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七章 牡丹献曲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332 2019-09-11 19:00:00

  自从镜汐决定回去南宫府之后,墨竹与墨雪已经再着手准备,只是,某人似乎并不安分。甚至于怂恿墨雪与自己换上了男装,前往胭脂巷看看。

  如果不玩个够,进了南宫府束手束脚的,可并不知道到底还能不能这么肆意了。

  且她也是有任务在身的,镜汐用扇子撑着脑袋琢磨着,什么时候开始在皇城培养自己的势力以及想办法弄一些钱财来装备自己的势力。

  忘忧谷毕竟是忘忧谷的人,到底是不能专门为她一个人在外奔波打探双月下落的。

  也不知道芯芯那家伙究竟怎么样了。

  ——胭脂巷——

  一进胭脂巷,便听到了里面的糜烂之音,青楼女子多为妩媚,身上的衣衫单薄。镜汐没有心情去看这些,几个忙着招揽客人的妓女不时地对两人抛着媚眼儿,墨雪眼眸中藏着深深的厌恶。她最讨厌这种肮脏的地方,想当初,她快要被那无良的父母卖到这种这种地方的时候,幸亏主子出现,高价买下了她。否则,若真的来到了这种地方,恐怕她会比死还难过。

  镜汐摇着折扇,没有再说话,只是用眼神警告那些快要碰到她的那些女子。素来听闻青楼里夜夜笙歌,不少女子尽管多不愿意来这种地方,最终还是被玷污,成为社会的失败品。

  看够了这些青楼女子的把戏,镜汐也觉得有些乏了,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被一歌声吸引。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年少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青天无云月如烛,露泣梨花白如玉。子规一夜啼到明,美人独在空房宿。空赐罗衣不赐恩,一薰香后一销魂。虽然舞袖何曾舞,常对春风裛泪痕。不洗残妆凭绣床,也同女伴绣鸳鸯。回针刺到双飞处忆著征夫泪数行。眼想心思梦里惊,无人知我此时情。不如池上鸳鸯鸟,双宿双飞过一生……”

  歌声婉转,伴着琵琶的声奏,更显凄凉。镜汐一听,便只觉熟悉,这词,似乎是现代的。转头再看,一红色帷帐后,有一佳人,琵琶遮面,纤纤细指在古铜木琵琶上施展。急促时如声声骤雨,有急有缓,缓慢时如美人的呢喃细语。似在诉平生的不如意,诉自己那可怜的单相思。美人一袭红纱,被帷帐遮着,使众人都看不见她的面。三千青丝束于身后,一朵大红牡丹金簪别在头上,更显独特。夹杂着客人们的狂呼呐喊,微风拂动,青丝缭乱,帷帐似乎是要被掀开。

  就在快要揭开女子的真正面目的时候,琵琶声骤停,女子扬起右手,宽大的水袖正好再次挡住了她的脸。当手再次放下的时候,女子已经戴上了面纱,众人唏嘘一片。看不清女子脸上的神色,只看到女子突然将手中琵琶放下,缓缓起身,青葱玉指挑开了帷幕,一步一步走了出来,步步生莲。身材窈窕,礼仪周到,真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众人似乎知道她的规矩,倒也没有再阻拦,纵使再想挽留女子,也只是口上说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拦她。说想要看她的脸,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摘她的面纱。女子淡淡扫了一眼所有的人,微微行礼,“众位,今日牡丹身体不适,早日告退。”说着,倒也没有再顾众人的意愿,直接绕过所有人,走上二楼。

  镜汐目送牡丹的身影到二楼,直至走进房门消失。忽地,微微一笑,“墨雪,想不到,这皇城竟然还有人敢头上带这种簪子,还敢穿这种衣服,你说,她会是个怎样的人物??”她仔细观察过,这个妓女不同于其他人,其他妓女穿的都是普通的肚兜和薄纱,但是她穿的不仅得体,衣服的质地更不一般,还在一处绣了一朵牡丹。因为这个大陆上自从有了她“天价牡丹”这号人物后,除了皇家也再没有人敢种牡丹花,更没有人还这样明目张胆地带牡丹簪子。

  “主子,我调查过,这个妓女是这儿的花魁,叫‘牡丹’,是两年前才来这百芳阁的。刚来的时候,有人不信服她的这个艺名,但后来,据说看过她面的人,无不称赞。但那些人,后来似乎都已经死了。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尽管别人看不到她的面,听听这曲儿也是满足。曾经也有人想要调戏她,但听说她也不简单,当场就剁了那个人的手指头。偏偏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偏偏要呆在这青楼里,真是不知道她是怎样想的。现在皇城里的人都知道她的规矩,听听曲儿可以,只是,想其他的,只有死路一条。”墨雪解释道。

  “墨雪,我只是想不到这个女子与我的爱好如此相同,不如,我们去和她交个朋友如何?”

  此女子,虽流落至此,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坚持自己的底线,可见并不是个简单人物。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冷艳。

  这种神秘,这种埋藏在强颜欢笑后面的冷艳,让镜汐起了兴趣。

  “这个……”墨雪抬头望了一眼那二楼紧闭着的房间,颇有些为难,“主子,今天恐怕是不行了。她既然说今天身体不适,即使你那一万两黄金诱惑她她也不会出现的。”这里的老鸨即使见钱眼开,但也不敢忤逆牡丹,否则,人财两空。

  “哦。”镜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收起了折扇,没有想到,世上竟还有这等女子。“那算了,墨雪,走,我们回去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了。”简单扫了一眼后,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便唤道。

  两人出了门,墨雪本以为镜汐就此罢休,也应该早些回去了,没有想到镜汐又拉着她扬言要去逛闹市。

  上午的京城是最热闹的,其次便是傍晚。下午的阳光毒辣,不仅行人不愿意出门,小摊贩也宁愿在家中休息,准备晚上再出来做生意。如今正是黄昏时刻,百姓们摆出了自己的摊子,该吆喝的吆喝,扯着嗓子叫卖。路过的男男女女,老人儿童不时停下来瞧瞧,讨价还价,十分热闹。

  镜汐在前面停停走走,墨雪在后面跟着,两个人之间不过三步的距离,却因为人群的涌动,墨雪不得不暂时停留,眼看着镜汐一人前行。

  “哎……”墨雪伸着手,想要拨开人群,却无可奈何,看着前面那个身影,想要呼唤,却已经走远。

  镜汐不知道何时转头,这才发现,自己身后的墨雪已经不见。她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入目皆是一片火热。

  她是喜欢热闹的。

  但是不知道究竟想起了什么,笑容慢慢凝固在了脸上,眼神逐渐黯淡,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这是墨竹与墨雪从未见过的。

  “哎哟——”

  突然,肩膀处收到一股力道不小的撞击,呆愣的镜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肩膀微侧,竟差点没有站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