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十六章 醉酒之后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13 2019-08-23 23:16:20

  甘子翎低头看着突然扑进自己怀中的女人,看着这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时,有一瞬间的失神。

  竟没有想到……她的酒量会是这么差……

  镜汐仰头,看着眼前的人,歪了歪脑袋,醉眼朦胧,似乎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脸颊酡红,似徬晚江边的晚霞般明艳动人。

  当然,如果能忽略掉一张小嘴一开一合,反复呢喃的“净房”和“如厕”就更好了。

  甘子翎偏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红色食盒。一如既往的,在东堂等她,谁知处理完事情后发现子时已过。想她今日那般定是醉酒微醒,他便打算自己找旺财解决一番这盒子里的吃食。

  谁曾想,一出门,便碰到了踉踉跄跄地出来找“净房”要“如厕”的她。

  更没有想到的,还在后面。

  面前的女人十分不安分,收到阻碍后,她眯着眼睛,脚下的步伐却是在原地画着圈,好一会儿才堪堪稳住身形。她立在原地,看着男人好一会儿,丝毫没有自己身上只着亵衣的尴尬。

  突然,她动了,甘子翎见状,迅速地后退,站在三步之外,拉开了与她之间的距离。

  谁知,这姑娘只是用脚在打着转,由左到右,一瞬三步。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脚下虚浮,配上女人摇摇晃晃的身子,滑稽得简直就像一只跳着圆圈舞的小狗。

  这番模样把甘子翎逗笑了。

  她若是现在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现在的她,会是什么表情?

  挺蠢的。

  甘某人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两人之间的距离明明只有三步,但她摇摇摆摆,踉踉跄跄,三步的距离被她硬生生走出了六步。

  等等!六步!

  这般想着,在仔细去观察她的步法,虽依旧是虚浮混乱,却在每一个转折点踩得恰到好处。

  竟与六步法完全吻合。

  究竟是无意的还是有心如此?

  甘子翎继续欣赏着这场酒后的表演。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眼前的女孩儿不知为何,也不知从哪一步开始,脚下生风,步履加快。依旧是不稳的步伐,却因少了着力点减少了停留的时间。就像一条灵活的水蛇,扭动着自己的腰,不断前行。

  骤然加快的步伐使甘子翎猝不及防。本是看玩笑的态度此刻却不得不认真严肃了起来。

  喝醉了酒,怎么会……这么快?

  但六步法毕竟是他所熟悉的,即使意识最开始有一瞬间的放松,迅速反应过来之后,却能够在眨眼间捕捉到镜汐白色的身影。

  在镜汐稍稍停留的一秒钟内,他便迅速地伸出手,想要去拎她的领子。

  嘴角浮上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谁知,却是抓了一个空。

  眨眼间,白色的身影便来到他的身后,他的一头墨发,倾斜而下。

  他的瞳孔突然放大,迅速转身,便看到一手扯着他蓝色发带,还愣在原地发出“嘿嘿”傻笑的女孩。

  “嘿嘿!我抓到了你了哦!”

  他有些惊讶。

  原来不是六步法,是九步法。

  那一秒似乎并不是停下,而是转折,蓄力,利用六步法的后三步,来一个大转弯。从他的面前转到身后,再进行偷袭。

  没有想到,短短几天的时间,她竟然成长的如此迅速。从前他嘲她动作迟钝,将六步法反式练习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可以将她轻而易举地打倒在地。而今,她却在醉酒后轻易地来到他身后。

  究竟是真醉还是假醉,甘子翎有些看不清了。

  若说是真的,为何在一瞬间脚下生风,移动如此迅速。

  之前的醉状就像是装出来故意迷惑他的一样。

  可若是假的话,为何……她会是这般模样?

  “交出来。”他的目光落在镜汐手中的蓝色发带上,眸光一黯。似乎并不打算轻易放过眼前这个女人。

  方才是他疏忽大意,竟然真的以为她是喝醉了。

  “嘿嘿。”镜汐不但没有怂,反而像是抓到什么宝贝似的,攒在一起,紧紧握着。“不给!”

  几乎是在同一刻,那个“给”字的音儿才刚落下,甘子翎便迅速地移动到了她的面前,直接的果断的,不留任何的反应时间。然后,停留在她面前,瞥了她一眼之后,丝毫不介意自己已散乱的黑发,扬长而去。

  镜汐轰然倒下,瘫坐在地上,靠在柱子上。脸上还挂着醉酒后的酡红,身上还穿着白色的亵衣,手里还握着那条“亮晶晶”的发带,但她就是这样睡着了。

  睡……睡着了……

  甘子翎的脚步似乎停顿了片刻,但,也只是片刻,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日清晨——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鸟儿早早地飞上枝头,享受这晨风的温柔抚摸,不知疲倦地歌唱着,表达这份清晨的欢喜。

  不过,若是没有耳边这令人新生烦闷的聒噪声音便更好了。

  镜汐如是想。

  “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

  “怎么?屋里没床啊?!”

  “一个酒都能喝成这样??”

  “哼!”

  最最最重要的是,她好像回忆起了一些并不美妙的事情。

  她看着手里的这根发带,难以想象自己昨晚到底为什么会把它塞进自己嘴里,阻止甘子翎拿回去的?

  ???

  镜汐恨恨地看了自己拿不争气的手一眼,然后更加讨厌地将手上的的那条蓝色发带丢在了地上,顺便狠狠地踩上了几脚。

  后遗症,自然并不只有这些。

  比如,早晨操练的时候。

  “十六号,你出来。”

  “展示一遍,你昨天使用的六步法。”

  !!!

  什么鬼?

  镜汐一头雾水,却还是按照平常所练习的,在甘子翎面前演示了一遍。她此刻的动作,已经十分标准。不知道究竟是近些时间勤学苦练,还是习得技巧后身段变好速度提高的结果。众人见此,虽都没有开口,可彼此心知肚明。

  原先以为的菜鸟,似乎一下子被点拨,成为了一个棘手的对手。

  现如今,仅有的优势,不过是经验。

  然而甘子翎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地放过她,而是要求她再来一遍。就这样一直练习了五遍,期间甘子翎并没有直接点出她在哪里有问题,她自察一遍,也觉得没错。直到第六遍的时候,甘子翎让她停了下来,墨瞳中荡漾的光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