪,景王虽然是螟蛉之子,更谈不上是皇帝的长子,但他却是第一个封王的。

  而如今的二皇子到现在也没有传出什么封王的消息,尽管是想要将储君之位传给他,那么,七皇子呢?

  七皇子到现在都没有个要封王的动静,而凭空杀出来的景王爷却已经拥有了府邸甚至还不需要出京。

  待思绪收回,视线之中已经多了一抹白色身影。

  月白色宫装披在他的身上,混合着白皙的肤色,已然分不清何处是分界线。他从光中走来,袖口处的金色纹理时而黯淡时而闪烁,正如翻滚的金色麦浪。最吸引人的是他的五官,墨瞳之中,是星辰大海,一眼看去,便会沉溺。鼻梁高挺,刀削一般的薄唇微微抿着,轮廓分明,脸部线条流畅优美,高贵如不食烟火的谪仙。眉目如画,光风霁月,可谓是芝兰玉树。

  然而男子时而微蹙的眉头,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镜汐见过的美男子不少,皇家众人相貌本就上乘,二皇子七皇子更是人中龙凤。然而,若将他们放在一起,两位皇子却是比不上这个眼前的景王爷之中。

  女眷这边已经有贵女在窃窃私语,无非是感叹这景王爷的好皮囊,如今尚未婚配什么的。

  镜汐别过头去,又忍不住地再次抬头偷偷看了一眼。拖南宫麟的福,赵华翩与一行夫人在第一排,她便被安排在了第二排,既能看个七七八八,也不会太引人注意。

  “臣……”“呃呃……咳咳…”

  景王话还没有说上一句,便忍不住地咳嗽了起来,蹙眉,以袖掩面,想要迅速结束这一切。

  镜汐大悟,原先他蹙眉,便是因为这个了吧。

  “臣,进献玉如意两柄,东湖夜明珠一个。”

  众人暗暗咋舌,这算是最中规中矩的东西了。玉如意,夜明珠,皇宫里这些数不胜数。

  和二皇子的比起来,未免有些寒酸了。

  皇太后已经敛去了笑容,点了点头,客气而又生分地道:“景王有心了,哀家心领了。”

  倒是皇帝,“夜儿,快些入座吧。”

  皇后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依旧笑着点点头。

  景王果真是个美人儿,从说话之中便可以看出来,声音绵软无力,气息断断续续,一听便知是个不足之人。回过头再看他行走时的姿态,不似二皇子于葉叶一般沉稳,背影清瘦,宛如踩在一朵棉花之中。眉宇之间,隐隐有些郁结之气。

  可惜了,竟然是个病美人儿。

  正这般打量着,那边景王已经落座,却对上她的目光,若有若无地笑了笑。

  镜汐:???

  接下来便是几位其他皇子进献的寿礼,圣上有几位皇子在封地没有赶回来,便派人送上了当地特产,皇太后笑得合不拢嘴。

  当然,七皇子是最特别的一个。

  当太监喊到七皇子的时候,镜汐心中一紧,连忙低下头去。然而,今日七皇子却没有来,据说身体抱恙,于是只派了府中人送来一副自己三月前便已经准备好的丹青。

  宫人展开画卷,殿堂之中,响起一片惊叹声。画的是“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送给皇太后的画足足有两米长,一米高。画中最显眼的是那一座黄鹤楼,巍峨高大,足足占据了大半个画面,再接着便是离去的仙鹤,盘旋在白云之间。

  皇太后激动得从座位上走了下来,来到画前,十分惊喜。

  一是因为这黄鹤楼,从前只在诗人的诗中读到多,感受到,却没有如此直观地看到。如今她人在北方,黄鹤楼却在南方,加上她年岁已高,亲临一番已是困难。而七皇子这不一样,他向来喜欢游历,又擅长作画。

  二则是,七皇子的丹青,即使是圣上的老师,严苛的吴太傅,都是赞不绝口的。

  实在是难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