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九十二章 再度见面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39 2019-09-26 19:00:00

  镜汐这才注意到了屏风后有人。

  浮云镶金边墨色长靴踏出来,顿时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

  晏无双摸了摸鼻子,没再继续说下去,一把折扇挡住自己的嘴巴,挡住了那张忍不住小声吐槽的嘴巴。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为何偏偏这个时候要出现?

  镜汐睁大了一双美目,顾盼生辉,眸光流转,朱唇微启,似乎有些讶然他的出现。

  他今日穿着一身玄色的便装,大多时候也是如此。玄色衬得他身上的气息冷峻,配上脸上那张黑白相间的鬼魅面具,更是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淡淡疏离感。但他身材高大,一身玄色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的线条,流畅,强劲。劲腰被靛青色腰带束起,腰间白玉与头上的黑色发带齐齐随风飘动。眸中一团化不开的墨色之中泛着点点的光。

  他缓缓从屏风后走出,即使不言一语,动作如行云流水,身姿挺拔如白杨,吸引着他人的注目。

  他好像看到了她,又好像没有看到她。不!他一定知道了她!

  与他匆匆对视一眼,镜汐便迅速低下头佯装浏览药方的模样。

  速度快得,让甘子翎刚想点下去打声招呼的头就这么僵在了脖子上。

  晏无双看着,连扇子都已经遮挡不了他的窃笑,仅仅露出来的一双眼睛已经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

  两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上次,还是在她的“训练”阶段。

  镜汐努力将纸上的一个个字挤进自己的脑海之中。而甘子翎只是将视线调转到晏无双的身上,发现晏无双在偷笑的时候,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来到窗户旁,背对着两人,看那外面的车水马龙。

  晏无双心里凉凉,忙放下扇子干笑着,“我已经写信送回去,不日应当能送来药材。只是这上面有些灵药,晏某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镜汐当然知道,晏无双不仅写了方子,还很是细心地用笔在一些珍惜药材上打了个圈。

  “多谢晏公子了。”

  言罢,镜汐冲晏无双点了点头,拿着帷帽,准备离开。晏无双见她要离开,看了一眼窗户边故作淡定的某人,连忙站起来想要挽留她道:“哎!镜汐姑娘!你剩下的那些灵药可不好弄啊!”

  镜汐离开的脚步一顿,这是当然,看上面那混沌兽的灵丹便知道。

  混沌兽一般藏在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地方,且并不好对付。

  但很明显,她并不打算再拿这事麻烦他。毕竟,还没有到这么熟的地步。

  “我……”

  刚准备说“我自有办法”,却发现晏无双突然起身,转眼间竟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挡住了自己的去路。镜汐微惊,晏无双向她使眼色,一个劲儿地眨眼睛,吸引了镜汐的注意力后又将眼睛瞅瞅甘子翎。

  镜汐会意。

  晏无双的意思是说让她求助甘子翎。

  镜汐悄悄瞥了眼甘子翎,他仿佛隔绝世外,如一棵挺拔的松树,直直地站在窗前,负手其后,冷峻气息浑然天成。

  如一块上好的黑玉。

  镜汐眨了眨眼睛。

  是的了,甘子翎乃南幽阁阁主,看钱办事,只要有足够多的事情,什么情报拿不到。

  只是不知道安排那些好身手的杀手去找药,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尚且不等她考虑清楚,晏无双便索性伸出手掌,准备推她一把。镜汐发现有些晚,但到底行动反应还是很快的,轻轻松松地便往后闪了去。

  “子翎,镜汐姑娘找你有事。”

  镜汐这才转过头,发现甘子翎已经看了过来,微微抬眸,目光在自己身上停顿片刻,眼底毫无波澜,似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阳光透了进来,他侧过身的时候,半张面具隐藏在光线之内,半张面具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鬼魅面具……

  在此刻却显得不那么恐怖,反而有些不协调的滑稽。

  她再扭头去看晏无双,此人如今不动弹了,倚靠在门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肆意地笑。

  可恶,封住了她的出路。

  也不知道这晏无双到底是有心做甚?是为了简单的捉弄还是其他的目的?这到底是捉弄她还是甘子翎?

  再次将头扭回来的时候,甘子翎已经没有看她了,而是继续也将头扭了回去,继续看风景。

  镜汐手不自觉地捏了捏身上这件白色的裙子,朱唇微启,“甘阁主,我有一笔买卖想同你谈谈。”

  “说来听听。”甘子翎转过身来正视她,墨色的瞳孔中倒映的是她略有些紧张的模样。

  “我希望南幽阁能帮我找几种灵药和珍稀药材。”

  “南幽阁的人,可不是什么任务都接。”

  镜汐的手忽然就放下去了,整个人忽然便没那么紧张了。意料之中的答案,但真正听到之后,难免还是会有些失落感。

  “那我先退下了。”

  那么她只能想办法请姑姑出面了。

  这副耷拉着脑袋瞬间没了生气的模样,甘子翎自然是尽收眼底的。藏在面具后的他弯弯唇。

  “不过……帮你,也不是不可以。”

  镜汐迅速地看向了他,眼睛中闪烁的点点星光取悦到了他。她就好像一根快要熄灭的火柴再度看到了火种,眼神中充满了喜悦与期待。

  而另一边,她抬头与男人对视,男人的眼眸中浮着的一层冰仿佛瞬间消融,取而代之的,是带了些温度的笑意。

  她一愣,随后暗自气恼,心知这是被戏耍了。

  看这男人衣冠楚楚的模样,身上弥漫的禁欲气息,看起来冷得像个大冰块。想来方才那淡定如僧,恐怕不是装的吧?!

  男人心,海底针!

  ——秋华苑——

  “秋雪,你来看看,这件裙子如何?”

  屋内,赵华翩正在为自己准备宫宴时要穿的衣服。百花节已经过去,接着六月里便是皇太后的寿辰。按照天朝的惯例,届时南宫麟将会携妻子与儿女前往宫中赴宴。

  南宫秋雪瞥了一眼那宽大的袖子以及裙摆就嫌弃地摇头,整个人宛如一只泄了气的气球。

  按照惯例,她这副模样是不允许参加的。前些年去的都是南宫青禾,而这次,娘竟然会同意让南宫镜汐也一同前往!

  烛光照亮了南宫秋雪不满意的小脸,赵华翩瞥了眼自己的女儿,心下了然。

  她收好了衣服。

  南宫麟既然这么想要南宫镜汐去,那就去啊。

  反正她要他知道,这扫把星啊终究是扫把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