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九十章 镜花水月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06 2019-09-24 19:00:00

  “你……”

  温崖欲言又止,不知道到底从何问起。

  邵子游到底说了什么,如果她不愿意开口,那么他想,他也是不会强求的。

  因为,她是许七玥。

  “阿崖,你回来了就好。”谁料,许七玥却是突然冲过去抱住了温崖精瘦的腰身,“无事的,我相信你,只因为,你是温崖。”

  温崖刚刚抬起想要安抚她的手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突然停顿在了半空中。挣扎了一下之后,他闭上了眼睛,还是将手放了下来,还是没有放上去。

  他终究是在意的。

  只是因为,他是温崖么?

  可是,如果,他不是呢?

  ——南宫府——

  南宫麟屏退了所有的下人。

  夜深人静,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慢慢阖上眼,满脸的疲倦。

  夏日的知了此刻正是大展歌喉的时候,偏偏在这宁静的夜晚,他一人躺在床上,更添一分心中的躁动。

  南宫麟的房间很大,放置的东西却很少,看起来很是简朴。他又习惯一个人在夜里安静地呆在这里,有时候难免会寂寞。

  知了尚且不知休止,他翻来覆去,忽然睁开了双眼。

  晚间不时有微风吹拂,穿过窗户,轻柔地吹拂着他的脸颊。耳边发丝缭绕,传来“呼呼”的细微风声,就像是情人间轻声的呢喃。

  “晴儿……”

  南宫麟的眸光突然极尽温柔,像一轮从水中捞出来的月亮,带着水一般的柔情,月一般的温柔,伸出了自己的手,向自己枕侧探去,仿佛那边,躺了一个多年未曾梦见的故人。

  然而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终归是梦一场。

  ……

  ——第二日——

  太阳才刚一出来,镜汐便拉着南宫双月出来散步了,两个人来到小池塘边上的石子路上,一路上说说笑笑,竟拉近了两人之间不少的距离。

  镜汐本意是想拉着双月一起出来锻炼一下,奈何如今看她的身体,似乎十分不允许。加上这几日的调养,双月脸色虽然红润不少,但说话时还是温声细语,微风中的身影孱弱非常,像是吹一口气就会把她吹走似的。

  “你可还喜欢吃……炸鸡?”

  “咳咳……姐姐可是忘记了?我自小身体……不好,饮食主要以清淡为主,温和补身。”

  镜汐点了点头,心道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只是双月来到这里之后整个人的确改变了不少,说话时的温柔细腻让她初始时还有些不适应。

  就连从前最喜爱的肯德基都放下了。

  如今看来,只能怪双月被拘在这南宫府了。

  镜汐又找了一些别的话题聊了些,感觉到南宫双月不再如初时那般紧张,自己也有些许放松。虽然,前后,性格上有些出入。但索性,三观还正,也是个好相处的。若说从前的苍双月是一个暖手宝,会体贴,会温暖,而现如今的南宫双月,则是一团棉花,柔柔的,暖暖的,说话也是如此,怎能让人舍得生气。

  镜汐端详了一会儿双月的脸蛋儿,发现已经有了尖尖的下巴,不禁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把厨艺捡起来,将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双月给养回来!

  “姐姐,我们不妨去那边瞧瞧。”

  镜汐这才回过神来,又怎么舍得打扰妹妹的兴致?连忙点头应好,顺着双月的目光,镜汐才发现是一片竹林。

  两个人于是转身去了竹林里面。

  竹林的另一头连着的是一座假山,两姐妹并没有走太远,甚至从竹叶间的缝隙之中还可以看见波光粼粼的小池塘。

  竹林之中,叶与叶相交缠,并不刺眼的阳光从缝隙之中钻出来,在铺满了竹叶的地面上形成大小不一的光斑。温柔地光辉像是神女的彩衣,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撒满人间,更添一份温暖祥和。

  镜汐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南宫双月浑然不自知,她轻轻地走过,白色的衣摆微微扫过地上的光斑。互相交叠的竹叶踩在脚下,发出“嚓嚓”的声响,却并不聒噪,甚至在这幽静的林子里增添了一支自然的乐曲。

  她忽地停在了一棵竹子下,白色的衣袖中探出白皙纤细的手,仰起头,脖颈如天鹅一般曲线优美。手掌摊开,美人安静不语。直至一片竹叶飘然落下,顺势躺在了她洁白干净的手掌心。

  此时此刻,此景此人,让镜汐无法不驻足停留只为一观。

  真的是太美好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份美好,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为这份美好驻足。

  “哟呵!”

  “这不是南宫双月和南宫镜汐么?怎的?两个人刚好凑到一起去啦?!”

  “也好,反正都是个下贱的、命!”

  镜汐与双月今日是出来散步顺带来培养感情的,自然是没带什么人。此刻面对南宫秋雪等人,自然是处于劣势了。

  况且,镜汐如今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手。平日里小打小闹还成,若真的动用甘子翎交给她的那些招数,一旦被人发现,那么她的身份倒是有些可疑了。

  只有忍。

  同双月一起行过礼之后,镜汐这才发现,来者并不只有南宫秋雪一个人。

  “青禾见过六姐姐。”

  是她?她怎么会和南宫秋雪站在一起?还是只是恰好碰上了?

  镜汐微怔,抬眼看去,南宫青禾还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暖洋洋的,既不像南宫秋雪一样充满嘲讽诮诮,也不想南宫双月一般苍白虚弱。

  “咳咳……”

  “双月,你怎么样?”熟悉的咳嗽声唤回了镜汐,她连忙上前去搀扶步履不稳的南宫双月。谁曾想,双月一直推搡,闪躲,越是这样越古怪。果不然,镜汐手一碰到南宫,就已经感觉到了不正常。

  南宫双月的手异常冰冷,与她的手想比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姐姐,我……咳咳……没事……”

  原来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镜汐心中不由产生一股自责,了。本以为今日双月看上去状态好了些,谁知道实际上身体寒冷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此时,南宫青禾也连忙上前来,“八妹妹如何?可是旧病复发?要不要紧?需要我带你回房间休息片刻吗?”脸上全是关切与着急。

  镜汐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会儿,便转身,似乎是准备离开,没有说话。

  谁知,南宫秋雪这时候却突然激动了起来,上前来一把推开了南宫青禾,嚷嚷道:“你在这儿多管她们的闲事儿干嘛?!最受不了你这副老好人的模样!”

  南宫青禾一时没注意竟然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镜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几位妹妹,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