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十章 她必须死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055 2019-08-17 22:13:28

  “今日我与十三一同走在路上,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只黄色的大老虎,因为我腿上有伤,十三决定带我先去山洞避一避,她自己去引开老虎。晚上太阳下山的时候她都没有回来,我才自己从洞里走出来。”

  “可我没有想到,一路上,竟然会发现这个……”

  八号拿出了一块破布,上面标着字“十三”。众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那里同样的,在胸前,标明了代表自己身份的数字。

  一片沉默。

  清清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十三包扎的右腿,想起了昨日徬晚两人被狼群吹干的画面,至今还心有余悸。再抬眼看看姐妹们,她们摘下了面具,大都是灰头土脸,疲惫不堪。身上的衣服混杂着泥土血液,红黄黑混合在一起,十分狼狈。

  姐妹们围在一起,都没有说话,有的甚至轻轻地流下了一两滴泪。

  清清抬头,想要把眼泪逼回到眼中,师父曾经说过,泪水是杀手最多余的东西。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不甘心地锤了一下地面。

  “为什么?!不是说任务是为了陪她演戏么?为什么她不来?!”

  “清清!”

  十五突然大喝一声,众人猛地抬头,被两人纷纷吸引了注意力。

  滚烫的眼泪终于滚进了泥土中,与黄土混合在了一起。

  “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杀手。”

  十五见此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看着小八,叹了一口气。

  小八当然知道,无论何时,不得泄露任务,不得将私人感情带进任务,这是一个杀手的基本素养。

  可是……今天死的是十三啊!

  甘子翎这一次确实是狠,将她们所有人领到了围猎场的下方。围猎场确实是在山林之中的,只不过分上下两个部分。山崖之上,只会放一些山鸡,平日供她们狩猎,这也确实是初级杀手日常训练的一部分。但是,下面,则是放入猛禽训练她们的场子。

  这种情况以前也时有发生,不过这次的实施对象是甘子翎,南幽阁阁主,一放那可不是平日训练的那个程度与等级了。

  “不愧是阁主……”

  “十五,……”清清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的任务,是扮好自己的角色,”十五望向远方,沉静地开口道。

  众人眼中有一团晕不开的墨。

  ——翌日——

  “自己进去。”甘子翎将镜汐送到入口,便不打算再继续前行。镜汐点了点头,握紧了身侧的佩剑,有些许紧张。

  甘子翎看着镜汐的身影一点点变成一个小点,抿了抿唇。

  “你就不怕她死了?”

  甘子翎张了张嘴,终究是没回复。

  ……

  他想看看她真正的实力。

  更何况,有十五她们在。

  ……

  “呜——”

  镜汐听着耳边传来的狼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围猎场下面还有一番天地。

  今天可不是打一两只山鸡那么简单。

  更何况,她能打回山鸡的次数屈指可数。

  难度系数提高得不只是一点点。

  忽然,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迅速地侧身歪头,一只带着羽毛的箭擦身而过。

  “咻——”

  转身看去,是八号,正拿着弓,对着她。

  不知为什么,八号迟迟没有把弓放下,而是眯着眼睛,举弓保持出箭的姿势,久久未动。

  镜汐站在原地,不动弹,也不说话。

  片刻后,八号终于放下了弓,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拖着那条受伤的腿,一瘸一拐。

  那背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这个八号,与平日那个有着萝莉音时而挑衅她的八号,不太一样。

  不知为何,镜汐察觉出八号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加上初看到八号的那种视觉冲击,整个人感到警惕起来。

  连八号这些收过训练的都伤的那么惨,看来这一轮并不好过。

  她要小心应付才是。

  八号用余光瞥了一眼地上的影子,知道镜汐跟在自己身后,,没有阻止,也没有说话,只是脚下的步伐放慢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

  镜汐一边审视周边的环境,一边跟在八号身后,不管如何,总算是找到一个人,说不定跟着她能找到十五她们。

  风在林子里呼啸而过,撩开密密麻麻互相遮挡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人的脚步声在幽静的树林之中也显得格外清晰,鞋子摩擦着树叶,“哒哒”地响着。

  镜汐突然停了下来,眉头皱了起来,抬头正视站在自己的前面拖着受伤的腿走路的八号。

  八号也停了下来,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一怔,旋及又低下了头。

  是十五,被发现了。

  ——山间溪流旁——

  “你想要杀了她?!”十五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出奇地平静,却掩饰不了内心对十五的失望。

  溪水潺潺地流着,没如了层层的石块之中。一时间没有人回答,只有水流拍打着石头,演奏着这无人欣赏的交响乐。

  “是。”

  “你故意引她靠近,就是想把老虎引出来,从她下口,为我们铺路?”

  “是。”

  “我们……”

  “是!”八号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她盯着十五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但还看到狼狈至极的自己。她一个激动,松开了刚刚到手的临时拐杖,扶上了十五的肩头。

  “你又想要说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是吧?好,我告诉你,那只是你的任务,我的任务,只是陪她完成这一趟特训。”

  “既然是特训,那自然是要十万分的投入。如果这一场要早点结束,就必须有两个人出局。”

  “如今,十三已死,可她凭什么还活着?”

  “阁主只是因为她受伤,选择将她留下,最后还不是放她出来了么?既然出来了,这围猎场的老虎野猪饿狼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出了事,谁又知道呢?”

  “如果她死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十五,这就是我的任务,作为杀手,我现在想的只是如何平安出去去南幽阁成为一名真正的杀手。”

  “就算你不为那些手上的姐妹考虑,我也不得不为自己考虑。我不会死,也不想死。如果在你们和她之间选择,我只能选择她,也只会选择她。”

  “十六号,她必须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