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八十章 我代她比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98 2019-09-14 19:00:00

  “我……”小荷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园子里的姐妹都知道,她从小作画的时候因为一不小心打碎了砚台,里面的颜料撒了一地,因此,妈妈便没有再让她学习作画。如今,这不是明显的刁难吗?但是,如此好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她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努力好好争取的。

  小荷有些为难……

  “我代她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声音,众人寻声看去,发现,同样也是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穿着的,却是一袭白色衣衫。如果看仔细些,会发现,这两名女子的眉眼竟然有些相像。镜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看着牡丹,眼中颇有些挑衅。她缓缓走上前,看了一眼小荷,转头与牡丹对视。牡丹也有些诧异,这名女子,看起来有些眼熟,尽管她戴着面纱,但她还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莫非是……她??

  “呵!可以啊!”牡丹此刻显得有些高傲,浑身散发着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有些鄙夷和轻蔑额看着镜汐。的确,没有人能够想象的出,镜汐到底是有多大的胆量敢和牡丹比。然而,此时此刻,对上牡丹眸子的那一瞬间,镜汐就觉得她这一趟,也算是来对了。值了!

  怎么说呢?她上台来,并不是多管闲事,若是她真的有这种性格的话,她真的成了一个大忙人啦,也就不会是苍镜汐了。这一次,完全是看不惯那老鸨和牡丹的嘴脸。总觉得,这个花魁,高傲的有一些过分。

  一瞬间便没有了想要结交的心思。

  当她看到小荷的反应时,她就猜到,这对小荷简直就是不可能,不然也不会变脸,如此为难犹豫。当然,也不要想着她是什么好人,毕竟,她可是看着这一场比试输的话损失的又不会是她,才如此“落落大方”地走上台来。

  “那我们就切磋一下,画一种各自喜欢的花卉,如何?”

  ——酒楼——

  “子翎,那不是你的人么?”屹立在窗户边上往下观察着的红衣男子,似乎听到了什么一般,颇有些兴奋地问道。他手持一杯清茶,在水雾之中隐约可以看见的眉眼精致又妖冶,一双凤眸微微上挑,端的是万种风情。“光看眉眼,这个女子长的还是挺漂亮的,只可惜啊!没有机会摘下面纱来看个清楚!你倒是有艳福!不过,她画工还是蛮不错的!”男子望着下面一袭红衣的牡丹,忍不住赞叹道。

  甘子翎缓缓走到窗户前,看到楼下那一群人围着的两名女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应付地道。“她画的牡丹自然是不错的。”视线却不由自主的望镜汐的方向探去。

  “对美女没意思?”姚千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转头看向甘子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你有兴趣?”甘子翎说着,挑了挑眉,看向姚千叶。

  “哈哈哈———”面前的男人突然欢畅地笑了出来,肩膀不住地耸动。他微微换了一个姿势,撑着脑袋若有所思。

  他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立体,就像是一只暗夜中的妖精。

  “长的是挺不错!怕只怕……”少姚千叶说着,稍有停顿,似乎是在卖关子,“是个蛇蝎美人……”眼睛微咪,犀利的目光一闪即过。

  另一边,焚香看着镜汐的画,微微有些惊讶。

  镜汐画得十分专注认真,时而轻点,时而重触,时而细描,时而粗摹。颜色的搭配与混合小心把握着,花瓣的地方更加细致。

  在众人的惊叹声之中,牡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成功的作品,是一朵娇艳的牡丹,绽放在干净的宣纸上。她瞥了一眼对面还在作画的镜汐,满不在乎地勾唇,眼中尽是嘲讽与不屑。

  还没完成。

  就这点水平想和她较量?

  焚香瞥了一眼镜汐所做,完成度还不到一半,仅仅凭借她所完成的,根本看不出来镜汐到底想要画的是什么。

  “果然是胭脂巷的花魁啊!”

  “画得真是不错啊!”

  “好!好!好!”

  周边看热闹百姓们看了牡丹的画不禁感叹,赞叹声一片。激动的甚至都拍起了掌,探着脖子踮着脚红了脸。

  胭脂巷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众人拍掌叫好,一时间声动如雷鸣。

  看到牡丹的之后自然是下意识地看向对面的镜汐,在发现镜汐还在作画的时候,不禁对她的画产生一抹好奇。

  镜汐微微起身,焚香这才看清楚她的上色,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话。

  此时,人群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冷酷的黑衣女子,一身便装,黑发竖起,随着女子快速地移动而飘扬。女子用剑迅速地避开了周围的人,为自己开辟出一条道路,发现镜汐之后,低下头在镜汐耳旁说了些什么。

  镜汐脸色一变,扔下了笔,提起了裙子,迅速地转身,准备离开。

  她这一动,画也就全部展开,虽然堪堪只完成了三分之一,但人们看到那花瓣的颜色,花瓣的弧度与姿态,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传来一片吸气声。

  指着这这了半天都没有这出个所以然。

  再去看镜汐,刚准备提脚离开,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心下一惊,低头发现,原来是小荷见她要离开,跪了下来抱着她的大腿哀求道:“姑娘我求求您,帮帮我们吧!”

  如今这形势看来,只要镜汐再继续画下去,就一定会赢。

  见微知著,仅仅从这冰山一角便可以窥见作画人的画功。从作画速度上以及全局上,也许此画比不上牡丹的那一幅。但是,如果从色彩以及线条的流畅度来说,牡丹的却不一定赶得上镜汐。

  小荷颤巍巍地看了一眼老鸨,发现胭脂巷的妈妈也正在看着自己,那一双眼睛中是威胁,是势在必得。

  否则,也不会答应牡丹的要求要比试一番了。

  如果面前的这位姑娘走了,那么妈妈完全可以以未完成为由,将她与崔郎扣下来。

  怎么办?

  一定要留住这位带着面纱的白衣姑娘。

  小荷咬咬牙。

  初见这位姑娘,只觉得气质脱俗不凡,再看她的胆魄,看她的画技,小荷只觉得这位姑娘一定不是个简单任务。

  她今天遇到贵人了。

  “贵人!求求您,帮帮我们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