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三章 你追我赶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19 2019-09-17 19:00:00

  ——夜——

  繁星点点,天空中没有多余的云彩遮挡,一派清晰明朗。明月高悬,星星闪烁,星月的光辉柔和地笼罩在这大千世界。

  “嚯——”

  后院内,镜汐正在练剑。

  这南宫府给她安排的房间听说还是南宫麟亲自下命令指定给她的,布置位置还不错。房间内的摆设该有的都有,只是款式陈旧了些,看起来,似乎是十几年的老布置了。房间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只不过来的时候因为多年无人打理,如今已经是杂草丛生。

  索性还有一些比较老练的仆人前来打扫。

  看起来也是南宫麟安排的。

  和镜汐想象的十分不一样。

  本来想好要面对一切刁难算计穿小鞋的她,此刻不禁疑惑:南宫麟对南宫镜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态度呢?如果是疼爱,为何还要将她送到尼姑庵这么远的地方呢?可如果是厌恶,今日的细心关怀又不像是装出来的。

  只是表现得有些冷淡漠然了。

  “剑都拿不稳,还想舞剑?”

  镜汐:???

  是谁?

  转身去看,空无一人,只有一阵风拂过,稀稀疏疏的树叶萧瑟地从树上掉落下来。

  “阁下……”

  有了甘子翎那一次教训,镜汐不得不谨慎些。现在回想起来,突然觉得以前自己真的是太过于自满与轻敌了。

  更何况,如今她还没有灵力。在武学上,只是个刚入门的新人。

  京中能人众多,从那甘子翎晏无双等人便可以看出来。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身边擦过。紧接着,那团风环绕在她的手边。风力越来越大,紧紧绕着剑往外带。镜汐忽然松开了手,那剑便随着风在空中打了一个漂亮的剑花。

  风还不肯消停,在空中又继续耍着剑打了几个招式。

  镜汐看着傻了眼,还可以这样?

  自从她发现自己可以朝武学的方向发展一下的时候,她便让墨竹为她挑了把剑,准备好好学习一下。

  她死都不肯承认今天只是看剑谱无聊索性直接拿上剑开始实践了。

  这股邪风真是牛了!

  剑尖似乎发现面前的女人心不在焉,忽然调转方向,敲打了一下镜汐的头。

  镜汐:!!!

  敢打她了?!

  风拐着剑又继续准备开始自己的表演,谁知道这边镜汐已经站不住了,她提起裙子,握住拳头,向这边冲了过来。

  “你能耐了啊?!”

  “今天不收拾你一顿你就不知道你是谁的剑?!”

  她的速度不慢,更何况不管如何也是训练过的人。但那风的速度更快,尽管发现的时候镜汐已经冲了过来,却还是能躲开。

  剑没动,竖直悬立在空中,向一个人站着看她笑话的人。

  真是和甘某人一个德行!!

  镜汐微微一笑,有些算计的小意思,复又冲了过去。

  这次在步法上面下了一些功夫,用了六步法。

  这方法练习得已经是炉火纯青,镜汐微微运气,马上就已经完成了前三步。那剑似乎是故意逗弄她,也没动,在原处等着她。

  但在出最后三步的时候,剑却突然后退了一大步,镜汐再次扑了一个空。

  你追我赶,乐此不疲。

  然而,再次扑上去的时候,剑却忽然自己掉落了下来。

  镜汐减缓了速度,立住了脚跟。

  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怎么了?

  她弯下腰拾起地上的剑,剑柄上一片温热,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

  还想借机整他一顿呢!

  不过……

  他真的像风一样,太快了!!!

  另一边,胭脂巷。

  南宫风影手执一枚黑子落下,看了眼对面带着黑白面具的好友,微微一笑。

  “子翎,我今日听说,府中回了一个六小姐,可是你口中的那位?”

  甘子翎正在漫不经心地喝着茶,没有立刻回答他。

  回答他的是进来的南宫镜暮。

  屋外响起了几声“叩叩”的敲门声,甘子翎面不改色地道了一句“进来”。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手中的白子落下。

  南宫镜暮带着面纱走了进来,关上门后,便顺手摘下了面纱。

  “改日自己前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闲着无聊,一只手在棋盒里搅来搅去,一时间,棋子儿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如珠玉相击。

  不知道忽然想起来什么,他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手抽了出来,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他怎么会……和她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南宫府——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都是禁足,禁足,继续禁足。突如其来的态度反转让镜汐一头雾水。

  南宫麟到底想要做什么?

  直至今日,终于可以出门,接到的却不是南宫麟的命令,而是南宫府大夫人赵华翩的命令。

  赵华翩?

  镜汐慢慢咀嚼着这三个字,在焚香的帮助下穿戴好衣物,准备前往。

  这一路走得极慢,主要是镜汐走走停停浪费了不少的时间。

  来南宫府已有些时日,她不是在屋子里看话本子,就是在后院子里练习一下剑法,无聊至极。然而她又怕热,懒得出去。

  如今已经接近六月,日头正好。焚香撑着一把油纸伞,正好挡住了这炽热的阳光。

  树木在这夏日长得更加茂盛,尤其显眼的是石子路旁的那一片小小的树林。绿色的树叶碰撞着,遮挡着,似乎在争先恐后地晒着暖暖的阳光。而阳光则顽皮地从树叶的缝隙之中逃了出来,在绿油油的草坪上形成一个个的光斑。

  走过的路上,遇见一座凉亭,设立在小小池塘的正中央,围绕着池塘的正是一条曲折的石子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在地面上,凹凸不平,软软的绣花鞋踩在上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阳光落在石头上,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辉,绚丽多彩。

  再看那小小的池塘,虽是小了些,也没有像皇宫里面那样种植一些荷花。但有些时候,正是简单,才更加美好。

  刺眼的阳光似乎也并没有放过池塘的打算,却把池塘显得更加澄澈,纯净。万里无云,蓝天,阳光倒映在其中,像一匹美丽的绸缎。偶尔微风轻拂,池塘上会涌起层层褶皱,波光粼粼。

  镜汐有些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然而并不是一切都是美好的,总是会在不适宜的时候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呵!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才刚回府就被禁足的南宫镜汐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