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六章下定决心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95 2019-09-10 19:00:00

  ——鸿鹄门——

  镜汐与墨雪两人关上了门,来到了鸿鹄门的走廊。

  走廊上时而有人经过,靠着栏杆还可以看到一楼内桌桌盛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小二的端着饭菜进进出出,忙得不可开交。鸿鹄门的生意,当真是不错。

  “怎么样?”镜汐询问道。

  “看起来……她并没有说谎。”墨雪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说是真的,这个丫鬟从小跟着南宫镜汐,根本没有必要误认别人为自己的主子,更没有这种城府和心机。如果说是假的,那她的目的,属下真的不知。”

  “你可能看出她的脉象有什么问题??”

  “脉象与常人无异。”墨雪顿了顿,“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她可能因为惊恐过度或者经历了伤痛,导致精神错乱,将您误认为南宫镜汐。”

  镜汐沉默了,不再说话。

  凭她和墨雪所见,这个丫鬟的模样,确实不像是装出来的。

  但是……

  “小姐!”

  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了镜汐的沉思,循声看去。墨雪与镜汐两个人一手扶着栏杆,扭头去看,发现是那个丫鬟。

  焚香。

  焚香身上穿的是粗布衣衫,由于受伤,脸色苍白,额头上也用绷带裹出了一个小包,发丝凌乱,贴着额头。她关起门,看向自己的时候,即使没有说话,被那双泛着光的剪水秋眸看着,也让人心生怜惜。

  “小姐——”

  “你同我进来!我有事情要问你!!”

  焚香不知镜汐这是做什么,但无论小姐要求什么,焚香还是会照做的。

  进了屋,即使摆设再好,焚香也没有心情再欣赏了。她低着头,似乎不敢与镜汐对视,有些陌生镜汐这样子。

  镜汐叹了一口气,“你一直低着头干什么?”

  “小姐……小姐,以前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

  镜汐:“……”那怎么能一样?!她当然不是和她一起在尼姑庵住了这么多年的小姐啊!!

  世家小姐是什么样的,她怎么学得来?

  “你认错人了,我其实并不是你家小姐。”

  焚香一愣,显然是并没有想到这个答案。

  为何不按套路出牌?

  她想要回到皇城,必定要借用南宫六小姐这个身份,必定要解决原来的替身以及丫鬟。如今替身路上出事,在主子的安排下,她顶替了丫鬟这个身份,更是解决了丫鬟认主的问题,可她为何还是不答应?

  不对呀!一点都不按照套路出牌!这还让她如何接近南宫镜汐?

  于是,焚香连忙道:“不会的!焚香自小和小姐一起长大焚香认错了谁都不会认错小姐的!”还不快答应啊?!

  她都已经表现得如此铁定地认为她就是原来的那个从小在尼姑庵的南宫镜汐了!

  “不是,你是真的认错人了。”

  焚香没有想清楚都是是什么原因,让眼前的女人放弃这么好的机会选择了诚实。

  但是,这是主子交给她的任务,无论如何,她都要说服南宫镜汐,让她愿意将自己留在身边。

  “不……”

  刚想再次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镜汐突然直接道:“你如果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她,她其实在山里的时候就已经……”

  “南宫镜汐”的尸体已经差人带了回来,主要是去观察一下她的容貌,虽然尸身已经开始有些腐烂,但是从脸上隐约可以看出,和镜汐的样貌还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个丫鬟到底是怎么回事,镜汐不敢掉以轻心。

  “不!小姐……”焚香立刻阻止了镜汐再继续说下去,她内心隐隐有些焦灼,如果真的去看了,就坐实了南宫镜汐已经死去的事实,那她还怎么混下去?!

  所以,她只能马上阻止,只求镜汐住口。

  不要再说了……

  恰在此时,镜汐突然离开。就在焚香正在思考是否改变策略的时候,镜汐推开门,走了进来,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那个……是这样的,我一醒来,因为遇到山贼,惊恐过度,醒来后,有些东西就不记得了。所以,刚才……呃呃,只是试探一下你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看一下你是不是我的丫鬟。”

  “看到你的反应,我就放心了!”

  焚香:……

  ——傍晚——

  香烟缭绕,在空气中慢慢晕开,扩散成云。褐色的铜炉旁边便是文房四宝,宣纸上未干的墨迹还残有一缕墨香,簪花小楷还带有一分女子的秀气。

  一女子身着白衣,素手执笔,于袅袅香烟之中一笔一画地认真描绘着。

  墨竹初见这般景象,还有些惊讶,待走近,心中默道:果不其然。

  只见宣纸上已经落下了一只……形象生动的小金鱼。

  简笔画,并不算逼真,妙在金鱼的神态,简单三四笔,竟有些可爱。

  墨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瞥了一眼旁边摞起来的一张张宣纸,不知道除了上面的两三张里面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小字。

  就说主子怎么可能真的淡定地练字到现在。

  只是,这从前在姑姑面前玩弄的小把戏,现在依然忘记不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墨竹突然听见镜汐发话,连忙回答道,“是!经过属下调查,那一带平日里都安稳的很。不知为何,偏偏在南宫镜汐出山的那日闹起了山贼。”

  “你是说……”镜汐突然将手中的毛笔放在一边,再次抬头时,眼睛中闪过一抹寒意。

  “有人故意买凶?”

  “是。”

  “那日出山的人并不少,偏偏遇害的只有南宫镜汐。如果真的是山贼,山贼有很大可能目标已经锁定南宫镜汐。如此,说明有人故意泄露了消息,否则,为何不直接去尼姑庵抢劫一空。”

  “当然,并不排除,是一场巧合。”

  “如果真的是巧合,也就算了。”镜汐净手,甩干了手上的水分后,拿过一方帕子开始擦拭自己的一双手,“可是如果真的是有人故意买凶,那么……”

  “这个南宫府,我还真的是非回不可了!”

  所以,她选择留下焚香。

  毕竟只有焚香比较了解后宅园的一些事情。

  尽管并不是真正的南宫镜汐,但是毕竟占用了她人的身体。况且,她本来就需要一个身份。

  南宫府,她是下定了决心的。

  她将帕子狠狠甩在一旁的金盘子上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