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一章 回南宫府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00 2019-09-15 19:00:00

  “贵人,崔生日后定会报答你的。”

  镜汐看了一眼脚下的小荷,又看了看崔姓书生,犹豫了片刻。抬头看到老鸨的一张嘴脸之后,给了墨竹一个眼神,转身离开。

  众人看了镜汐离开,实际上是有些惋惜的,从简单几笔便可以看出此人描绘的线条方面差是差了一点,上色的功夫却是很好的。

  人逐渐散去,没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这场比赛的初衷,而有些人已经不关心这些了。

  老鸨带着几个彪形大汉走向那白面公子和瘫坐在地上呆若木鸡的小荷,叉着腰道:“怎么?是你自己进去,还是要我们把你给绑回去?”

  “慢着!”就在此时,墨竹突然开口了,这两字回荡在空气中,十分响亮有气势,仿佛有定身的魔力一样,将众人定在了原处,不禁纷纷调头看向了她。

  “大家不妨来评评,这场比赛到底是谁赢了?”墨竹眯着眼睛,握着身侧的佩刀,眼睛中闪烁着危险的光。

  老鸨和牡丹过于轻敌,这场比赛更是没有固定完成时间。只要求比试两个人完成的画作。然而,虽然镜汐并没有画完,但仅6、仅这些,就可以看出来到底谁更胜一筹。

  牡丹的手法虽然熟稔,但与镜汐独特的上色相比,还是差了些。

  牡丹咬牙,盯着镜汐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曾说话。

  老鸨见状已经有些急了,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决定胜负的时候。便立刻带着人跑到墨竹跟前威胁道:“你这姑娘怎么说话的?这胜负已经很明了了啊!肯定是我们胭脂巷的花魁牡丹赢了啊!”

  “是啊是啊!牡丹姑娘不愧是胭脂巷的头牌!”

  “我怎么觉得另一位姑娘的好像更好?!”

  ……

  一时间众说纷纭,意见并不统一。

  妈妈有些着急了,掐着帕子赶到牡丹面前,急得满头大汗,将脸上的脂粉都溶掉了。一时间,脸上一块红一块白一块黄的,可谓是精彩。

  “姑奶奶!你倒是快点说句话啊!”这里有很大一批人是仰慕牡丹而来,只要牡丹开口说句话,说不定局势会有所扭转。

  牡丹抬头看向了对面的一扇窗户,抿了抿嘴,冷漠道:“与我何干。”甩袖而走。

  薛妈妈有些惊讶,“这……”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周围的两个大汉,似乎是想要一个解释,“她……就这么走了?”

  如果这样,那就只有……

  薛妈妈侧身低着声音吩咐了周围两个人几句,看向墨竹的目光充满了狠毒。

  只有对这个闹事儿的下手了。

  薛妈妈对小荷,还是有些不死心。

  两位壮汉接令,带着猖狂而有些人猥琐的邪恶笑容,捏着手,活动着手腕,一步步向墨竹靠近。

  墨竹握紧了配剑,面无表情。

  另一边,镜汐匆匆赶回去的原因,只是因为南宫府的男主人,也就是南宫镜汐的亲生父亲南宫麟回来了。

  本本以为回来的时候会收到刁难没有想到,此次,家丁的脸色虽然不好,但还是僵硬着一张脸弯着腰把她给“请”进去了。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南宫麟在。

  镜汐有模有样地行了一个礼,低着头揣度着这南宫丞相到底对南宫镜汐是怎样的感情。

  “起来吧。”没有仔细打量此人的,南宫麟的回答更是不咸不淡,十分简略。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镜汐只看到了他的背影。

  挺拔之中又有一种经历世事的风桑。

  ——鸿鹄门——

  “滋啦——”南宫镜暮不甘心地展开那一幅画,又忍不住地再次将它揉成一团,气愤地扔到地上。

  “吱呀——”门在此刻突然被打开,甘子翎踏着绣金边黑色浮云靴走了进来。

  刚还看到这一幕。

  纸团滚到了他的脚边,他弯下腰,面无表情地展开,看了会儿,便松手了。

  薄薄的纸张再次飘落。

  南宫镜暮的心也随着这张纸的下落而放下了。

  内心不禁有一丝窃喜,甘子翎对那丫头果然是没什么意思的。

  她好胜心极强,更不允许自己的失败落在甘子翎的眼中。

  她咬咬牙,“下一次,我会赢她的。”

  “嗯。”

  ——南宫府——

  已经到了晌午,南宫府府内的管事人、南宫府的大夫人赵华翩正在修剪花草。

  已过三十,大夫人更加在服饰上更加注重成熟与优雅,今日穿戴的是红褐色长袍,上面的花纹复杂多样,配上金灿灿的耳环、温柔青的手镯,尽显妇人的成熟韵态。

  赵华翩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好像终于找到了多余的部分,拿起工具来准备修剪。

  岂料……

  “娘!娘!娘!”

  “咚咚咚——”伴随着这叫声而来的是踩在地板上沉重而又缓慢的脚步声,声音大得就像是打鼓一样。

  赵夫人被吓得不清,只感觉地板好像都在震动,眼前世界天地翻转。头上的金步摇也随着赵夫人的左右晃动而摇摆,让赵华翩简直是头晕眼花,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天上还是人间。

  丫鬟也是吓得不轻,本来手里端着盛装了修剪工具的托盘,自己听到这声音后一个没站稳,托盘和盘里的东西洒落一地。不过还好她机灵,反应过来以后,迅速地扶住了快要摔倒的赵华翩。

  进来的女子果然是一位重量级的人物,看她那臃肿的身材足足可以抵挡两个赵华翩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石榴裙,不过不知道为何,腰间的带子没有绑起来,因此,腰间掉下来的肥肉一抖一抖的,格外的明显。

  赵华翩将修剪工具直接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则是在丫鬟的搀扶下坐了下来,拍了拍胸口,喘喘气。

  “秋雪,你可是个快要出阁的女孩子,怎么还这般莽撞?”

  没错,眼前这位重量级别的人物正是南宫府的嫡亲三小姐南宫秋雪。

  南宫秋雪气喘吁吁,她的脸大得像一张大饼,额头上不时有汗滴滴落下来,打湿了刘海,整个人一张脸不一会儿便跟完全洗过了一样。眼睛稍小,但十分有光亮。嘴唇稍厚,但却较小,组合在一起,显得脸有些突兀得大。

  赵夫人不止一次劝自己的女儿少吃一点。

  “你还说,娘!我不要嫁给什么狗屁七皇子,我要嫁给二皇子!!”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七皇子竟然要娶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