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七章 姐妹相聚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1406 2019-09-21 23:56:48

  “双月!!”

  镜汐连忙跑了过去,转眼间直接推开了南宫秋雪来到女子的面前。离那人越来越近的时候,心脏就越是不可抑制地狂跳,几乎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记挂了多年的人,现在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能不激动么?

  然而还没有等她弯下腰去扶起双月的时候,那跪着的白色身影宛如一个纸片人儿一样不堪一击,被微风击溃,直接倒在了地上。

  镜汐眼疾手快直接跪了下来接住了双月的身体,直到确认双月安全地躺在自己的怀里前,她的手都是颤抖的。

  “南宫镜汐,你不要以为有爹爹在背后帮你撑腰就没事儿了!”

  “我教训她,关你什么事?!”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敢多管闲事?!”

  “你……”

  最后一句淹没在镜汐突然抬头杀气泄露的眼神中。

  南宫秋雪原先只是自顾自地扬着头数落着她,却没有想到再去看镜汐的时候,女子的眼神当中仿佛有九重天上的万丈寒冰,化作利剑直入她的身体当中,让人毛骨悚然。

  南宫镜汐怎么突然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

  欺软怕硬的性子让她触碰到这份杀气时下意识地选择了噤声,恐惧让她忘记了疑惑这份戾气到底是从何而来。

  分明才只是六月,她却已经感受到刺骨的冰凉。分明只是一个庶女,她却吓得连话都说不出口。分明只是一个眼神,她却感受到了杀气。

  “我告诉你,你若再敢动她一根毫毛,我要你不得好死!!”

  镜汐一字一句地说道。像是故意地,害怕眼前的人听不清楚,她语速极慢,吐字却十分清晰。

  就像是在数着倒计时。

  南宫秋雪一听到声音立刻清醒了过来,她连忙偏过头,抚着自己的胸口平复自己的心情。

  真是奇怪,为什么她要怕南宫镜汐?!

  尽管心里恐惧,还是撑着面子不客气地开口道:“你……你可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南宫府可……可不是你胡作非为的地方……”然而声音的颤抖还是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镜汐没有再理睬她,转身与焚香一起搀扶着双月离开。

  ——听月阁——

  听月阁是南宫双月的住处。

  初来到这里的人恐怕还要以为这里是天上月宫,入目是一片纯洁的蓝色与白色。正中央是待客的方桌,白色上铺上一层水蓝色绣银丝的正方形桌布,垂落下来的四角处系上白色的流苏,蓝色与白色交相辉映,别有一番韵味。进入偏门,拨开珠帘,珠玉相击,清脆灵动。再便是一张茶几,两张蓝色的软垫分明放在两头,对着茶几的,便是显眼的台子。

  “姐姐……”

  镜汐一怔,在原地呆愣了五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提起裙子转身跑进内室。

  内室的床边,焚香拉开了床幔,露出了南宫双月苍白的脸颊。可即使身体虚弱,南宫双月也强撑着身体在阿瞳的帮助下挣扎着坐了起来,虚弱地呼唤着镜汐。

  她唤的是“姐姐”。

  镜汐的脚步放慢了,看着越来越熟悉的一张脸,不知不觉之中,眼泪已经蓄满了眼眶。

  有多少年没有见到这样熟悉的故人,有多梦中听到这样亲切的呼唤。

  那张脸庞,曾经在时光的侵蚀下,在回忆中朦胧过。朦胧到镜汐不敢去想,不敢去猜测,不敢去相信。

  她究竟是苍镜汐还是南宫镜汐?

  初来之时,她一直在寻找她们,然而并无消息。屡次无果,难道她不会有一点点疑惑?

  不是没有想过,但却要迅速掐灭这点念头。她要找的不仅仅是南宫双月与颜天芯,更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像千年前庄周一样,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数天前那个算命的话犹在耳畔:

  “只是公子要记住,哪里是你的根,哪里是你的本,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万万不可留恋呐!”

  如今,双月的出现,让她的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她没有出事,而苍镜汐也并非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双月!!”

  镜汐突然弯腰抱住了多年未见的妹妹,一时间心中种种情绪弥漫。有失而复得的喜悦,有谜团消散的欣喜,有多日探寻无果的委屈等等复杂的情绪交缠,伴随着眼泪一同宣泄了出来。

  若是墨竹墨雪在此处定是十分吃惊的,相识多年,从未见过自己的主子,如今的忘忧谷谷主如此的哭泣模样。纵使难受,也只是咬牙忍受,暗自流泪,怎会如同今日这般泪如雨下。

  情绪汹涌。

  阿瞳的鼻子也有一些酸,眼睛红红的,稍不注意,眼泪就像珍珠一般,摔在了地上。

  她是听月阁里唯一的丫鬟,从小便与南宫双月一起长大。自从夫人失宠以后,听月阁里那些见风使舵的奴才们便纷纷往外跑,只剩下了她一个。而后夫人病重离世,听月阁里便只有她与小姐相依为命了。

  如今,六小姐回来,总算是多了一个人可以关心小姐了。

  “姐姐……”南宫双月被镜汐抱着,“双月……”南宫双月被镜汐抱得紧紧的,她身子本就单薄,从小体弱多病,此时倒是有些喘不过气,忍不住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呃……”

  镜汐连忙放开了她,仔细端详了了一会儿她的脸,心中涌上一抹心疼。

  从前红润的脸颊如今苍白如纸,从前一笑起来便宛如一轮弯月的柳眉如今总是频频蹙起。身上只穿了一件亵衣,松松垮垮地套在她的身上,只觉得是宽大,空荡荡的,更加显得娇弱瘦小。

  “咳咳……”

  南宫双月捂着嘴巴,希望能够停止,眉头紧蹙,难受的紧。

  病如西子胜三分。

  镜汐连忙握着双月的手,一片冰凉,冰冷得像是没有生气一样。可现下分明还是六月份,正是大热的天气,怎么会这样呢?

  “焚香,阿瞳,你们先下去。”

  “我同双月有话要说。”

  焚香与阿瞳两个面面相觑,一起退下。

  两个人退下的时候,关上了门。这下子屋内只有镜汐与双月两人,私密的空间让镜汐松了一口气。

  “双月,我是姐姐,我是姐姐啊!”

  “你还记得你来到这里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姐姐……”

  “咳咳……”

  “抱歉,过去的事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