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九章 有事相求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00 2019-09-23 19:00:00

  “可……还有什么其他的法子……能……”镜汐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慌张,然而还是会忍不住地颤抖。

  好不容易找到的妹妹,就这样看着她离开人世么?

  然而,墨雪的医术镜汐是知道的,否则师父也不会将墨竹墨雪两个人安排在她的身边。

  没有听到墨雪的回答,镜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不!主子,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试试!”

  ——平安药铺——

  镜汐带着面纱提着裙子上了二楼,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多月前,两次的心情却是完全不同的。

  她倒没有想到还能看见晏无双认真的模样。这次来的时候,原先摆放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册换成了账本。晏无双还是穿着和那天一样的宝蓝色锦袍,折扇收拢,放在一侧,手指在算盘上翻滚。

  “啪嗒啪嗒……”

  “晏公子,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晏无双呆愣了一秒钟,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镜汐。

  尽管带着面纱,但是看到身后的墨雪之后,他就知道来者何人了。

  只是微微有些诧异她的变化。

  有些拘谨,没有上次那般张扬肆意。

  难怪……原来是有事相求。

  两个人没有再多耽搁时间,动身便直接摸进了南宫府的听月阁。

  晏无双摸着南宫双月的脉,叹息一声道:“这病啊,难治!”收了手,连连摇头。起身负手于背后,说完话之后故作一脸凝重状,又忍不住地瞥向镜汐,观察她的反应。

  镜汐虽面上不显,但沉默已经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晏无双说得没错,果真是难治。但他有意想看看南宫镜汐的反应。如今看来,甘子翎的消息没错,南宫镜汐很是在意这个南宫双月。

  “我会去开几副药先给她调理一下,这病若要彻底根治,恐怕还缺一些上好的灵药。”

  灵药?

  灵药,对于那些修习灵术的灵修而言,灵药可以帮助他们恢复灵气;而对普通人而言,也是上好的补药。

  然而,好东西并不容易得到,这灵药有时会是极阴极寒之地生长的植物,有时会是灵兽的灵丹,有时又是巨兽身上的毛发。

  镜汐不由皱眉。

  晏无双不难猜到她心中的顾虑,于是很是好心地说道:“南宫姑娘不必担心灵药,你们忘忧谷若是找不到,不是还有我这药王谷么?”

  镜汐见他笑得单纯,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头绪。出于警惕,出于礼节,她仍旧是福了福身,不冷不淡地说道:“多谢晏公子,待双月痊愈,我定会以重金酬谢。”

  晏无双倒是听出了几分疏离,但也没在意,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脸上的笑意虽然淡了几分,但唇角仍是翘着的。

  他收起了折扇,摸着路,又从后门离开了。

  本是好心相助,奈何这丫头好像很警惕他呐!

  镜汐屏退了阿瞳和焚香,只留了墨雪与墨竹。她来到床边,看着已经即使入梦也是蹙眉的南宫双月,眼中闪过一抹黯淡。

  她轻轻捏了捏双月滑下去的衣角,不知不觉之中,自己也是满脸愁容。

  该怎么办?

  只能看晏无双的了。

  真是没有想到双月来到这里之后竟然会遭受这么多的苦难。也难怪她的性格变化有些大了,原来是身体条件不允许。

  双月,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治好你的!

  ——京城某府邸——

  “咕噜咕噜……”

  “咳咳……”

  柴火噼里啪啦地响着,伴随着的,还有汤药沸腾的咕噜声。然而,这些都掩盖不了屋内人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咳咳咳……”

  声音越来越大了,拿着扇子扇火的婆子听到了,不禁加快了手上打扇的速度。婆子急得额头上有汗滴滴落也只是随意地用袖子去抹,然后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

  “王婆婆,快快快!王爷又开始咳嗽了!”

  有小厮麻利地跑出来催促着。

  “来了来了!”

  婆子看了眼药罐子,终于歇了手,拿着桌子上的抹布包裹着药罐的两边。咬牙,端起罐子,将棕黄色的药汁倒在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碗中。

  缕缕白雾飘了出来,小房间内一片朦胧。刺鼻的药味儿不一会儿萦绕了整间屋子,让人闻着不禁皱眉。

  小厮捏了捏鼻子,随后也不敢耽搁,便端了药走进里屋。

  里屋是一间卧室。

  屋里尽管点了上好的香料,却总能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中药味。床幔被放下,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侧卧着的身影,仿佛在捂着口鼻忍受着什么。

  “王爷,药来了。”

  “放下吧。”

  小厮便将药放在了旁边的小几上,发现上面还有一封未署名却已经拆开的信。心下一惊,他粗略扫了几眼,将药放下后,便迅速地退下了。

  重新回到小药房,额头上已经是满头大汗。小厮解开了一粒扣子,以手为扇,感慨着里头真热。尚未歇一会儿,婆子又使唤他去烧火,闻着满屋子的药味儿,不禁感叹万千。

  旁人都是在房间里设置一个小厨房,他们王府却是搞了个专门给那位烧火熬药的。

  唉,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而内室,床幔突然被人拉开,伸出来的是一只白皙的手,苍白的指尖上带了一点红。捻起的信纸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手突然一松,纸张准确无误地落进了床下的火盆之中。

  就像是经历了许多次一样,做这种事情,已经是得心应手。

  ——邵府——

  “你说什么?!”

  许七玥坐在茶几的这一边,听到邵子游的话之后,猛地起身抽出了一旁的佩剑。

  雪亮的剑顿时架在了邵子游的脖子上,邵子游冷汗连连,面上却是不显,用折扇稍稍别开了剑尖。

  “许姑娘可别生气啊,你去问问温崖不就知道了么?”

  邵子游说着,头忽然朝向外面,另一头,刚从外面买药回来的温崖与两人对视。许七玥望着温崖,手中的剑哐当落地。

  温崖瞥见邵子游,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他看着许七玥,忽然听见邵子游道:“夫妻俩好好谈,别伤了和气哈!邵某就先走一步喽!”

  邵子游离开时,经过温崖身边,故意停留片刻,而后,威胁的声音在温崖的耳边响起:

  “你以为我真的会这么轻易地相信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