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三章 在想什么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07 2019-09-06 21:27:48

  镜汐至今还记得当年的事。

  也是一模一样的火光,一模一样的慌乱,不知所措,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充斥着人的耳膜。

  那是她任谷主的第二个年头。

  ……

  “唔唔唔!!!”

  夜晚,正是这些人交易的欢乐场。耳畔传来男女欢好嬉笑的声音,却丝毫不影响暗地里完成这笔勾当。

  黑夜刚刚开始,人们在这里也才刚刚开始自己的夜生活。男欢女爱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充满了诱惑。

  这是镜汐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

  一只油腻的大手抚摸上她细腻的肌肤,然而她的嘴巴被塞住,这能“唔唔唔”地表达自己的抵抗与反对。她的眼角发红,死死瞪着眼前这肥头大耳,色咪咪盯着自己瞧的男人,像是要吞了他一样。头忍不住地摇摆,像是要摆脱这恶心的东西。

  然而不管她如何挣扎反抗,都是白费气力。

  男人看着她精致的容颜,目不转睛,嘴里只差流出口水。

  一旁的老鸨点着钱袋子里的银钱,眼睛里像是有一团光,笑得简直是合不拢嘴。涂抹了一层厚厚唇脂的红唇微微透着亮,“哎哟!爷,您可真是个好眼光,今儿个新进的丫头里面,就这个颜色是顶号的!”

  镜汐眸色微暗,今日她偷跑下山,谷里的姐妹们追她至此。不想却中了这些人的圈套,如今,不知道她们如何了。

  她们寥寥不过十几人,进了这肮脏的地方,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那肥头大耳的汉子把手收回来,两手在胸前搓了搓,也没再废话。“快!小美人儿,今儿爷就跟你来一个鸳鸯绣被翻红浪!”言罢,便迅速将面前裹成粽子一样的镜汐果断地扛在了肩上。

  “嘿嘿……”

  “小娘子儿……”

  “小美人儿……”

  眼见着这大汉离开了房间,离那数着钱的妈妈越来越远。“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那汉子的猥琐笑声依旧还一口一个昵称。进入走廊,客人们的喧哗声更加无法忽视。镜汐倒是没有再反抗安分了下来,而是冷静下来,思考着如何脱身救出那一帮姐妹。

  感觉到肩上人终于安分下来,汉子以为这美人儿知道逃不了了准备接受现实,笑得更加开怀。

  谁知,前面从房里突然跑出来了一个客人,衣衫半露,脸色十分得难看,一边系着衣服上的带子一边骂骂咧咧道:“臭婊子!跟老子还装什么贞洁烈女?!”

  “真是晦气!!”言罢,头发尚未整理好,便扭头而去。

  汉子好像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脑子里想着的,只有今晚的快活夜。一边哼着歌一边继续走着。

  房门大开,路过的时候,镜汐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儿。

  她睁大了双眼,看到的是房间里,白着脸蛋儿裸着身子倒在血泊之中的一个姐妹。

  !!!

  撞柱而死,柱子上有血痕,额头上还有个不断流着血的洞。身上空无一物,整个人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看到这里,镜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镜汐气红了眼。

  就如同今日看见十五倒下去的那样。十五的死对她来说,并不是没有一丝触动。

  完成任务已经过去了三天,马上,明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这几日她每天夜里站立在屋檐上,时不时就会响起当年的事,和那日的事,反思自己。

  都怪她。

  她握紧了拳头。

  当年,她于无意中突破了素女心法的第九重,血洗了青楼,火烧了这肮脏的地盘儿。但是,每每想起的时候,总是为那些不堪受辱而死的姐妹心痛。

  她恨自己的无知,否则不会跑出来遇见这群人。

  她恨自己的犹豫不决,否则如何纠结到伺机逃跑。

  她恨自己的心慈手软,若能早些动手杀了这些混蛋又怎么会让那些姐妹受苦?!

  如同今日,她一时心软没有办法淘汰小八,所以放了她。然而,小八却没有放过她,可是偏偏害了无辜的十五。

  她与小八素来不对付,十五明明还警告过她小心小八。

  都是因为她!!

  ……

  “在想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出现,镜汐匆忙抹了抹脸上未干的泪水,想要带上面具,却被来人制止。

  “是我。”

  手腕被抓住,镜汐下意识地转过头,发现是甘某某。

  甘子翎一怔,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是这个模样。尽管泪痕已经被处理了,但眼睛里发着红,一直蔓延到眼角,一双眸子里水盈盈的,泪水像是随时都要漫出来一样。看着他的时候,好像还没有回过神。神情无辜,没了平日张牙舞爪的模样,反而像一只楚楚可怜毫无攻击性的小兔子。

  竟然让他有些不忍。

  他的沉默好像让镜汐意识到了什么,收了面具,迅速转过脸去,冷声道:“你来干什么?!”

  甘子翎默了默,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一旁,良久才道:“不是说,要证明给我看吗?”

  镜汐心中一惊,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还没有品味出什么意思的时候,便看到甘某某竟然向她冲过来了!!!

  镜汐:!!!

  心中警铃大作,迅速地后退,但甘子翎毕竟是甘子翎,身手不是一般的快,尽管及时做出反应,却也只是堪堪稳住了身形。

  “你就这么点能耐?”

  这句话瞬间点燃了镜汐的斗志,脚下起步,迅速调整好状态,把握好节奏,进行进攻。

  两个人不一会儿便缠斗在一起。

  时而一个进攻一个闪躲之后,时而一个防守一个迅速跑到身后偷袭,你来我往,就像互相追逐的猎人与猎物。

  猎人想抓捕猎物,猎物要反击报复猎人。

  两个人到最后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月光之下,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两道黑色的人影,交缠在一起,却无法区分开来究竟谁是谁。

  这一场打得十分痛快,足足过了有半个时辰才消停下来。镜汐有些累了,直接躺在屋檐上呈现一个“大”字形放飞自己。她一边喘着气平复呼吸,一边看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甘子翎瞥了她一眼,提起檐瓦另一边的食盒,转过身,“待会儿下来。”

  下来干什么?镜汐偏偏头,看着他手里的红色食盒,了然,答案不言而喻。

  只是在男人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忍不住唤了一声。

  “等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