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十四章 哪里错了?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73 2019-08-21 19:00:00

  “无双,给她看看手。”

  只见甘某某突然靠近,道:“你若再想耍什么小聪明,这只手就休想要了!”

  语气简直是气急败坏,说话是咬牙切齿。

  不知为何,镜汐有些小小的得意,虽然她被警告了。

  今日份的晚餐格外的丰盛。

  大概是甘大阁主为了庆祝这批人死里逃生,或是补偿这些天在林子里的风餐露宿。

  唯一遗憾的是,有两个小伙伴死在了途中。其中的十三,遗体尚未找到。另一个,小七,刚刚被安葬。

  回来的十五尚且还躺在床上。

  这顿饭吃得很安静。

  即使格外的丰盛。

  大概是因为有甘某人坐在上位,亦或是刚刚经历过的这场考核带走了两个伙伴,也许是因为只剩下了八个人。

  镜汐吃得挺忘乎所以。

  难得的大餐,有鸡有鸭,有饭有汤,还记得给十五带饭。

  但她很识相地没有开口说话。

  餐桌上只听得见筷子互相碰撞,碗碟相撞的声音。

  永远不会有人猜的到明天又会是谁离开,明天等待着自己又会是什么,究竟自己能否留下来。

  小八等人下午自然是在阵法的帮助下躲过一劫。她瞥了眼坐在对面的镜汐,心中有些复杂。她第一个放下了筷子,但甘子翎未动,她不敢僭越先行离开。

  ——夜——

  月色如水。

  今夜是个不可多得的赏月的好夜晚,而今晚所待的这个地方,则是个不可多得的赏月的好场地。

  晏无双的府邸大是大,对于里面的布局结构,她却是没有几处满意的地方。

  这水月亭正是其中之一。

  只是有人似乎并不怎么安分。

  “你想干什么?!”镜汐就知道甘某某不会就此罢休,可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她连连后退,一边应付面前的暗卫十三,一边试图逼问甘某某。

  “好好打,后面有个小池塘。”

  水?

  这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句话刺激到了镜汐,她心下一动,使出了六步法,闪了出去。十三明显反应更快,在刚刚闪躲过去的一瞬间,手已经伸出来,抵住了镜汐的脖颈,像是随时可以掐断她的脖子。

  “够了,十三,退下。”十三迅速地隐身在黑暗之中。镜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听见甘子翎道:

  “你的六步法很有问题。”

  除此之外,其余的招式都是她那日挨打摸索出来的,由于招式少,对付轻敌的小八尚可,对付身经百战的十三可就不行了。

  她还会一些其余的招式,想来是过去也曾学习过,这一点倒是有些惊奇。

  “能接下二十招,不错。”

  这句是真心的称赞,他本想通过这次考核来探探底,不曾想这个女人投机取巧,利用认了主的一品灵契的剑灵来完成阵法协助逃脱。今晚这一试探,虽不敌十三,但身手显然已有初见时的敏捷与迅速,招式上更多了几分灵活与变通。

  若说之前他怀疑初见是灵力所助,如今可以大致确认她只是不习惯,不擅长使用自己的拳脚。导致一时之间无法完全施展。

  “谁说这是六步法了?我……”

  甘子翎没有多言,转身离开。

  ——西阁——

  夜色朦胧,烛影重重。

  晏无双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将其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打开。锦盒之中躺着的,是一根银针。

  师兄顾青崖的银针。

  他将针拿出来,放入烛火之中细细打量,闭上双眼,叹气。

  师兄,你到底在哪里?

  最后只剩下八个人,但甘某某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们。特别是她这种因伤进去得晚又投机取巧跑出来的漏网之鱼。

  “十六号,再练习一遍。”

  “十六号,手抬高,腰挺直。”

  “十六号,六步法……”

  ……

  这日终于寻找到了时间,镜汐拦住甘某某,在他面前又演示了一遍六步法。

  甘某某总是认为她做的不规范,虽然她有想法将这个改造升级一下,但是最基本的六步法她不会放过。

  “你说,我哪里错了?”

  甘子翎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打不过我,就是错的。”

  “我会证明我是对的!”

  好生嚣张的家伙!!

  十五回来后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坚持参加训练。镜汐明显感觉到自从丛林那一关的考核之后,她们对自己倒是关心了许多。

  如此高强度训练了一周镜汐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拳脚有些许不一样了。虽然还是只会那么几个招式,但是出腿以及反应的速度提升了许多。即使不使用灵力,也可以移动如风。

  奇怪,真是奇怪!就像是有一股力量潜伏很久突然被激发。她发现自己竟然不是个武学废材。

  也许这之间有一道坎,只不过当年的她选择放弃选修灵术,而如今的她被逼着磨练,最后达到突破。

  镜汐的目光忽然转移到面前的甘某人,有些复杂。

  她竟然看不出来他到底想干什么。若说是有利可图,他装的,也太过分了一些。

  她的好奇心被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勾起,男人坐在她的对面,十几个夜晚,他曾也这样漫不经心地翻开书。那双幽深的墨瞳盯着书,认真又专注。

  若说岁月静好,这般恬淡闲适,用在眼前这个着黑色便装的男人身上,也不为过。

  他到底是谁?

  第一次,心底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多余的问题。

  多余,是对于甘某某这种危险人物,是不需要多问多了解的。

  结束这次特训,两个人之间的交集,应该说越少越好。

  可是……

  总不能以后出去扎小人泄愤的时候贴个“甘某某”的纸条吧!虽然和这姓甘的势不两立,却还没到诅咒全天底下所有姓甘的地步!

  “啪——”

  一本书突然被拍在桌子上,镜汐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发呆竟被人家抓了个正着。

  甘子翎侧头发现镜汐的碗里还有一大半面条,而她却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筷子僵持在空中,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怎么了?

  “看着我做甚?”

  镜汐立马反应过来,低头吃面条。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她不在的这几天面条是谁处理的?倒了?不像呀,那公主怎么不来闹呢?

  “你可还有你师姐的消息?”

  “南宫镜汐,这件事很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