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十五章 模拟任务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09 2019-08-22 20:17:08

  镜汐是当真不知道师姐的消息。要知道,当初师姐离开的直接原因是她,因此,师姐怎么会主动联系她呢?

  就连师父,师姐都不曾联系。

  时隔八年,静秋姑姑恳请她在外多留意,四处寻找,可见师姐已经完全与忘忧谷断绝联系。

  “许七玥当初离开忘忧谷后,被许家认回,成为了许家的三小姐。后与温家二公子温崖成亲,谁曾想,未过半月,她被温家赶出,此后,她隐匿于江湖。”

  镜汐听着一惊。

  从前她不关心师姐的去向,是因为师姐不想再与她有什么联系。但是,这并不代表,任何人都可以欺负她师姐。

  ——地窖——

  “噗——”

  许七玥捂住胸口,却还是忍不住地吐出一口鲜血。一旁的男子见此,连忙放下手中的茶壶,跑到床边,左手虚抱着她,右手想要碰碰她的另一只手,最终还是作罢。

  那一只孤独的手紧紧握成了一个拳头,似乎是在责怪自己的无能。

  地窖中的视线十分昏暗,起到遮蔽作用的帘子被两个人拉上,挡住了外面的热闹狂欢以及他人窥探的目光。

  在这里,是那群狂徒的天堂。

  也是他们的沉沦乡。

  室内茶香袅袅,摆设简陋,却无一不在彰显主人的高雅情趣。男女两人虽是打扮简朴,却衣着干净,彼此依偎在榻上,活似一对神仙侠侣。

  当然,若是能够忽略地面上那一团鲜艳的血迹就更好了。

  “阿玥,你怎么样?”男子不再犹豫,轻轻握住了女子的左手,面露焦急之色,关切地询问道。

  许七玥脸色苍白,却还是坚持摇了摇头,虚弱道,“温郎,我休息片刻便好。”

  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幽深,那只握在女子手中的手抽了出来,轻轻拍打着她的背。

  也许是太过于虚弱,或许是郎君的动作太过温柔,被揽着的许七玥很快便进入到梦乡。

  男子见她熟睡后,一只手探上她的脉搏,眉头微皱。

  ……

  今日晚饭间,甘子翎来了。

  他带了一坛子酒,放在桌子上。

  “阁主!!”八个姑娘齐齐向甘子翎问好。

  “坐。”

  甘子翎命人将桌子搬了出来,因此,这顿饭是在庭院里用的。

  入夏,不知从何时开始,天气逐渐变得闷热,但晚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凉。晚风飒飒地吹着,不时有几片树叶被迫离开大树来到冰冷的土地。

  清冷的月夜,出奇的静谧。

  “满上。”

  话一落,一旁的暗卫十三立刻抱起酒坛,掀开盖子,倾倒而出。

  不出片刻,所有人面前的碗中都盛满了酒水,弯弯的月亮倒映在清亮的酒水中,随着风轻轻飘荡。

  镜汐:???

  好像是进来以后第一次接触到酒。

  这是什么阵仗?!

  甘子翎动手,拿着碗,举了起来,视线在每人身上停留了片刻,最后来到手中的这酒上面。

  仰头,一饮而尽。

  众人跟着他,一口干。

  镜汐迟疑了片刻,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行动后,迅速抬手灌了下去。由于是极少喝酒,又因为动作太急,她被辣得呛了起来。

  “咳咳……”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然而平复了一瞬,便恢复了正常。

  这时,甘子翎才说起了正事。

  “最后一轮考核,你们有三天时间准备。”

  南幽阁的人都知道,最后一轮考核,会是一次模拟任务。完成得好,便会成为真正的杀手。

  至于那些失败者,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最后一次考核,执行一次模拟任务。”

  “你们八人四个一组,同时进入倚翠楼。”

  “任务对象余百年,家住城西,三日后在倚翠楼设宴,招待京城四大商贾。你们不仅要扰乱这场宴会,还要拿下余百年的人头……”

  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咚”地一声,镜汐倒在了桌子上。

  众人:……

  ————

  今夜注定是个无眠的夜晚。

  倚翠楼。

  夜过子时,仍有丝竹声飘扬入耳。缠缠绵绵,混杂着女子的娇笑声,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一楼热闹依旧,衣着明艳的女子扭动着腰枝,使劲浑身解数只为顾客的目光停留一瞬。再看台下的客人们,醉眼朦胧,双颊酡红,分不清到底是天上还是人间。

  舞曲不断,杯盏不休。

  与之形成鲜艳对比的,则是二楼。

  相比之下,二楼、三楼的灯光,则显得黯淡多了。

  二楼三楼是客人夜间休息的地方。

  子时已过,大多数房间里怕是已经玩闹够了,早早便熄了灯。

  纵使是寥寥无几的几间还亮着的,也是幽暗昏惑,透露着一种夜间的暧昧。

  只有二楼最左间,灯火闪烁,明亮如昼。

  开门便会发现这间房极大极其宽敞,正中央摆放了一张大圆桌,两侧是稍矮的茶案,其后有一屏风,绘着娇俏的美人儿,桃腮带笑,顾盼生辉。

  最引人注目的当是美人脚下的一排蜡烛,以及桌子上,茶案上的。室内因这些东西变得明亮了起来,柔和的烛光在照射到屏风后熟睡的三人时却又有些许的违和。

  两个姑娘累极,索性直接趴在了床脚。

  而独占一张大床的,则是靴子尚未褪去,便服褶皱仍在身的披散发男子。

  只见他满头是层层密汗,原本舒展的四肢突然紧紧蜷缩在了一起。那张清秀的脸庞上,五官突然变得扭曲了起来。嘴巴一开一合,反复呢喃的,好像是三个字。

  “不是我……”

  另一边,同样的安静的月夜。

  夜间的风温柔起来时,像是一只手,抚摸着人的脸庞,抚慰着人心中的不安。

  “咚——”

  光秃秃的柱子后面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脑袋,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她摆了摆刚刚“碰柱”的脑袋,丝毫不在意地继续摸索前进的路。

  说是摸索,一点也不夸张,走三步,右三步,明明十步的距离,她却走成了二十步。多余的十步,全部都浪费在了她的摇摆不定上面。

  只是此人丝毫没有发觉,她低着头,步履踉跄,明晃晃的一个酒后醉鬼。

  “净房……如厕……”

  忽的,额头猝不及防地又撞上了一堵墙。

  这堵墙没有刚才那么硬,而且还会说话。

  “你在干什么??”

  镜汐抬头一看,竟然绽放了一个傻笑。

  因为,这堵墙还带了一张和甘某某一样的丑丑面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