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十七章 并不平静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43 2019-08-24 23:51:47

  是夜。

  镜汐从怀里掏出一条蓝色的发带,轻轻地放进来一个盒子里面,和那一只玉兰花簪放在一起。她凝眸,忽地绽放出一抹笑容,将东西放回原来的柜子里。

  与此同时,皇城里并不平静。

  ——七皇子府——

  书房。

  “叩叩——”

  “进。”

  于高夏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只是皱了皱眉头。若是靠近去看,会发现他正在作画,画中最明显的,当是那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

  他正在为画中女子描眉。

  也不知是谁,这个时候要闯进来!

  来人穿着一身红色的宦官服,弓着腰,低着头,手持一柄拂尘,踩着小碎步恭敬地走了进来。

  身后跟着一个小太监,手中的托盘上,摆放着许多卷轴。

  两人齐齐请安。

  “参见七皇子殿下。”

  于高夏淡淡地点了点头,手下力道却是骤然减少,他松了一口气,将画笔放下,自己转身准备净手。

  一旁的婢女见此,端起水盆走上前。

  于高夏将手伸进了净盆之中。

  “奴才此次是奉皇后娘娘的命令前来的。殿下既已弱冠,娘娘十分记挂殿下的婚事。不日又是各家族适龄女子入宫参加选秀的日子,娘娘有意替殿下寻一位贤良淑德的皇子妃,特命奴才今日前来呈上这秀女的画像,给殿下挑选。”

  “小桂子,呈上来。”

  “嗻。”

  于高夏已经拿过一旁婢女递过的手巾,擦了擦手。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眸光都黯淡了起来。

  母后,这是要他为二哥铺路了吗?

  ——皇宫——

  琅環苑。

  “这些,都是今年的秀女的画像。”

  同样的,在一张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放了一大堆卷轴。华服女子珠玉加身,端的是一派端庄从容。从鞋子到头顶上的珠玉头饰,样样是皇宫里的上乘,透露着女主人的盛宠。

  让人真真是好生艳羡。

  一只手缓缓伸了出来,染着凤仙花一般鲜艳的蔻丹在烛光之中闪烁着光。

  她展开了一幅画卷。

  朱唇微微弯起,十分满意。

  她生了一张好相貌,即使已经不复豆蔻年华,却沉淀了一种成熟女人的美。那双年少时灵动的,被乾元帝称赞会说话的大眼睛,此刻微微上挑,少了年少的光,却多了一份风情。

  “你舅舅家的那个丫头,你可满意?”

  于葉叶听到这话,倒是没有多大吃惊,一字一句道:“儿臣,任凭母后安排。”

  今皇后娘娘林氏的哥哥乃是当朝嘉国公。且不说林家之前立下了多少血马功劳,有多少人脉,单看如今林家一个皇后便可知……简直是一家独大。

  如今嘉国公府上的大姑娘与皇后亲生的二皇子联姻,是亲上加亲,更重要的是,对二皇子夺储君职之位有很大的帮助。

  皇后林氏知道这个答案后很是满意,似乎很满意于葉叶的态度以及他的明智。同时,为了安抚,她又抽出了几个卷轴,展开来,一一介绍。

  “你若喜欢,我便给你多安排两个侧妃。但正妻之位,只能给那个丫头。”

  “这是户部王侍郎的女儿,容貌,我看着倒也是不错。只是听说胆子太小,不是个能管家的。只能勉强当个侧妃。”

  “还有这个,护国将军之女,自小习武,其气度丝毫不输上过战场的李将军,为人豪爽大方……”

  “这个,是御史中丞家的二小姐……”

  “还有这个……”

  ……

  于葉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抽出其中一张画卷。

  “这位……好像是丞相府里的那个三小姐……”

  林皇后淡淡瞥了一眼那画中的女子,嘴边绽放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贵族、世家的女子就是用来联姻的,皇家的婚姻,不过是笼络各势力的一种手段。

  “如今,你父皇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现在他虽还没有决定下来储君的人选。但放眼朝中,还有哪个皇子比你更加适合太子?”

  “若有朝一日他倒下了,这监国的重任,不就是在你身上么?”

  皇后娘娘拖着一身的华裙,逶迤着来到于葉叶的面前,一双染着红色寇丹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儿子的肩上,说的话却极其有分量。

  “我的儿,这江山,你唾手可得。”

  于葉叶听到这句话时,脸上不曾显露,依旧平静。只是内心早就已经炸开了花,只听见一颗心脏在鲜活地跳动,传来“砰砰砰”的声响宫殿之内专属于正宫皇后娘娘的宝座好像成为了朝堂之上的龙椅,闪烁着权利的光。

  心跳在告诉自己:

  快了,快了……

  “娘娘,按照您的吩咐,药已经煎好了。”此时高公公的声音突然响起,母子两人顿时警惕地看向门口,只看到门上显现出来的一个微胖的身影。

  “进来。”

  只见高公公弓着身子,端了一碗药缓步进来,托盘上面,药碗的旁边,还有一包其他的东西。

  高公公谄媚的声音再次响起,“娘娘,这是按照您的要求准备的。”

  林皇后满意一笑,这琅環苑全部都是自己的人,更何况,这高公公可是个有眼力见儿的。

  她丝毫不担心自己与儿子之间的谈话刚刚的谈话会被暴露。

  只见她动作优雅地打开那包东西,摊开黄色的包装纸,是一些白色的粉末。

  她莞尔一笑,将那些粉末全部都倒入了那还冒着热气的药碗之中。动作轻柔,但她的表情却让人感觉到一丝狰狞。

  汤匙开始在黑乎乎的汤药中搅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邵府地窖——

  邵子游听完男人的陈述后,忽地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摸着下巴似乎在想着什么。就在男人以为他态度有些松动的时候,却听见他问道:“你说再加一些海棠草怎么样?”

  温崖敛眸,默了默,道:“海棠草性寒,不宜。”

  “嗯嗯,有道理有道理,还是公子你见多识广!”言罢,又用杵子继续捣鼓着自己的草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邵公子。”

  捣药的声音突然停止,邵子游捻起一撮药草,放在鼻子间轻嗅,状若无意一般地停止了捣药。

  “我不会说出你的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