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七十二章 完成任务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364 2019-08-30 00:00:16

  镜汐将怀中的酒坛子递给了另一个女暗卫,嘱咐道:“你将这个带到柴房外面的马厩。方才我观察过,外面有一大堆草料,很适合引火。”

  “你在厨房,将油倒在地上……”

  “那你呢?”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她?

  镜汐摸向腰间的短匕首,神色复杂,她,要去救一个人,以及,杀了余百年!

  “匡——”房门被毫不留情地踢开,房内桌子上,茶几上满了蜡烛,屋内可谓是亮如白昼,却是空无一人。

  镜汐警惕地扫了一眼,确定无人之后,迅速地跑进里屋,打开柜子,却发现竟空无一人!!

  镜汐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紧紧抿着唇,不发一言。

  会是谁?难道是今夜的那个人吗?

  她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蜡烛,忽然猛地掀了下面的桌布。一瞬间,几十根蜡烛全部倾倒在地上,红色的火焰与橙黄色的桌布缠绕在一起,融合成一样的颜色,并且继续蔓延着。

  镜汐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想要努力平复自己的内心,最终,关上了门,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既然姚休不在,她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走水了!走水了!”

  姚休所在的房间,在二楼厢房偏西侧,起火之后,由于是客房,迅速引起了一大批人的骚动。一楼三楼尚好,二楼的人第一时间发现后,有的甚至还没有穿好衣服,便迅速地拿了衣服在手上,跑出了房间,好像晚一步大伙就要烧过来一样。

  情况比刚刚查房的时候还要乱,不少人四处奔走,有赶着救火的,从一楼跑到二楼,再从二楼赶回后院。有急着找妈妈搬救兵的,也有急着逃命的。但众人脸上的神色都是焦急的,特别是眼看着这一大团火焰快要吞噬过来的时候。

  镜汐在暗处一边隐藏着自己,一边观察着一切。姚休的房间很特殊,大概是做了亏心事.,晚上睡不着觉,点了许多蜡烛。没有想到,这些超常量的蜡烛正好促进了今晚的这一场火。

  这也正是镜汐选择姚休的房间的两个原因。

  强子查房还没有结束,突然有个小弟急匆匆地赶过来,耳语了几句,了解了个大概。

  “什么?你说厨房也着火了?有几个臭娘们逃了?”

  “妈的,她们肯定是在那儿!”

  “兄弟们,快!快和我一起去厨房抓人!!”

  ……

  “起!”

  伴随着一声命令,四个抬着轿子的轿夫一齐抬起轿子,稳稳当当地向前走着。轿子没有马车一样的侧壁,甚至是镂空形状的,四周用帷布掩住了轿中人的身影,也挡住了外界探寻的目光。

  一只香炉,一个茶几,一壶茶,一册书,是最简单的装置。

  “如何?”

  外面的下属听到这句话,如实地禀告道:“余百年的人没能抓住那三个女人,如今倚翠楼三个不同的地方失火,明显是她们三人所为。”

  “堂主,我们用不用……”加派人手?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便被堂主打断,只听见轿中人冷淡道:“不必,废物,总是要为自己的愚蠢负责的。”说话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轻易地碾死一只蚂蚁。

  仍旧是温柔的嗓音,却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另一边,余百年也已经知晓走水的事情,在此之前,他这与倚翠楼的小樱桃“培养感情”。

  小樱桃娇笑着抚上余百年的腰间,脸上笑得像一朵等待浇灌的小花。“爷,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嘛?!上次说的翡翠金玉镯,您可还没带给奴家呢!”

  余百年压根儿都不记得这件事儿,然而软香在怀,他又混迹多年,女人的心思如何又不得知。他一把拽下了腰间的钱袋子,丢给了怀中的小樱桃。咸猪手摸上美人儿的下巴,猥琐地笑道:“给给给!这不是给你送来了吗?爷这些天奔波在外,赚了这么多的钱,还不是为了给你买镯子吗?”

  小樱桃内心作呕,表面面上谄媚的神色依旧,她强忍着恶没有拍下着邪恶的咸猪手,扬起了一个僵硬的笑。

  “余爷,二楼西侧已经走水了,为了您的安全,我们还请您迅速……”撤离此处。

  余百年正在兴头儿上,怎么会轻易舍弃这机会。话都不等人家说完,便皱起了眉头,摆起了谱,嚷嚷道:“跑什么跑?那几个臭娘们已经被捉住了,爷我还能有什么事儿?这火烧的是西侧,我这可是在二楼东,能有什么事儿?”

  小樱桃摸着手里的钱袋子眼睛像是发了光,自然是知道此刻又该如何讨好自己的金主。她不屑地瞥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侍卫,冷哼道:“就是,余爷福大命大,能有什么事儿?!再者,你们两个做奴才的,未免管的也太宽了些?!”

  青龙堂的暗卫:“……”有个脑子的都知道今夜三处地方走水定是有人故意为之,有人故意做乱,这余百年更应该有所警惕。这火都快烧过来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在这儿玩女人?!

  没过一会儿,外面便响起了一个的声音。

  “老大……火……火……”由于跑得太急,停下来的时候气喘吁吁,连话都说的不够连贯,不够完整。

  余百年不屑地瞅了一眼两个整日冰块脸的侍卫,一脸“我说吧,果真如此”的得意表情。

  “火……火…要烧过来了!!!”

  !!!

  余百年吓得立刻从太师椅上跳了下来,怀中的小樱桃更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直接随着他的动作跌倒在了地上。

  她扶着腰刚想骂人的时候,那余百年竟然连招呼不打就已经跑了!

  怂包!

  她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也赶快跑了出去!

  ——走廊——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不起眼的小厮由于低着头慌张逃跑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人,连忙道歉,“让一下,让一下。”

  可是,若是他撞到的人是余百年,后果就变成了这样。

  “走路长不长眼睛啊?!”余百年看着面前这灰扑扑的小厮,一副穷酸样的打扮,感到有些晦气。却又不得不面对此人。

  如今场面混乱,人们忙着逃命,撞在一起是难所避免的事情。更何况,在没有人疏通指挥的情况下,在狭小的二楼走廊内,人们挤到了一起。

  两名下属已经走散了一人只剩下一个人在余百年前为其开路,“余爷,小心身边的人,当心有心之人。”

  “知道知…”道……

  没有听到完整的回答,青龙堂的那名下属下意识地回过头,发现余百年呆呆地站在自己的身后,不说话,也不动作。

  不好!!

  他迅速转过身,将余百年的身子扳过来,正对着他,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发现已经气绝。

  身上并无明显的创口。

  余百年的眼睛尚未关上,只是瞪大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正前方。

  下属不甘心地看着自己的前方,发现竟是乌泱泱的一片,根本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况且如今乱成一团,现下要说再去抓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恶!竟然就这样让她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