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十九章 惊知旧事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51 2019-08-26 20:10:06

  姚休是被滚烫的茶水泼醒的。

  他猛地睁开眼睛,四肢由于不适刚要动弹却发现自己已经从床上转移到了椅子上。目光在碰触到眼前的黑衣人时,充满了惊恐。

  “你!!”

  一把匕首,瞬间挑上了他的下巴。面前的蒙面黑衣人死死地盯着他,那双眼睛如寒冰一般尖锐冰冷,没有温度。

  就像她一样。

  姚休突然激动了起来,挣扎着身上的绳子。整个人被绑在了椅子上,由于动作太大,椅子也跟着离开了地面,忽上忽下,像一只垂死挣扎的鱼。

  “你终于来了是吗?许七玥?”他的一双眼睛中布满了血丝,仿佛未曾睡过一个安稳觉。

  声音突然变大,像是要向她人证明一般。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我是被逼的!”

  镜汐蒙着面,看着椅子上还在挣扎的姚休,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她心下一动,嘴上道:“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你以为我会听你的解释吗?”

  此人眼中布满血丝,即使在睡梦之中,也在不断呢喃师姐的名字,可见他睡得并不安稳。

  被她用水浇醒后,竟然下意识地以为她就是师姐,可见他神经此刻已经十分敏感了。

  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个男人,是否又知道师姐许七玥在哪里呢?

  “不是的。我是欺骗了你,但是害死你和你孩子的,根本不是我!!!”

  镜汐听到这些话,宛如五雷轰顶,一瞬间呆愣在了原处。她缓缓转过头,一把将男子的衣领提了起来,眼中喷薄而出的怒火像是要把他吞没。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

  “温郎!!”

  许七玥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闭上眼睛,只要一想到梦中的情景,她都心有余悸。她面色苍白,嘴唇上也泛着白色,喘着气,摸上发烫的额头,上面还残留着汗水。

  温崖闻声,立刻来到床前坐下,将许七玥揽入怀中,一边哄着她入睡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阿玥,没事的。”

  “都过去了。”

  ……

  许七玥靠着他,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伸手环住他的腰,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温崖不知道何时手来到的怀中女子的青丝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墨发,眼中像是一汪泉眼,温柔得能够溢出水。

  “阿玥,我们离开这里可好?”

  “阿玥,若我当初,能在你们身边就好了。”

  ……

  “你还知道什么?!都给我说出来!!”

  镜汐拿刀抵着男人的脖颈,十分激动。男人的表情显然是十分痛苦的,闭着眼睛,似乎不敢正视发狂的“许七玥”。

  “是的,不是我!”

  “是温崖!是温崖和许以情给你下的毒,都是他们逼我的!”

  “他们说只要我做了,就会给我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我就可以飞黄腾达!若我不做,随时都有可能把我交给我的仇家!!”

  “七玥姐,你是知道的,我自小被人追杀。我不想再过那种四处流浪的苦日子了!!”

  “是他们,都是他们!!”

  不知道为何,一旦开口,姚休仿佛止不住一样全部都抖了出来。就好像沉积在心底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找到另一个人和他一起扛着了。

  “砰砰——”

  本欲再多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谁知道,此刻,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以及急切的敲门声。声音又大又急,如同雨点一样细密。

  “快开门!!”

  “里面的人快给爷爬起来,今儿这有可疑人物,需要清查一番!”

  “快点起来!小心爷一脚踹开喽!”

  霎那间,外面的人破门而入,却发现屋子里,除了一对趴在桌子上的睡觉的男女,再无其他可疑的人影。

  等等!

  那男人竟然被绑在了椅子上。

  领头的的男人迅速挥手,做出了决定,“快!告诉老大,果然有同伙儿,快找人封闭倚翠楼。”

  脚步哒哒哒地再次响起。

  此刻的镜汐吊在二楼窗户外面的栏杆上,待余百年的人离开后,她又迅速起身,回到了姚休的房间。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露出一条细小的缝隙,偷偷打量着外面的一切。

  外面果然并不平静,二楼三楼走廊上不断有人跑来跑去。有提着裙子的姑娘,有摇着扇子急得满头大汗的妈妈,也有提着刀挨个搜查的男人。

  外面果然有状况!!

  难道她们暴露了?

  镜汐忽然瞥到桌子上的女子,果断地将她抱起,扔在了床上,开始动手解她的衣服……

  ——柴房——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到底是谁的人?!”

  余百年看着眼前的四个女人,头有点大。他在四人面前踱来踱去,小胡须跟着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他撅着嘴巴,仰着头,十分骄傲。

  “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是谁的人否则青龙堂会这么容易得一口答应给我送人来吗?”

  “还说得那么好听来保护我?!真他娘的当老子是猪啊!”

  言罢,十分不解气地砸在身旁的桌子上。

  厚厚的嘴唇因为生气而颤抖。

  面前的正是小八与组内负责追踪的组员,还有十五安排在一楼假装打扮注意余百年动向的两位。

  四人木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无人注意的时候,绑在身后的手不时有一些小动作。

  当然,不可避免地还有眼神交流。

  某某:这货真唠叨!

  某某:赞同!

  某某:你们说咱们这次任务是不是就这样黄了?我怎么总感觉事情有点不简单?你们今天哪里来的这么多状况???

  小八:你们老大呢?不会出了什么乱子了吧?

  某某:不会!

  某某:对!你别瞎说!我们老大心思缜密,身手一流,怎么可能……

  到这里,五人短暂的眼神交流被打断。柴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刚刚还一脸沉浸的余百年突然清醒了过来。只见一个黑头发,黑眼睛,黑衣服的女人被绑着手押了进来。

  和她们竟然是一模一样的打扮???

  女人脸上的面巾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人给摘了下来,她仰起头,长长的一缕头发飘起,露出了她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脸蛋儿。

  正是十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