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八章 先天不足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50 2019-09-22 19:03:39

  镜汐安抚好双月再次睡下之后,望着熟悉的眉眼,内心的激动逐渐平复下来。

  更多的是疑惑以及不解。

  什么叫做以前的事情已经忘却了?

  依旧熟悉的眉眼之中,依稀可以窥见那些年双月的影子,这一张脸,总是不会错的。镜汐寻觅无数次,即使记忆里妹妹的五官逐渐模糊,模糊到她怀疑过去只是一场梦的时候,但她还是能在看到她的第一面的时候确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双月。

  更何况,连名字都带了过来。

  南宫双月,南宫镜汐。

  镜汐轻轻呢喃着,这到底姐妹之间是有缘分的。今生,还不是在南宫府又做了姐妹?

  看着双月睡梦中猛然蹙起的眉头,镜汐的眉头皱的更紧。

  心下一动,她起身离开。

  听月阁的珠玉叮咚地响起,似乎在同她道别。

  “焚香,你且去看看我那儿有什么补身子的药材,快拿到这里来给双月。”

  焚香领命后,看了阿瞳一眼,起身便出了门。

  镜汐支走了焚香,便只剩下阿瞳一人。她看着眼前这个同样瘦小,衣着朴素的丫鬟,皱了皱眉头。

  双月这些年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纵使这听月阁清幽雅丽素净,一尘不染,看上去精致的很,然而却没有一件值钱的玩意儿。偌大的屋子里面只剩下阿瞳与双月,今日还叫她看见双月被欺负的场面。

  她怎能不气?

  “你这些年就是这般照顾你主子的?”

  阿瞳一听,连忙跪了下来,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在地,一个劲儿地磕着头,“六小姐,对不起,今日是阿瞳的闪失,是阿瞳没有照顾好八小姐。”

  “小姐说今日天气晴朗,想要出去采花,奴婢恐她受凉,早晨便自己先出去采花。谁知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小姐的身影。”

  “奴婢并不知道小姐会碰到三小姐,毕竟三小姐甚少出门啊!”

  良久,镜汐才稍稍冷静了一些,允她起身。

  这并不是她的主要目的,不过,如此一来,便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镜汐摇了摇头,继续追问道:“那么,你可知道,双月的记忆是这么回事?”

  阿瞳此刻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眼睛还是红的很,看着眼前的六姑娘,仿佛一只无辜的小兔子。

  “六小姐可是忘记了?我们小姐幼时曾受到过惊吓昏迷了一天一夜,从那以后,过去的事全部都忘记了。”

  镜汐大悟,恐怕是双月穿回来之后受到这的影响,从前在现代的事情已经忘却了。

  不过,无妨,如今,已经有她了。

  “六小姐虽与小姐并非一母所生,不过从小我们小姐便粘你粘得紧。如今六小姐回来了,终归是又多了一个人照顾着小姐了。”眼见着,阿瞳说着说着,便又要哭了出来。阿瞳名为阿瞳,实际上真真是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行为举止,比她这个“大家闺秀”还要规范,索性南宫府有南宫秋雪做典例,对小姐们的礼仪倒是没有镜汐想象中的要求苛刻。

  正这般打量着眼前这个“规范”的阿瞳,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六姐姐”。

  扭头去看,是个粉衣服的女子,身后跟着一个丫鬟。

  镜汐眯了眯眼,觉得有些眼熟。

  阿瞳规规矩矩地福身行礼,低眉顺眼道,“阿瞳见过七小姐。”

  迎面款款走过来的女子长的是一副温顺的眉眼,眼角,眉梢,朱唇都带着笑意,融合在这夏日的阳光里,让人感觉到十分温暖亲切。粉色的石榴裙衬托得她青春活力,她快步走过,像是迫不及待地与自己见面。

  与南宫秋雪给镜汐的感受完全不同,眼前的这个七小姐,轻快得就像一只百灵鸟。然而脚下步履又不失贵女的风度与规矩,双手微微放在腰间,待到面前时,微微福身,“青禾见过六姐姐。”

  南宫青禾,南宫府的七小姐。

  “无需多礼。”

  南宫青禾这才起了身,“早就听闻六姐姐回府,一直没有时间拜访,六姐姐勿怪。”青禾脸上的笑容浅浅的,但却很亲切温暖,就像是一阵微风,吹拂在人的脸上。

  镜汐很欣赏这样的姑娘,不会让人感到过分的张扬,又能让人感到亲切平易近人不疏离。

  “无妨。”镜汐也同样扬起了一个浅浅的笑。

  ——南幽阁——

  “你是说她见到南宫双月的时候很激动?”甘子翎看着手中的书信,目不转睛地问道。

  焚香自从进入这里,自然是一刻都没有放松的,此刻表情严肃,低着头迅速地回答道:“是的,属下从未见过她情绪如此失控。”

  甘子翎忽然放下了手中的书信,“你先退下吧,继续盯着她。”

  焚香应了一句,便转身快步离开,甘子翎摘下面具,放在桌子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眼下的事情有点多了。

  时隔多年,从顾青崖那边入手,只能知道他最后一次出现应当是在云城。许七玥亦然。然而,他的人将云城翻了一个底朝天,当真是找不出来半点蛛丝马迹。

  而姚休,除了温家的那些腌臜事儿,其余的一概不知。

  而温家,恰好就在云城。

  云城这边,温家主母许七玥的大姐许以情如今恰好外出,询问府中下人却是无果。要么不知情,要么就是已经被人抹了脖子,从姚休就可以看出来,明显是温家人故意为之。

  京城这边,也不知道晏无双查的如何了。

  ——夜——

  墨雪为南宫双月诊过脉后,抿了抿唇,同镜汐一起来到正厅,才开口说道:“主子,墨雪恐怕也无能为力。”

  镜汐一震。

  眼睛睁大,一脸不可置信。

  还是在南宫双月的听月阁,周边的一切皆是水蓝色与纯白色,如在天宫。原先进来之时只觉得飘渺如蓬莱仙境,现在却是感到九重天丝丝的寒气。

  听月阁是南宫麟为南宫双月的亲娘所建,南宫双月的娘亲月姨娘是舞女出身,颇受南宫麟的宠爱。南宫麟甚至为她在南宫府另外打造了这一座听月阁,还特地要求打造一个小小的私人舞台,只为看她翩翩起舞。

  只是没有想到月姨娘生下南宫双月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太好,常年与汤婆子、药罐子相伴。渐渐地,南宫麟也不再来看望她。最终,她撒手人寰,只留下独女南宫双月。

  而南宫双月,乃先天不足之症。加上后来没有适当的调养,能够撑到如今,已经是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