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五章 温家秘辛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42 2019-09-08 19:00:00

  离开了南幽阁,对于镜汐等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哇——啊——”

  早上,睡到自然醒,镜汐打开门,窗户,新鲜的空气跑了进来,吹散了屋内的丝丝闷热。镜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感到说不出来的舒服与惬意。

  窗外的世界热闹喧嚣,鸿鹄门下,街道上人来人往,商贩们吆喝声,叫卖声充斥着人的耳朵。

  好热闹,镜汐心想。

  “砰——”

  “主子!不好了!”

  ………

  原来这般匆匆忙忙是因为南宫镜汐,或者说是师父安排在南宫府的替代品。

  镜汐来到这个世界上是附体在南宫镜汐身上的,南宫镜汐,原来是南宫府的六小姐,嫡出。然而,四岁之时上香途中与家人走失。此后,南宫镜汐就来到了忘忧谷。直到八岁,苍镜汐占据了这具身体,神不知鬼不觉。

  另一边,师父不让人发现她的失踪,找了个模样差不多的女童代替她。没过几年,南宫府大夫人,南宫镜汐的亲娘亲死去。南宫镜汐因受姊妹排挤被赶到京城外的尼姑庵,美其名曰为祖母祈福。

  这么多年没有人见过长大后的南宫镜汐,因此,她此次回来有机可乘,完全可以取代她。

  如今,南宫府的人不知为何又派人要将她接回来。然而,其中的变故是,南宫镜汐死了。

  死在回京的途中。

  “据属下观察,南宫镜汐是在出山的路上遇难。现场一片混乱,衣物等东西洒落一地,首饰等贵重物品丢失,看起来像是山贼作乱。”

  “还有一个丫鬟,尚有鼻息,属下将她带了回来。”

  镜汐与墨雪两个人一齐来到了二楼,尚且还没有推开房间,便看见一个灰色的身影从房间内冲了出来扑进了镜汐的怀中。

  “小姐!”

  镜汐讶然,她怎么会是小姐呢?这么多年以来和这个丫鬟一直生活的,是师父当年给她找的女童啊!

  难道她其实还有个胞妹??

  所以长得一模一样,给认错了?

  ——晏府——

  甘子翎品了一口茶,看到若无其事地在逗鸟的晏无双,开口道:“你觉得这件事情与许七玥有关?”

  晏无双手上的动作一顿,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道:“不管如何,当初温家一定出了事,而师兄与许七玥先后失踪的时间相近,我想先从许七玥这里入手,弄清楚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今,两人已经从姚休的口中套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原来许七玥嫁进温家之后,不到三月,便怀上了一个孩子,只不过,孩子还没有成型,许七玥因为走火入魔内力耗散身体亏损,流产了。

  之后许七玥便离开了温家,温家公子顺理成章地休了她。

  当然,这只是对外的说法。

  实际上,姚休被抓进来的时候,神经敏感,甚至疯言疯语,想蒙混过关。然而,南幽阁是什么地方,几大刑具一上来,姚休不得不乖乖交代。

  姚休与许七玥原来是在许七玥从忘忧谷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认识的。许七玥救下了被欺负的姚休,自此之后,姚休就跟着许七玥一起走江湖了。

  后来,许七玥认祖归宗,回到了许家,姚休也跟着进了大富人家。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许七玥嫁进温家,两个人的交情匪浅,所以许七玥也十分信任姚休。

  姚休少年便成了孤儿,年少时一边在躲避仇家的追杀,一边学着些东西准备逃生。因此,一身技艺,在多不在精。许七玥十分欣赏他,也十分信任他,毕竟于他,她是有救命之恩的。

  所以,后来,当许七玥小产的时候,第一个找到的大夫就是姚休。

  彼时她已经被温家人赶到了山庄外面的小屋,温家请来的大夫她信不过,姚休是她唯一的可能了。

  所以,是姚休欺骗了许七玥,为了温家提出来的名利,他选择了欺骗。

  此后,许七玥失踪。温家人表面上说会给姚休名与利,甚至还把他引荐给了知府大人。然而,对于唯一的知情人,他们怎么可能会留下一个活口。

  索性姚休自小就在逃亡,运用从前的各种办法躲开了温家人暗地里买通的杀手。很快,他通过知府大人,摸清了官场的套路,走上了自己的官路。

  只是午夜梦回,总是会想到许七玥。紧接着,被梦里绝望的她、讨债的她吓醒。

  他不断安慰自己并不是自己做的。

  但却无法掩盖许七玥曾帮助过他,而他反而欺骗她逼走了她的事实。

  不管如何审,姚休都说不知道许七玥的去向。

  线索断在了这里。

  但所幸,已经可以确定,温家肯定是有大问题的,最起码没有表面上光鲜亮丽。

  如今看来,只能想办法从温家入手。

  ——邵府——

  温崖安顿好许七玥之后,看着她安详的睡颜,温柔地替她捏了捏被角,然后才转身离开他们的住所。

  他离开后不久,本是安详入睡的许七玥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着眉头,侧头,弯腰,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吐出一口血在上面。

  她毫不在意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看着帕子上的血迹怔了一会儿,突然起身。

  ——另一边——

  温崖绕过了一条条路,终于找到了邵子游的秘密基地,定睛一看,原来是邵子游与阿丁两人。

  邵府地窖很大,光源基本上只有墙壁上的火把。因此地窖中还是很黯淡的。

  阿丁一只手举着火把,一只手抱着一件黑袍。邵子游的脸一半隐在黑暗中,一半在火光中。在看见温崖后,脸上的笑意愈加放肆。在这微弱的光线下,他的笑显得有些邪气。

  “温公子,我等你很久了。”

  “穿上这个。”邵子游示意阿丁将手中的袍子递给温崖,而自己则是走过去拍了拍温崖的肩膀。温崖比邵子游高了一个头,因此只是微微低头瞥了他一眼,不曾说话。

  邵子游嘘了一声,突然放低了声音,靠近了温崖,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该怎么做公子心里应该有数。”

  “别忘了当初是谁成全你们的,是谁救下许七玥的。”

  “更别忘了,你走了,许七玥可是还在我手上。”

  “你如果敢说些什么不该说的,她的命,我可就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了。”

  言罢,便收手跨步离开。

  阿丁瞅了瞅站在原地的温崖,有看了一眼已经远去的邵子游,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