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二章 毒宗札记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37 2019-09-16 19:00:00

  这京城上下谁不知道,皇后娘娘的两个儿子皆是人中龙凤。二皇子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成年之后,更是被皇帝委以众任。七皇子擅丹青诗赋,是位儒雅之士,从年少起走遍大江南北,阅历丰富。

  然而,贵族女子更愿意将择夫的目光看向二皇子。

  满朝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如今二皇子背后有皇后母族撑腰,前有皇帝器重,宰辅拥护,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而相比于二皇子,七皇子则像是闲云野鹤,眼睛里只有画作与音律,听闻七皇子府中还设有专门的水榭来供养那些伶人玩乐休憩。

  选择了七皇子,无异于选择离开皇家名利场、京城贵族圈。

  故而,当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南宫秋雪是一百个不愿意的。

  赵华翩只好实话实说,“秋雪,娘也不想这样的,只是这是二皇子和皇后娘娘安排的。”身为母亲,她自然知道南宫秋雪是怎么想的。赵华翩也不知道给画师塞了多少银子,浪费了多少的纸,才把南宫秋雪的画像修得比较出挑了。她硬生生地将那张修了之后的画像塞进二皇子的选妃名单,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家秋雪辗转到了七皇子手上。

  但对于这门亲事,赵华翩还是满意的。毕竟自己女儿这个重量,能够嫁出去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更何况,还是七皇子那般俊美人物。不管如何,七皇子就算不是储君,那也是皇家的人啊!

  “我不管我不管!!”南宫秋雪一听这个就不乐意了,慌张地上窜下跳,震得地板又在晃动。声音吵得赵华翩不禁捂住了耳朵,皱起了眉头。

  “我就要嫁给二皇子!我不管!我不管!”

  “咚咚咚——”

  赵华翩看着这样的南宫秋雪,感到一阵头疼。

  此时,从外面正匆匆忙忙赶过来一个家丁,神色匆忙,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赵华翩连忙摆摆手,吼道:“别闹了!!!”

  声音过于响亮,把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吓到了,甚至于一瞬间屋顶上稍作停留的鸟儿们都纷纷收到惊吓地飞跑了。丫鬟目瞪口呆,从来没有想到一直端庄优雅说话从来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的夫人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嗓门。

  南宫秋雪是真的吓坏了,一脸泪汪汪地瞅着自己的娘亲,不敢说话。

  妈耶,第一次见到娘这么凶,这么剽悍。

  家丁也愣了好一会儿,缓了一阵儿之后,连忙说道:“奴才听守门的说,今天外面来了个女人,自称是我们南宫府的六小姐。守门儿的刚开始把她赶走了,后来老爷来了,命奴才们将她迎了进来。”

  三小姐?

  难道是……

  “啊?怎么会?”南宫秋雪微微惊讶,“那个贱人不是已经死……”说到后面的时候,南宫秋雪在赵华翩凌厉的眼神之中自觉地捂住了嘴巴闭上了嘴。

  “你先下去吧。”赵华翩望着前方,眼睛有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南宫镜汐?她倒要见识一下!

  ——鸿鹄门——

  “子翎!子翎!”晏无双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头发与衣襟在空中胡乱地飘扬,整个人显得有些凌乱。这副样子倒是很少见。甘子翎放下了茶杯,微微侧身去看。

  晏无双的脸上不再是往日那般随意的痞笑,而是认真的,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笑容。

  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晏无双这么开心,连形象都不要了!

  “子翎,你快看!”晏无双来到甘子翎面前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包,一层层打开,甘子翎发现里面装着的全部都是药材。“是我师兄!一定是我师兄顾青崖!!”

  ???

  甘子翎看着那一包药,若有所思。

  晏无双似乎意识到什么坐下来倒了一杯茶灌了下去,给甘子翎娓娓道来。

  “子翎,你可听说过'毒宗'?”

  甘子翎点了点头。

  毒宗,放在三十年前,那可是个祸害。毒宗是个制药炼药的天才更是折磨人的疯子。

  毒宗一开始学的并不是毒,而是医药,也并不是一开始便有的这个名号。

  他少儿孤,与狼群长大,后被药王谷收留,学习医术,从此迷恋上了炼药。他天赋异禀,在短短三月之间便完成了药王谷书物的整理以及修编。要知道,药王谷的书籍从古溪流传至今,损失的自然也不少,有些古时配方,更不知道该从何处找起。

  而他竟然做到了。

  从那以后,当时药王谷的谷主便对他十分看中,藏书阁的书籍任他翻阅,甚至谷主一职也准备交给他。

  然而,毒宗在任职的前一日,逃了。

  不止于求学与枯燥的书本,他似乎觉得这些已经不能满足他求学的欲望了。因此,他开始炼毒,然后再自己解毒,因此他不得不抓大量的无辜人做实验,只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

  由于他天赋秉然,炼制出来的毒药一般无人能解,因此人称“毒宗”。

  然而有不少人因为受不了毒药的折磨,于是还没有等到他炼制出解药,人就已经死了。

  江湖上因为他的残忍用毒决定诛杀他。

  毒宗死于自己的癫狂,但他带给世人的癫狂却没有结束。这一点尤其表现在他留下来的那一本毒宗札记上。

  上面记录了毒宗多年的用毒记录,以及解毒配药的思路。毒宗的药,不管是毒药还是解药,都是极其少有。因而,人人都想得到。

  这本札记最后落到了毒宗的师兄,也就是现今药王谷的谷主,晏无双与顾青崖的师父手里,这才平息了江湖的一起风波。

  “当年药王谷出了叛徒,有人得知师父不在谷中的消息以后,便趁机盗走了我师叔的札记。”

  “这本札记,师父十分看中,我幼时与师兄曾一起罚扫藏书阁不小心翻到了第一页,被师父发现以后,我们被罚跪在外面一天一夜。”

  “这本札记,是师叔的毕生心血。师父与师叔自小情谊深重,更何况师叔死前尚有悔过之心。因此,师父终究选择将此书留下,谁曾想,竟被一个江湖大盗给夺了去。”

  “当年师兄受师父之命,前往追寻大盗夺回札记。”

  “我之所以确定是他,是因为当年我们一起看过的札记里的第一页,便是这么个配方。”

  晏无双抚摸着桌子上抓好的这副药,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

  只是不知为何,师兄如今才找到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