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八章 江湖骗子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47 2019-09-12 19:00:00

  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是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低着头的、穿着一身灰色袍子的人。

  此人抬起头,镜汐才发现是个嘴边有两撇小胡须的男人。男人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慌乱以及抱歉,“公子,抱歉,真是对不住!”此人生的一张脸甚是白净,白中透着粉,十分秀气。那黑色的小胡须看起来煞是显眼。看着自己的时候,一脸无辜,这般模样,想让人生气都气不起来。

  更何况,镜汐觉得自己放下也是在发呆中。这一撞,倒是把她唤回来了。

  “无事。”她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中的折扇,示意没关系。

  “不妨让小生顺便为姑娘算上一卦,就当作是小生的赔礼了。”那男人微微弯着腰,低着头,一副谦恭的模样。

  镜汐重新打量了起来眼前的男人。洗白的蓝色袍子,中规中矩的秀才打扮,头戴一顶帽子,遮盖了光滑的额头。露出来的手腕白皙且纤细,握着一根细细的竹竿。抬头看去,竟是一面旗帜。上面写着着“半仙算命”四个大字,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写着“不准不要钱”,纵向排列,占据了算命帆的大部分面积。

  目光从算命帆移向了算命先生白皙的脖颈,曲线优美,就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并且,好像少了些什么东西。

  镜汐突然起了兴趣,眯起了眼睛。

  “好啊!不如你说说看,到底看出我什么来了?”

  ——邵府地窖——

  温崖摘下了头上的斗笠,就好像摘掉了一层面具,他身姿高大清瘦,即使身处昏暗无光的地牢,穿着麻衣,浑身也散发着“温润公子,举世无双”的气质。

  他提着三袋打包好的药材,准备回房,突然看见面前的人时,脚下一顿,随后调转方向,从邵子游的身边绕过去。

  “温公子,出去的时候没有被人发现吧?!”

  “温家庄前任庄主,温家二公子,可是早就在七年前就死了。”

  邵子游说话的语速把握得极好。不重要的快一些,但到了关键性词语的时候,总是放缓些,几乎是咬着牙把字一个一个挤出来。

  目的只有一个,一遍一遍地提醒着面前这个人,过去那些不争的事实。

  温崖没有理睬他,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径直离开。

  “你以为就算治好了她的病,她就会选择跟你离开吗?”

  ——客栈——

  “公子一派清秀俊朗模样,长相极有福气,想必定是大富大贵之人。”那算命摸了摸胡子,睁着一只眼睛,逼着一只眼睛,作思考状。

  镜汐笑而不语,意味深长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算命先生,“然后呢?”

  “这个啊!”先生睁开了眼睛,瞅了一眼镜汐的手掌,做一脸惊讶的样子,抚摸茶杯的那只手突然撤下,整个人瞬间站了起来,瞪大了双眼,盯着镜汐的手。“哎呀!”

  “公子,你这手相可真是不得了!”

  “看这脉络清晰,不相交叉,一看公子就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日后定是家庭美满,妻妾成群,家财万贯呐!”

  墨雪此刻才追上镜汐,眼见着自己的主子跟着一个算命的跑进了客栈,墨雪拨开人群之后便立刻跑了进去,谁知道一进去便听到这话,一脸无语。

  简直是个行走江湖的骗子!

  什么妻妾成群,连主子是个女的都没看出来!!

  而自己的主子,打开一把折扇,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对着那骗子,偷着乐呵。

  就是没有拆穿。

  墨雪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两个人的侧脸,是以,自然知道镜汐躲在扇子后面在做什么。

  而那个算命先生……

  咦?好生白净的模样。

  等等!

  那算命的好像从镜汐的眼睛中看出了笑意,于是吹捧得更加起劲了。

  “公子若是入仕,那官途一定是一片坦荡,步步高升,青云直上。”

  “膝下一子一女,儿女孝顺,子孙成群,晚年可享受含饴弄孙之福啊!”

  “……”

  镜汐笑着笑着,可算是收敛了一些。敛去了笑容之后,拿下了扇子,直视那骗子,刚准备告辞离开时,却发现那人突然坐下皱着眉头摸着胡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只是公子要记住,哪里是你的根,哪里是你的本,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万万不可留恋呐!”

  镜汐:!!!

  若说方才全部都是吹嘘,那么这一句,确实值得深究。

  镜汐面不改色,故作不懂道:“先生说什么胡话,我怎么听不懂呢?不如先生解释解释,什么叫做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谁知道,那算命先生一听到这话,却又是什么都不愿意再多说了。一边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一边拿起自己的行李以及算命帆,仰着头,眯着眼睛,只说“不可说啊不可说!”

  “天机不可泄露啊!”

  另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往客栈门口移动,只剩下镜汐一个人坐在桌子旁。

  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万万不可留恋?

  的确,镜汐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穿越到这个地方的。

  可是,如果说要镜汐相信这个算命的有真本事,那也是不可能!

  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主子……”

  “墨雪,快跟上他!快!”

  ——街道——

  且说那算命的出了客栈大门之后,没有再四处乱晃,而是径直去了一家脂粉铺子。

  墨雪跟着那人进去,却发现这成衣店的人也是很多,无法,只得在门口蹲着,等着那算命的出来。

  来往的大多数是女人和孩子,有正值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也有已为人妻的妇女牵着牙牙学语的孩子。

  少数是男人打扮,这一下子,目标范围缩小了许多。

  以防万一,她盯准了身段窈窕些的女子,以防此人“金蝉脱壳”。

  然而,尽管如此,一直到月上柳梢头,人渐渐稀少,墨雪都没有看到那江湖骗子半个影子。

  ——索家——

  “小姐,您的东西已经拿回来了。”

  丫鬟看着脚下的手提箱子以及手上写着“半仙算命,不准不要钱”的算命帆,低着头禀告道。

  屏风后面隐约可以看见一个苗条的身影,低头用手在腰间捣鼓着什么。此人乃是御史中丞掌上明珠索家小姐索恬芯。

  她从屏风后终于走了出来,时而低头看看腰间的蝴蝶结,原来方才是在整理这些带子。

  她嘴中还含着蜜饯,听到这些含糊不清地让丫鬟先退下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小声低估。

  怎么会是一个男人呢?

  看来还真是她认错了。

  还好她机灵,换了一身女装从后门逃了,否则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爹爹又要说教了。

  正想着,突然听到外面有丫鬟道:“小姐,老爷来了。”

  索恬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