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四章 途中挑衅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319 2019-09-18 19:00:00

  ???

  是谁?

  好不容易有的雅致,却被这一道并不美妙的声音打断。

  细听这声音,也说不上难听,只是女孩子的尖锐之中藏了一分趾高气昂。

  镜汐与焚香一同转身去看,发现是一个……

  身着紫色石榴裙的肥胖女子。

  这位,说是肥胖一点不为过。镜汐以及可以判断这衣服还是私人订制,只可惜腰围过大,腰间本应该束腰而扎起来的小带子垮在了腰的两侧。估计这衣服还是小了一些,绑在这姑娘的身上,肚子上的两圈肥肉被勒出来,显而易见。

  五官倒还算端正,小眼睛,高鼻梁,小嘴巴。本应该是个讨喜的模样,却因为脸上有些饱满,甚至还有双下巴,五官倒更衬得脸又大又圆了。

  妆容上有些浓重,脸上的脂粉掩盖得过多,腮红也不少,倒显得与脖子上的肌肤天差地别。头戴一朵粉色的绢花,一只银色孔雀步摇,就连耳环,也是金色双圆环。

  此人身份定不一般。

  正想着突然听到焚香的提示音。

  “小姐这位,乃是南宫府三小姐南宫秋雪。大夫人赵华翩的大女儿。”

  镜汐撇了撇嘴,看起来,这个南宫秋雪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友善。

  如果是那个死了的南宫镜汐,可能会选择容忍。但是如果是现在的这个南宫镜汐,这个从小在忘忧谷中长大的南宫镜汐,却不一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

  不就是怼她么?

  “姐姐有时间关心我什么时候禁足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将衣服上的带子系上去吧!”

  “你!!”南宫秋雪最恨他人提及自己的身材,身材是她的一个死穴。贵族聚会她娘总是会因为这个背地里收到不少人的取笑,连带着她们娘两后来越来越不喜欢出门。

  而府中,上一个非议她身材的人,已经命归西天。

  她指着镜汐,看着对面女人气定神闲的模样,更是气急。

  “我要你不得好死!”

  她气得直跺脚,“来人!”她身体庞大,不好活动,只好使唤身旁的两个丫鬟。“把她给我按住,本小姐今天就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

  她说得十分激动,好像头发都要炸了起来,然而镜汐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不为所动。

  两个丫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只是在闺房之中伺候的丫鬟,没有什么力气,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也只是犹豫了一瞬,她们便立刻向镜汐走去。作为三小姐的丫鬟,即使对面是刚刚回府的六小姐,她们也知道该做什么。不做,下场她们是知道的。

  焚香看起来有些急,连忙冲上前挡在镜汐的身前,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模样,“不准动我们小姐!”

  镜汐心中微动,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焚香,将手微微放在她的肩上。自己则向前一步,离开了焚香的保卫圈。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便不再犹豫,直接冲向镜汐,按住她的肩膀和手。谁知道,还没有碰到镜汐的衣服,她们便感觉无法动弹。

  原来是镜汐直接用双手一手一个地,摁住了两人的肩膀,使两个人动弹不得。

  本来插着手一脸幸灾乐祸的南宫秋雪看到这种情况,顿时站不住了。难以置信地用手指着镜汐,“你们……你们两个废物?!”

  “咚咚咚——”

  南宫秋雪也不管自己沉重的步伐与笨拙的身躯了,咬咬牙索性扑向了正一手摁一个丫鬟的南宫镜汐。

  “啊——”

  “我跟你拼了!!!”

  镜汐勾勾唇,左手微微用力,便将左边的这个丫鬟推倒在地。然后两手并用将右边这个丫鬟摔到了正冲向她的南宫秋雪。

  不出所料,两个人都齐齐倒在了地上。更要命的是,丫鬟压在了南宫秋雪的身上,两个人的身体斜斜地叠在了一起。

  “哎哟——”

  “你个蠢货!快给本小姐爬起来!!”

  南宫镜汐拍了拍手,甘子翎她是干不过,不过面前这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转身便看到一脸惊讶的焚香,本来伸出来准备拍打在一起的手放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在空中甩了甩,才又垂落在身体两侧。

  简直……真的是太不大家闺秀了……

  “啪啪啪——”她没有拍响的手掌,焚香替她打响了,只不过由于一只手举着油纸伞,声音没有平日那么清脆罢了。

  焚香立马上前给她举伞,眉开眼笑道:“小姐,你真的是……真的是打得太棒了……你不知道……”

  两个人说着说着,继续走着主仆两人的路,似乎就要远去。

  “你就是个扫把星,你就不应该回来!”南宫秋雪手砸着地面,不甘心地吼道。

  ——秋华苑——

  “夫人,请。”

  芳和姑姑给座上的赵华翩递上了一杯热茶,她弯着腰,将茶盏举过眉头,那模样,真是恭敬得不得了。退下的时候仍然保持一个姿势,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正站在厅堂之内的镜汐,心中冷笑。

  座上的妇人抿了一口茶水,然后缓慢地将茶盏放在桌子上,低头满意地玩弄自己手上的镯子,许久都不发一言。

  大红色的口脂在水珠的滋润之中闪烁着微光。

  镜汐从进门开始一直保持着请安的姿势,微微福身。焚香跟在她的身后,主仆两人一直被晾在这里,保持一个姿势。

  “起吧。”赵华翩似乎终于满意了些,唤道。

  焚香先起,不顾膝盖的酸痛,连忙上前扶起镜汐。镜汐咬着唇,脸色并不好看。

  试问有哪个大家闺秀请安要这么长的时间?这大夫人明显是有意来个下马威。

  若不是顾忌她是大夫人,如今她又是一人在相府,凭她以前的性子,怎么会忍?

  也没有必要忍。

  “六丫头刚刚回来,本来我还担心你不懂府里的规矩,如今看来倒是个识相的!”

  镜汐:听不见!听不见!我就是听不见!

  焚香伸出手扶着镜汐来到旁边落座,谁知道镜汐一坐下便听到赵华翩嘲讽道:“刚刚还说你懂规矩,怎么这会儿倒是犯糊涂了?”

  “我开口说让你坐了吗?”若说方才是绵里藏针,笑里藏刀,那么这一句赵华翩可谓是亮出了自己的剑,毫不掩饰自己的凌厉,自己的刻意针对。

  焚香吓得缩了缩脖子,低着头乖顺地站在镜汐一边,连呼吸都不由得变缓,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

  这下子……可如何是好?

  镜汐也没有要再次站起来的打算,反而抬头对上赵华翩的凌厉目光,毫无畏惧,也不闪躲。

  “那若是被人知道南宫六小姐第一天回府就被大夫人刁难,夫人的名声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赵华翩皱了皱眉头。

  一个从小在山间养大的野丫头,怎么会有这样的胆量与气度?

  焚香悄悄抬头发现是这副场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下子可如何是好,这位小姐怎么一来就和赵华翩对上了?

  “夫人,老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