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九章再遇牡丹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00 2019-09-13 19:00:00

  是夜,镜汐卸下了头上的发簪,一头墨发倾泻而下。月夜下的长发美人,总是纯洁而美丽的。

  手在碰到耳朵的时候,这才意识到换回了女装之后,她只别了一支玉兰花簪。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就笑了。

  今日追去的是墨雪,墨雪功夫自然是比不上墨竹的,更何况今日这个还是个经验丰富对京城地形熟悉的江湖骗子,实所情理之中。

  追不追上都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属不属于,只有她自己说了算。

  虽然,每一次,自己一个人站在人群中央的时候,确实很难找到那种归属感了。

  但是,她不会轻易放弃的。

  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根蓝色的发带,镜汐一愣,抚摸着盒子,嘴边绽放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第二天,镜汐便带着焚香准备回南宫府了,轿子才到门口,便听到了那家丁十分不友善的声音。

  接着,轿子便停了下来,焚香二话不说,便直接开门见山地要与家丁理论。坐在轿子里面的镜汐,只觉得有些闷热。其他的倒是没有听到,倒是听到了那狗仗人势的家丁最后还故意扯着嗓子故意来了一句儿。

  “大门是给人进了,你们……又怎么有资格从大门进?当然是要从狗洞里爬进去喽!”

  焚香气得脸都红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只听到镜汐懒懒地来了一句。

  “这丞相府的怕真是搞反了吧!大门是给人进的,可如今进去的可都不一定是人呢!”

  家丁瞪着眼睛“你”了个半天,也没你出个什么。焚香在一边儿偷着乐,就在这时,镜汐却突然从轿子里面走了出来,抬头望了一眼火辣辣的太阳,一阵不爽。不由用手代替扇子扇了扇,却还是不解热。

  “焚香,我们去街上逛逛吧!这里太热了!与其在这里与某些颠倒是非的人纠缠,还不如去街头上去买两把扇子呢!”这天儿,也忒热了吧!

  ——街上——

  “热死了!热死了!怎么今天这么热?难道夏天已经提前了?”此刻的镜汐完全没有两大家闺秀的样子,毫无形象地拿着刚刚买的扇子扇着,一边抱怨。她这才发现,来街上全然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试想一下,街上这么多的人,难免不碰着。不是更热了吗?

  “哎!小姐,你看,前面的这群人在干什么啊?”焚香看到不远处的人全都聚集在了一起,不禁好奇道。小手指着那些人,说给镜汐听。“小姐,我们前去看看吧!”

  “我说你这个穷书生还来这里干什么?!老娘没有去官府告发你算不错了!平日里要不是看在小荷的面子上早就将你赶出去了!现在我告诉你,咱们小荷今天晚上就要接客了!你给我能滚多远滚多远去!别在这门口儿站着碍眼!来人!把他送到官府里去!”只见人群中围着一个老鸨,胭脂粉面脸都是,看起来虽然是半老徐娘,可风韵犹存啊!她这话说起来倒是不留情面,两手插腰,十分有气势。

  瘫倒在地上的是一名男子,一看就是一个白面书生,旁边还有一位女子,拿着帕子,泪眼汪汪。见到如此场景,连忙跑到老鸨面前,扶着那公子。像是护小鸡一样,看到即将上来的几个彪形大汉,连忙道:“妈妈,您别说了!他欠的钱我会帮他还上的!您还是大发慈悲,让他走吧!”说罢,转头又看向了书生,“崔公子,小荷只是一个风月场所里面的女子,您还是尽早忘了我吧!”

  “我……”

  男子话还没有说完,楼上便响起了一个女音。

  “什么事这么吵啊!”楼上突然走下来了一个女子,众人又开始讨论了起来,兴奋了。这不是花魁牡丹么?牡丹打了个懒懒的哈欠,慵懒地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眉宇之间尽是不耐。“你们吵到我休息了。”

  “哎哟!姑奶奶啊!”老鸨一见牡丹下来了,也不敢再纠缠下去了,要是将这位姑奶奶给惹毛了,还不知道下场是什么呢!于是乎,连忙走上前去,烈日当头,大汗淋漓,她脸上的妆也花了。“还不都是这个书生,硬是要缠着小荷,让他走他也不走!”

  牡丹闻言,看了两眼地上的书生和小荷,眼睛中有藏不住的轻蔑。

  “就这么点儿小事?”

  “牡丹姐姐!”芍药一见牡丹来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奔上去。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与崔公子是真心相爱的!还请姐姐劝劝妈妈,放我和崔公子走吧!赎金我是有的!”

  牡丹又看了一眼小荷,脸色依旧,无所谓道:“我要回去了。”双手一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言罢,便要转身,并没有要插入的打算。

  “牡丹姐姐……”除了牡丹,小荷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够帮她了。牡丹是这儿的花魁,分量重,她一开口妈妈肯定会答应的!可如今……想到这里,小荷用手绞着帕子,一脸恳求地看着牡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已经汪洋一片,快要溢出来了一眼,那样子,可真是我见犹怜。

  “那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牡丹似乎十分认真地想出来了一个法子,眼睛中闪过一抹玩弄的意味,有些大发慈悲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好歹也是一个场子里面的姐妹,如今你遇着你情郎了,我也不刁难你。你和我比试一场,若是你赢了,你们可以走,我相信,妈妈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也不会为难你的。”说着,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旁边的老鸨一眼,老鸨一看,当然是立刻点头了。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能惹着这姑奶奶了!小荷走了就走了,牡丹可就不行了,毕竟,人家是花魁。她可不能为了一棵小树,放弃了一片森林。

  “那是当然!”老鸨得意洋洋的说道,似乎觉得小荷这一次是输定了。牡丹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小小的芍药?

  “好!比什么?”听到有一丝希望,小荷还是不打算放弃的,虽然她的才艺是比不上牡丹,但,无论如何,凡事要试一试才知道。

  然后,牡丹后来开口说的话,却是让小荷震撼了一把。

  “作画!”牡丹很是得意地开口,略带轻蔑的目光扫了一眼正在发愣的芍药。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什么,看到小荷的那个样子,冷冷一笑,有些嘲讽的意味。“怎么样?你还比不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