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五十六章 圈里圈外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312 2019-08-13 19:00:00

  镜汐:“???”

  她在等待他的下文。

  “算是那天没有白揍。呵!”

  镜汐算是明白了,是在说今天她报复八号的事情,还和那天她被揍的事情联系了起来。看起来他似乎看出来了但还是选择装作不知道并且处罚了八号。

  可是这一副欠揍的语气,是肿么回事?

  有这样的主子,真的不知道八号该怎么想?

  但是……

  “为什么?”镜汐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甘子翎拿起了倒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倒了一些茶水进去,用手指蘸了蘸,画了一个圈,然后在正中央点了一个点。

  “你摸不准自己的圈,也摸不准别人的圈,所以……你一个人,在皇城,很危险。”

  镜汐:???

  前一句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后一句话,她更觉得,更像是姑姑会说出来的。

  “这是你。”甘子翎指了指圆圈之中的那一个点,然后又将手指移到圈外,抬头看着镜汐的眼睛,缓缓道,“你在圈里,我在圈外,我在你接近不了的地方。”

  “你的优势在于灵术,所以你的圈可以很大。当时起码能缠斗一番,如今你灵力被封印,圈就会缩小,就要看清楚谁在圈的里面,谁在圈的外围。”

  镜汐看着他的眼睛,自己也眨了眨眼睛。

  “所以……我今日…你为何判我不合格?”

  甘子翎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冷静下来。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须臾,他继续道:“那日初学六步法,可还记得走位顺序?”

  “左,右,左。”

  “今日你演示的时候呢?”

  “……”镜汐沉思片刻,,似乎在回忆,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右左右有什么区别吗?!”

  “你且看你今日停顿之时,没有那日晚上训练时果断迅速,最后一步停下的时候并不干脆。若对方是个高手,那么……你必死无疑。”

  “那只是因为我并不熟练!”

  甘子翎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对的!!”

  ……

  已近凌晨,镜汐躺在床上,却了无睡意。

  她在想甘某某画的那一个圈。

  凡事有度。

  其实她都懂,只是嚣张习惯了,哪里还会记得收敛?!

  只是,这一次,她的印象格外深刻。

  ……

  “哎!你听说了吗?就那个十六号!”

  “什么呀?十六号怎么了?”

  “我老觉得她和阁主有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

  “我听人家说上次她狩猎碰到一只大老虎,还是阁主亲自去救的呢!”

  狩猎?大老虎?亲自?

  南宫镜暮一掌拍在了旁边的柱子上,几个叽叽喳喳的女暗卫发现是她,立刻噤了声,行了一个抱拳礼,便匆忙退下。

  围猎场狩猎多年,她怎么就没看见大老虎?!

  他……到底要做什么?!

  莫不是……真的……对那个女人上了心?!

  十六号?难怪,一看身手,就知道是个外行。

  原来是她。

  ……

  镜汐发现今日身上多了几道不怀好意的视线,原本走在前面,依稀就可以听见她们讨论的声音。

  “我说呢!原来是这样……”

  “难怪身手这么差劲。”

  “就是就是,原来是这样进来的啊!”

  镜汐迅速转过头,她们又会若无其事地继续聊天。

  “昨天你那个……练习得怎么样了?”

  镜汐:“……”好像什么不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身却看到一脸得意的八号,向她勾起了一个十分挑衅的笑容。

  镜汐:……

  她就知道,一定是她!

  真是搞不懂这女人!又没有为难她,她又何必……女人为难女人呢??

  今日所学习的是近身防卫术。

  小测试过后,只剩下来十四个人。为了时间,换成十四个人一起上课,三天,三人每人负责一天课程。

  南宫简单演示了一遍之后,便让她们自己对着稻草人进行训练。到了下午,她看了一眼一行十四人,视线最后停留在镜汐身上。

  “上次我说过,考核不过关的,将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十六号,你上来。”

  今日由于上课,南宫特地安排了一个擂台,本来是预备练习一上午之后,下午两人一组在台上当众比试一番。但是如今她又有了新的打算。

  “今日你在台上,从一号到十五号进行单挑,你什么时间赢了她们什么时候就可以下来换人。”

  “一号先来。”南宫扫视了一眼台下剩下的几个人。

  十五:“!!!”

  镜汐握紧了拳头,皱着眉头,计算着自己的几分把握。

  她们说,南宫的课最是严格,可也没有想到惩罚会是这么…恐怖啊!

  就她这身手,除非放水,否则,一直打到天黑她就不可能赢!况且,这哪里是单挑?明明就是一对多,从体力上讲,她这种勉强跟上队伍晨练的家伙怎么比得上她们?!

  镜汐小声嘀咕了几句,这南宫怕是不知道她的身份以及她来这儿的任务。晏无双和甘子翎都知道,所以,就算是强大如甘子翎,也不敢随意动她。

  当然,那天夜晚被罚是意外。

  还没来得及思考出对策,一号就已经上来准备就绪了。

  镜汐开始凝神,运气,便发现一号已经扑过来了……

  她只来得及转身,刚刚稳住身形,不想对方还有后招,一脚便踢了过来。

  镜汐心中微动……

  一个回合完毕,南宫挥了挥手,示意一号退下,“二号上来。”

  镜汐扶着腰,看着对面精神抖擞的二号,咬牙站了起来。

  “继……续。”

  ……

  擂台上打得热火朝天,四个回合下来,镜汐已经趴在地上,无法爬起来,下一个上场的是六号。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十六号,又看了一眼南宫,似乎是在询问该怎么办。

  “站起来。”南宫走到她的身边,以一种俯视的视角,看着衣服上全是脚印,灰尘的镜汐,如同看一只渺小的蝼蚁。她轻蔑地勾了勾唇,嗤笑一声,“你就这么点儿能耐?”

  还天价牡丹?弱成这样儿?!

  镜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此刻的她,的确是狼狈不堪的。嘴巴已经磨破了皮,嘴角的血迹也十分明显。发丝凌乱,有的沾在了发汗的额头上,有的飘在空中。她动作缓慢,步法凌乱,犹如一只随时就要破碎的布娃娃。

  只有一只眼睛依旧闪亮。

  “再……来!”

  ……

  两个时辰过去了,南宫看了眼天色,又看了看擂台,十分满意地拍了拍手掌,示意停下。

  十三收了脚,瞥了一眼地上的镜汐,行了一个抱拳礼,转身离开。

  南宫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镜汐,嗤笑一声,“天色不早了,准备一下,进行狩猎!”

  “是!”异口同声。

  南宫镜暮转身,便看到了墙后面的甘子翎、晏无双两人。晏无双打着扇子,眼睛看着天,装作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南宫避开了他,看了眼甘子翎,没有说话,准备离开。

  “你闹够了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