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五十七章 她拒绝了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81 2019-08-14 19:00:00

  南宫镜暮顿了脚步,“阁主难道还不清楚我们之前是怎么训练的吗?”

  甘子翎默了默,半晌,才道,“这一轮结束,你就离开这里,回胭脂巷。”

  南宫镜暮这才转头看了甘子翎一眼,狠狠道:“是,阁主。”阁主两个字咬的很重,像是要活活吞下去一样。

  晏无双见南宫镜暮离开后,立刻调整了视线,收起手上的扇子,头探出去看了眼外面擂台上的十五与镜汐,“喂,这么好的机会,你真不出手?”

  甘子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眼神有些幽深。

  不是不出手,而是……她……拒绝了……

  甘子翎回忆着刚刚那一幅画面,那个倒在地上的姑娘,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她到底想做什么?

  今日晚上姑娘们回来的时候都很沉默,包括平日里爱冷嘲热讽的八号。进来的时候,八号也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镜汐,没有说话。

  镜汐睡得昏昏沉沉的,身上被打被踢的地方有些发热。还好南幽阁配置的服装用一种特殊材料制成,扛打,所以她还撑得住。

  她隐隐约约地听见她们洗漱的声音,脸盆的放置声,拧干毛巾时水流声,杂乱的脚步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内的灯熄灭了,又是齐刷刷的被子摩擦声。

  怎么今天竟然会这么安静?她们这么早睡觉么?平日里她多晚回来都点着灯有人醒着的呢!!

  这是肿么回事?

  还没有想清楚,镜汐就昏睡了过去。

  第二日是被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吵醒了,镜汐眯着眼,装作沉睡的样子。

  “你说昨天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之前就是这么过来的!”

  “南宫姑娘怕是不清楚……”

  “嘘!小点儿声!”

  “吓得我以为阁主一下子严格起来昨晚要派人来巡视呢!”

  ……

  不清楚什么?不清楚她的身份?

  所以……这群姑娘们都知道了?她们到底知道了多少?那么……难怪了八号要编排她。

  原来,因为她,这里的制度已经宽松了许多。

  难怪,这群姑娘们们整天有时间八卦,连那个八号也可以狩猎时任性地挑一只漂亮的山鸡。

  感情……这对她们这群人来说就是小意思?!

  这十五个人,明显是经过训练的,虽说她以前也练过,但是与专业的杀手怎么能相比?

  看来,甘某某是专门拉了一对人陪她训练啊!

  不过虽然说南宫并不清楚她的身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南宫昨日的那一声嗤笑,她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到底是哪里得罪了?

  南宫此人虽然严厉,却是三个人里面最严肃正经的,这也是她之所以最初选择她的原因。

  她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因为私人恩怨,大概真的是恨铁不成钢吧!

  中午的时候,镜汐是被饿醒的。不,准确来说,是被香醒的。她的床头边是一个红色的食盒,盖子被打开着,看不见里面的食物,只闻到香气。

  身上清清凉凉的,有一种淡淡的药香。

  她嗅了嗅,还没来得及扑向美食,就警惕地往床里面缩了缩,这一动,她疼得差点冒出了眼泪。

  比当日挨打还要疼!

  “别乱动。”一旁的甘某人终于开口说话提醒她道。

  “你……你到底……到底是谁给我上的药?”

  这个……才是重点!!

  上的是上好的伤药梨花白,涂抹上去,会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受伤的地方冰凉冰凉的,有利于外伤恢复。

  这个……也不是重点!!

  甘子翎看着她,忽然起了玩弄的心思,挑了挑眉头,反问道,“你说呢?”转头扫视了一眼,意思是说,这里除了他还会有谁?

  镜汐干瞪着他,冷哼一声。

  “我要吃东西。”

  圈外的生物,这笔账等她好了再算!!

  ……

  镜汐在床上度过的第一天,姑娘们回来的都特别晚。

  但是,都是一齐回来的。

  都这么晚?到底派了什么任务?竟然这么难?

  她们一回来就唉声叹气,甚者已经躺在了床上。

  几个姑娘大胆些,直接凑了上来,关切道:“十六,你什么时候好啊?!”

  镜汐摸了摸肚子,里面灌的是刚刚甘子翎送过来的蔬菜粥,“可能……还要过几天吧!”说实话,就看这伙食,她并不是很想好。

  虽然,今天抹了药,已经好了很多。

  起码能动手吃饭了,只是不能下床。

  她们大概顾忌着,所以没有出太大力。

  几个姑娘听了这话有些丧,扭扭脖子,捶捶腿,然后又迅速地起身准备洗漱了。

  镜汐算了算,今日,是甘某某授课。

  她大概明白了,甘某某趁着她不在加大了训练量,所以她们一个个累成了这个样子。

  甘某某可还真是双标!

  不过,她喜欢!

  “今天真累!”

  “放心吧!明天是无双公子的课,只是认识认识草药,背背书的!”

  “那些东西我怎么背得下来?要我认认毒药还可以,草药?我怎么知道它是条状纹还是网状纹?”

  镜汐:“???”

  她突然出声道:“我可以帮你们的。”

  一大屋的女人突然安静了下来,几个围在她床边讨论的姑娘一脸期盼地望向她。

  “我家中有一个姑姑是药师,年幼时我曾和她上山采过药。”

  半真半假,姑姑确实要求她去采药,不过她偷懒,只背书不实践,这种苦力活儿就交给墨雪了。

  不过幸亏她记忆力好,死记硬背还是把书记下来了。

  “十六十六,那到时候我和你一组,你可要提醒提醒我!”

  “分组?什么意思?”镜汐一脸惊讶。

  “就是这一次的考核,今日阁主说过是要以小组的形式进行,两人一组,分数最低的一组两人直接淘汰。”

  “十六,你和我一组吧!”

  “十六!你……”

  前来抱大腿的齐齐凑上来,要知道,不少人就是因为晏无双的课拿不了分数导致徘徊在淘汰的边缘。

  镜汐看了眼正坐在自己床上泡着脚的十五,她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有过来凑热闹。

  “我和十五一组!对吧,十五??”

  十五:“???”她只是在想任务,怎么就突然扯到她身上了。

  还好她反应得快,立马抬头看到镜汐也在看着自己,愣愣地点了点头。

  “嗯嗯嗯。对的对的。”

  镜汐一看十五这天然呆的模样,终于放了心。十五有时候就是这样,表现得怯怯的,明明想要却不敢争取。唉,让她真是操碎了心。

  “唔……不过你们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我,我可以给你们复习一下的!”镜汐不忍伤了其余小姑娘们的心连连补充道。

  再次踏出房门的时候,是五天后。

  五天后,是再次淘汰二人的大考核。

  饶是她再想卧病在床,现实也不允许了。

  甘某某说不来就记零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